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来叛变》:做痛苦的人 还是快乐的猪?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故事讲述在未知的将来,人类建立了一个拥有全新社会制度的“乌托邦”社会。每名出生的婴儿都要经过基因鉴定,由国家统一的生育员所生产的,婴儿会获分配到某个家庭照顾。在长大成人当日,国民会被“长老”分配担任不同的职业。到老年的时候,就会被“解放”(安乐死)。而所有人每天也要注射药物,以消除他们作为人类的情感,没有负面的思想,乖乖地服从社会的规范。主角Jonas获分配担当社会唯一的“记忆传承者”,负责传承上一代“记忆传承者”有关人类历史真相的记忆。当Jonas知道了社会的大阴谋之后,决心要打破这个社会制度,拯救全部人……

在戏中的“乌托邦”社会,虽然每个人都好像生活得幸福快乐,资源充裕丰富,没有罪恶,但这个社会的本质与共产国家和George Orwell《1984》小说中的极权社会无异。一班“长老”手握大权,创造了这个新世界的规则,除了“洗脑”药物之外,另一个统治策略就是“语言”。与《1984》差不多,“长老”规定了语言要“精准”,从语言中消除所有负面和抽象的词语,连“Love”这个词语也不准使用,令国民变得纯良有礼貌。另外,还有无所不在的“老大哥”监控录像镜头。政府主张统一化,每名国民的衣服设计都是国家统一的。而电影大部分的时间都是黑白画面,以配合剧情需要,因为国民都受到“洗脑”药物的影响,看不到彩色的世界,但当主角Jonas渐渐得知有关人类的历史真相,拒绝注射药物之后,电影画面开始变成彩色。

电影在问观众一个问题:你想做一个“幸福”、无知、无感情的人,抑或是被释放人性和得知人类历史真相的Jonas呢?这个问题很难回答,就好像一个著名的哲学问题“快乐机器”一样:有一部机器能够提供所有快乐的感觉,但当你连上之后就不能再下来了,这部机器亦不会故障,你愿意使用这部机器吗?电影中的国民,就好像“长老”牧养的“猪”,在物质上得到满足,在药物的影响下,精神上亦得到满足,什么人类的知识和历史,根本无需理会,也能够生活得“快乐”。

相反,当Jonas脱离药物的影响,得知人世间的丑陋和险恶之后,一度情绪崩溃,但他没有好像10年前的“记忆传承者”般选择“解放”(安乐死),反而选择了冒险拯救全部人,实在勇气可嘉。但突然之间让所有被洗脑的人得知真相,又是否一件好事呢?试想像一下,我们突然告知北韩人民历史的“真相”,他们会否全部变得精神崩溃呢?

虽然电影中的“长老”(独裁者)暂时好像是贤人明君,但若果继续维持这个极端家长式管治的政治制度,终有一天“长老””会变成昏君,这个维稳的制度,终有一天无法保障人民的褔祉。所以,你宁愿居住在新加坡、中国大陆,抑或是一个拥有民主的城市呢?我相信在现时的政治局势下,不少香港人会选择后者,亦肯为了争取民主而付出,就好像Jonas一样。

不论怎样也好,电影带领观众进入了一个“乌托邦”极权社会,了解当权者如何透过封锁资讯、修改语言、药物、监控等手段,建立一个“和谐”的社会,让观众思考我们在现实中想要一个怎样的社会。值得留意的是,电影中段出现了一、两秒“六四事件”王维林挡坦克的纪录片画面,而这出电影其实已经被上载到中国大陆的互联网上,不知道会否被中国政府封杀呢?

文章来源:主场博客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