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察不能以执行职务为由逃避镇压责任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自香港警队于9月28日使用催泪弹对付和平请愿的市民后,港人对警队的执法表现议论纷纷。当中很多港人虽不认同警察的举措(包括纵容黑社会攻击抗争者、甚至在暗角“光明磊落”地殴打市民),但同时认为警察只是在履行职务,他们很难拒绝来自上级的命令,因此呼吁市民继续支持和尊重警队。警察们真的可以“履行职务”为由,为自己在过去二十多的种种行为开脱?在此,我愿意借用著名德国政治哲学家汉娜‧鄂兰(Hannah Arendt)提出的“平庸之恶”(banality of evil)概念以作分析。

汉娜‧鄂兰曾撰写《平凡的邪恶 – 艾希曼耶路撒冷大审纪实》一书,分析二次大战时德国军官艾希曼的战争责任问题。艾希曼虽然并非纳粹政权的高层决策者,但却是纳粹德国在国内与占领区屠杀犹太人的主要执行者。在法庭面对审判时,艾希曼承认纳粹德国在二战中对犹太民族所犯的屠杀罪是有史以来最恶劣的罪行,艾希曼甚至承认自己在屠杀犹太人的事件中扮演重要角色;但艾希曼同时辩称自己的所作所为并非发自内心,他从来无意杀死任何人,也从未憎恨犹太人;他所做出的一切行为都只是在履行职务。艾希曼又声称他在希特勒屠杀犹太人的“最终解决方案”中所扮演的角色只是偶然的,因为任何人都可以取而代之;艾希曼甚至认为自己所有的罪行都是来自对上级的服从,而服从应该被誉为一种美德。

对于艾希曼的自辩,鄂兰作出有力的反驳。鄂兰指出:只要你参与了执行任务,你就要负起责任,就是有罪。鄂兰首先点出以“执行职务”为抗辩理由的荒谬:

“如果被告为了开脱罪责,说自己并不是出自于作为‘人’的意愿,而只是因为职务要求才像机械般执行犯罪行动,而且任何担任这个职务的都会如此做,这种说法,就好比一个罪犯指著犯罪统计表 – 该统计表显示某时某地的每日犯罪人数 – 说自己不过是做了统计表所预期的事情罢了。换言之,既然总得有人犯罪,那么只不过碰巧是他而非别人。”(汉娜‧鄂兰:《平凡的邪恶 – 艾希曼耶路撒冷大审纪实》)

鄂兰的分析让我们看到,以“不过是在执行命令”为逃避罪责的遁辞,其实否认了作为人的道德能力。鄂兰的意思是,无论是否听命行事,只要该行为本身为恶及违反良知时,我们便不应服从及执行,否则便需与决策者共同背负起作恶的责任。鄂兰敏锐地指出,在政治领域上的“服从”其实等于“支持”:

“故而,向那些参与罪行并服从命令的人提出的问题绝不应该是‘你为何服从’,而应该是‘你为何支持’…如果我们能把‘服从’这个毁灭性的词语从我们的道德和政治思想词汇中剔除,那我们就会受益匪浅。”(汉娜‧鄂兰:〈独裁统治下的个人责任〉,载《责任与判断》)

艾希曼同意执行纳粹德国所颁布的邪恶职务,这已表示他已“支持”纳粹德国屠杀犹太人的暴行;艾希曼绝对不能以“履行职务”及“服从”之名为自己的罪行开脱。

鄂兰对艾希曼审判的思考并没有在此停止,她进一步追问,艾希曼为何最终会沦为灭绝犹太人的屠夫?鄂兰认为,个中原因是他并没有思想能力(thougtless),而这种思想上的平庸正导致人愿意“服从”邪恶的命令,继而犯下滔天罪恶:

“大体说来,艾希曼完全了解所有发生的一切,在对法庭的最后陈述中,他指出‘(纳粹)政府重新定义固有的价值标准。’他并不愚蠢,只不过是丧失思考能力(但这绝不等于愚蠢),也正是因为如此,他便化身为当时最十恶不赦的魔头…这种与现实隔阂、麻木不仁的情况,是引发灾难和浩劫的元凶,远比人类与生俱来的所有罪恶本性加总起来更可怕 – 事实上,这才是我们真正应该从耶路撒冷获得的教训。”(汉娜‧鄂兰:《平凡的邪恶 – 艾希曼耶路撒冷大审纪实》)

艾希曼不愿思考及判断,因此对纳粹政府所设下的“价值标准”照单全收,从而使自己成为屠杀犹太人的主要执行官员。鄂兰藉对纳粹战犯艾希曼审判的总结,说明当社会上的大多数人拒绝进行思考与判断时,整个社会将被推向罪恶的深渊,而这种思想上的平庸正是鄂兰提出最为可怕的“平庸之恶”。

让我们回过头来讨论香港警察的个人责任问题。我们姑且相信香港警察在9月28日以来的一切作为只是听命行事,但他们惰于思考而未能分辨是非,并将港人的请愿行为从历史的脉络中抽离,仅仅将市民的占领行为视为违法甚至动乱,而未能看见抗争者所追求的其实是社会的公义,这本身已属于“平庸之恶”。我们必须明白,警察们完全有能力理解过去一年香港社会因政改方案所出现的种种争议,但惰于思考却使他们对港府就港人占领街道的判断照单全收,从而参与镇压市民的邪恶任务,这表示香港警队已成为镇压的支持者,他们必须为事件负上不能推卸的责任。

最后,我愿意以稍微改写汉娜‧鄂兰《平凡的邪恶 – 艾希曼耶路撒冷大审纪实》一书的结语,作为对香港警察种种劣行的回应:

“政治不是儿戏,在政治中,服从就等于支持。正如你支持并执行武力镇压的命 令,拒绝与香港市民共同分享这个世界一样 – 好像你和你的上司真有权决定谁应该或不应该在世界上存活 – 我们认为,没有人,也就是说,全人类中没有任何一个成员,愿意和你共同分享这个世界。”(汉娜‧鄂兰:《平凡的邪恶 – 艾希曼耶路撒冷大审纪实》)

人类拒绝思考与判断只会导致邪恶畅行无阻。但愿每一位香港警察均能思考与判断,以至邪恶不至在我城横行肆虐。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