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保华:关于占中的“退场机制”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香港雨伞运动如何收场,大家都关心。其实就在9月28日警察喷施胡椒水与催泪弹时,就有人提出要有“退场机制”的问题。这个问题的提出,是在六四屠杀之后,有人批评当时学生没有见好就收,导致屠杀。因此任何一个运动,必须有一个退场机制,避免出现重大伤亡。

什么叫做“机制”?词典上的解释是“一个工作系统的组织或部分之间相互作用的过程和方式。”依照我的粗浅理解,其实与制度也差不多,只是比较小型的、战术性的制度。

所谓退场机制,就是运动发展过程中,要有退场的制度,亦即不可一直向前,进攻再进攻,永不言退。而是在适当时候,要考虑退场。这个意思不是没有道理,但是不能因此将六四屠杀归咎于学生没有退场机制。无论如何,中共用坦克对付学生,就是千错万错,即使学生没有退场,也可以用其他办法而不是坦克要他们退场。

从“退场机制”衍生出来的就是“见好就收”;也就是得到好处后就收场。问题就在于什么叫做“好处”,如果没有好处又该怎么办?1989年的学生运动,学生没有得到任何好处,人民日报4.26社论还认定他们是“反革命动乱”,学生如果就此退场,接下来的还是秋后算账,所以只能坚持,希望可以出现“好”的情况,没有想到情况越来越糟,结果竟是被屠夫所杀。

可见,所谓“退场机制”不是单方面可以决定的。即使有退场机制,可是对方照旧追杀不误,这个机制就根本是废物一个。因此也就无所谓是否“必须”了。

其实所谓“退场机制”,就是要懂得妥协,双方都有个下台阶,让事件和平落幕,取得所谓“双赢”。但是北京六四与香港雨伞运动,面对的都是专制独裁的共产党政权,他们基本上是不会在压力面前让步的,他们的理由是“退无死所”,因此除了镇压,还是镇压。即使真正要让步,也是在若干时候以后,而且死也不会承认是让步而长人民的志气。因此与中共斗争,首先考虑的不是退场机制,而是要有牺牲的准备。

台湾的太阳花运动,因为立法院长王金平的介入而让学生有下台阶,但是马政府至今还在追杀,而且运动所阻挡的马政府的亲中路线与服贸协议,马英九仍然叫嚣要继续,甚至还努力争取马习会,只是客观条件不允许,才暂时破局。由选票选出来的,一直说是“听进去了”的马英九尚且如此,专制独裁的中共,会比马英九尊重民意吗?马英九的“听到了”是虚伪的欺骗;中共的“听到了”则是听到“外国敌对势力”的颠覆活动,从而更加疯狂践踏民意。总之,一个是伪君子,一个则是真小人。

928以后,香港学生有两次与特区政府的对话可能,但是都被梁振英破坏了,一次是10月3日用黑道冲击学生,以激怒学生来破坏对话;一次是10月9日,以学生升高不合作运动为由,取消原订10日晚与学联的会谈。

可见学生有退场机制,想通过对话缓和情势,寻找大家都可能的下台阶,但是在梁振英一再破坏下,有退场机制又有什么用?如果面对对手的强横,不去揭露对手而一再指责学生没有退场机制,那是在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就连前信报老板林行止也忍不住用了这样斗大的标题:“政府没让步就撤退等于无条件投降”。

如今梁振英在逐步局部清场时,又声言要与学生对话,我们只能说他又在算计,企图麻痹人心,并且修补他的恶狼形象。学生不会放弃对话,但是也不可能投降。即使被暴力清场,乃至流血或被拘捕,也比阿Q式的“见好就收”光彩。

文章来源:作者的《民报专栏》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