丁咚 :政治妥协是占中善终的必由之路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在香港陷入政治危机的非常时刻,负责任的政府和负责任的抗争者,都应该意识到和平、安定的重要性,意识到对话、合作的重要性,而欲实现政府方和抗议方的和解乃至朝着解决问题的方向迈出步伐,政治妥协是关键中的关键,也是唯一良性和可行的途径。

香港占中运动已然持续了半月。占中者开始搭建账篷,设置并加固路障,准备长期据守。而原本计划与学联代表会面的香港政府高官在最后时刻突然决定取消对话,显示中央和港府对占中行动毫不让步的强硬立场。到14日上午,据现场目击者称,清场正式展开。不过,香港警方强调是清除障碍物,而非清场。

香港《明镜邮报》12日援引消息人士的话称,中央政府领导人在与香港政府高官会见后,要求对动乱“零容忍”,对占中者采用果断措施,必须在本月20日前全部处理完成。

在此之前,外交部发言人和官方主要媒体评论员或学者文章,将占中描述为“非法活动”、“动乱”及“颜色革命”,至此,正式定性为一场“动乱”。熟悉当代中国历史的都知道,这意味着中央下定决心要以强制方式终结占中。

而10月20日正是中共十八届四中全会开幕的日期,中央的姿态凸显出其担忧占中行动进一步扩大和升级,影响和干扰四中全会的气氛,破坏香港安定局面,甚至在大陆引发骨牌效应。

一边是占中行动升级,一边是强行清场启幕,针尖对麦芒的结果必然是尖锐冲突。在冲突过程中是否会发生流血事件和人员伤亡,是否会引发暴力对抗,都在未知之数。在香港陷入政治危机的非常时刻,负责任的政府和负责任的抗争者,都应该意识到和平、安定的重要性,意识到对话、合作的重要性,而欲实现政府方和抗议方的和解乃至朝着解决问题的方向迈出步伐,政治妥协是关键中的关键,也是唯一良性和可行的途径。

一,政治妥协是现代政治的本质特征。没有妥协,政治就无法有效运行,就无从突破藩篱,就难以得到发展。香港政制改革之争,已经到了一个必须以战略眼光和伟大气魄,相互寻求妥协,以达成最合乎彼此利益和诉求的方案的历史性关节点。

中央政府、特区政府和香港人民都有责任,本着面向未来、求同存异、以民众和国家利益为上的精神,在这个风云激荡的历史时期,作出最有利于香港民众、最有利于国家的抉择,并竭力避免社会动荡。

二,政治妥协具备必要的政治基础。至少从公开表态来看,中央政府、香港特区政府和抗争民众的总体目标和利益是一致的。中央政府一直以来都强调落实普选,推动香港民主发展,实现真普选,也是中央为香港设定的政改终极目标。

但中央出台的《“一国两制”在香港特别行政区的实践》白皮书激化了陆港矛盾,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香港特别行政区行政长官普选问题和2016年立法会产生办法的决定,又为香港特首提名设置了很高的门槛,使特首提名权实质上操控于中央手中,这是引发香港民众不满,进而导致占中发生的源起。

而香港特区政府也在促成占中发生中起到了很坏的负面作用。它忽视了自己作为700余万民众代表的自治政府的角色定位,没有尽到应尽的责任和义务,反而片面地成为一方的政治传声筒,对香港相当一部分民众的民主诉求视而不见,在制订政改方案时先入为主,未能充分吸纳民意,而是完全遵循中央预设前提的普选思路,从而将自身推到部分民众的对立面。

从抗争民众来说,虽然占中是一个“事先张扬”的行动,但却并非必然选项。中央政府坚持推动保守政改在前,香港特区政府制订保守政改方案在后,都是诱发占中启动的主要因素。占中的策划者曾明白表示,“占中是最后的手段,只有当政府要迫使我们接受一套显然并非真普选的方案时——即是说,最终结果是预先决定的,人们才会发起行动。”在占中进行中,组织者始终坚持和平、理性、非暴力原则。

