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先生:我在龙和道被捕了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致社总、各社工团体及各大传媒:

本人是2014年10月14日凌晨龙和道添马公园警方清场行动期间被拘捕之人士之一,基于社工之原则及公民责任,特此来信揭示当日发生的事情,呈现事实的真相。

因当日较早时警方的清场措施及警方对待社运人士态度,当时气氛紧张,社运人士占领并自发加固发设置龙和道东西行线路障,不久龙和道往中环方警方展开人墙,人墙由解放军总部延伸至添马公园海旁,我当时于添华道对出的添马公园草皮上站着,从远处听到警察叫嚣,看见头一排警察手持盾牌电筒,向隧道方向续步推前,市民为保自身安全,装备好简漏的自保装置,包括:保鲜纸,眼罩,口罩,雨褛,而我亦带上自备的电单车头盔,保护自己……当警察已步至路障前,我见到前排警察向社运人士指骂大叫,情绪激动,部分社运人士亦向警察大叫同时举高双手,表示无意冲击。

对峙近4分钟后,警方开始拆卸路障,手持盾牌的警察向我们推进,除了盾牌的推撞,我亦看见有警察的拳头挥向社运人士。警察连打带推,市民不停退后,全无冲击的意向,于警方的盾牌及拳头下,即使不情愿,双脚亦因恐惧而步后。突然间,我感觉到后面有人跌倒,我立刻转身扶起跌倒的人。但当我扶起跌倒的人同时,我背后有人不停扯着我的外套,我被拉向后,同时有拳头开始打在我背上。当我回过神来,我已在警贼防线后面,我双手被二个身穿警察背心的人台起,我双膝于地上磨擦,三位同样身穿警察背心的人,紧随在后。我一边被拖行,一边被后随的警员施以脚踢边叫"咪x嘈呀",然后警员一边殴打我,一边试图把我头盔强行脱下,但未成功。我多次表示不能呼吸,但无人理会。拖行一段路后把五位警员把我四肢台起,再掉到一个暗处被拳脚交加地虐打,警员边打边叫:“唔行丫拿?”“叫乜x野”“x你老x!”

及后,警察把我头盔强行脱下后,我视野更见清晰,我发现四周并没有传媒,落在我身上的不只是拳头及脚,原来还有警棍,再迎来的是“望乜x野呀,望!”及更多的拳打脚踢。我只能抱着自己的头部,减轻自己所受的伤害,同时努力记下每一个细节,感受到拳头及手肘不停落在我的后脚及颈的位置,背部不停被踢,警棍在我背部及脚上乱打,同时有人叫我面向地下,“瞓教咁样呀识唔x识呀?”此时他们有停手趋势,我回答“大佬你一路打,我痛架点瞓呀?”……然后拳头及警棍再落再我身上……整个虐打过程约5至10分钟,然后我双手被索上手带,被一位警员拖行到一个铁丝网旁边,期间我才发现右脚血流如注,不能站立,警员更对我说“咪x扮跛呀!”带到警方旅游巴时再感到右肩有脱骹征状。

其后,是无了期的等待及个别警员的无礼对待。被拘捕时间是10月15日的0330,被释放时间是10月16日0045,为时约21小时。

今天下午,新闻播出涉嫌打人的7位警员被停职调查,但就我当时所见所知,向社运人士施虐的警员一定不只有7人,望社会工作者总会及各大社工团体作出关注,正视问题及还被虐者一个公道,并希望社工能团结,对抗暴政。更重要的是,争取真普选!

10月15日被捕人士之一
二零一四年十月十六日

文章来源:作者博客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