三方对香港落实普选存在重大分歧

占中者的核心诉求,归结起来其实就一条:香港居民拥有选举行政长官的不受分割、不预设前提的全部权利。

由此可见,尽管中央、香港特区政府和抗争民众三方存在重大分歧,但主要还是在于何时以什么方式和途径实施采取彻底民主的方式进行普选。对一国两制的不同认识和理解以及对普选本质内涵和实施步骤的不同追求,是抗争民众与中央政府及港府根本不同所在。不过,在最终实现“真普选”的目标上,三方却是高度一致的,在此情况下,超越分歧、实现妥协,在实践上是完全可行的。
三,政治妥协具备充分的民意基础。在全国人大决定作出后,《南华早报》开展的民意测验显示,48%的回应者认为香港立法会应否决这一计划,39%的人认为应该批准这一普选框架。

四,政治妥协具备良好的条件基础。香港拥有高度的物质文明,成熟的公民社会和公民自由传统,拥有良好的教育和中西相融的文化底蕴,因此,具备了及时践行所谓符合国际标准的普选制度的得天独厚的条件。中央应该正视香港的特殊政治优势,向香港民众释放善意和信任,让港民及时行使充分的民主选举权利。

五,政治妥协理应由强势的一方采取主动。在三方中,中央和特区政府很明显处在强势地位,因此中央政府握有政治妥协的主动权,也具有主动进行妥协的道义责任。

六,政治妥协拥有合理可行的方案。中央表明了绝不屈服于民众的占中压力的姿态,特区政府也附和中央态度,强硬的观点占了上风,但绝不能说明,中央和港府没有退让的空间。正如前文所说,在总体目标一致的情况下,负责任、有战略远见、以人民和国家为重的政府,会在合适的社会氛围和民众吁求下,积极进行政治妥协,以维护政治稳定、民众和国家利益、推动香港经济社会的长期繁荣。

在当前局势下,政治妥协的可行内容是,中央和香港特区政府肯定民众争取真普选乃爱港爱国行为;香港特首梁振英辞职,以示由于误判民意导致占中发生负责;中央政府承诺就真普选建立机制化对话制度、承诺制订真普选方案时间表、承诺尊重《基本法》权威,严格按《基本法》办事;占中行动立即终止,抗争者承诺采取合法方式行使民主权利。

依靠强大的政权力量,占中行动虽然会被短暂平息,但可以肯定反抗的火种也将被点起,只要条件合适,它仍然有再次爆发的可能性。中央的作为,将严重损害自身形象和权威,影响其政治诚信,中央、特区政府和香港民众间的疏离将会加深,从长远看也将破坏香港民众对中华民族和中国的归属感,影响一国两制下的香港社会的持续发展。

据今年4月的一项香港民调显示,大部分香港民众不喜欢北京的中央政府处理与香港之间的关系的方式。这是十年来的首次。这对中央是一个严重的预警。

正因如此,只有政治妥协,才是消弭中央政府、特区政府和民众间隔阂,达成相互和解,按照《基本法》要求和一国两制原则,推动香港长期自由和繁荣的根本前提。

台湾领导人马英九最近在“双十节”上发表的演讲中提出,经济发展的中国大陆,正是走向宪政民主的最适当时机,他针对香港局势,呼吁大陆“让一部分人先民主起来”。客观而言,在拥有先天优势的香港进行民主改革试验,为大陆政改提供经验和参照,并探索中国政治和平过渡的路径和方式,是一个既能赢得香港民心,也利于千秋万代的正确战略,当然,这需要当政者具有足够的政治智慧、勇气和远见,在正确的时间作出正确的政治决断。这对于渴望留下历史名声、地位,建功立业的中共新一代最高领导人来说,无疑是一个千载难逢的良机。(本文刊于10月18日新加坡《联合早报》)

作者是中国独立政治评论员

文章来源:作者博客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