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禁闻】10月21日完整版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2014年10月22日讯】【中国禁闻】10月21日完整版

提要
依法治国或党大于法 各界都在看
罔顾王治文脑血栓 中共强送洗脑班
外国介入? 穷人主政? 梁振英引争议

德媒:中共“依法治国”的真目标

中共十八届四中全会正在北京召开,中共党媒高调宣传的会议主要议题,“依法治国”受到中外舆论注目。

德国《南德意志报》10月21号刊登题为“有意作假”文章说,中共四中全会提出要全面推进“依法治国”,要的只不过是“法律辅助下的统治”。

文章说,中共完全不想要西方典范的独立司法,它想要的其实是高效的法庭,一种预防社会不满、让统治和管控变得更容易的法庭。

文章引述柏林墨卡托中国研究中心的一份最新研究说,中共“依法治国”的目标是“加强司法作为统治工具”。

港府学联各说各话 示威者拒撤离

香港政府与“香港专上学生联合会”的对话,21号晚间已经结束,正像外界所预料的,对话没有取得任何实质性的成果,双方基本上各说各话。

尽管港府表示同意将最新情况,提交“民情报告”给中共国务院港澳办,同时声称2017年特首选举方案还有讨论空间,但学生代表却认为,政府的动作可能是“虚招”,有待观察。

而留守在金钟、旺角和铜锣湾三个占领区的示威人士,大多数也认为港府只是在敷衍,因此拒绝撤出占领区。

占中新标签 塑料头盔走红

与此同时,历时20多天的占中行动,也出现了新变化。

据《法新社》10月21号报导,香港占中示威者的双肩背行囊,在不断扩大体积,包里不仅有先前必备的雨伞,现在还增加了只有建筑工地才用的安全防护头盔,因为面对警方越来越强硬的打压驱赶,占中示威者仅有雨伞防护催泪瓦斯和胡椒喷雾还不够,还要有安全防护头盔来抵挡警方的警棍猛击抽打。

报导说,这一新变化,导致建筑工地安全防护头盔,成为香港民主抗议和街头艺术的新标签,迅速蹿红,在香港到处流行。同时,这个演变,也见证了占中运动受到暴力打压的自卫升级。

《屠杀》新书发行 加国部长到场

揭露中共强制活体摘取器官真相的新书《屠杀》,10月20号,在加拿大国家档案馆举行新书发行签字活动和专家论坛,加拿大劳工部长及多元文化部长康尼到场支持。

新书《屠杀》的作者是美国前智库研究员、中国问题专家伊森.葛特曼(Ethan Gutmann),他在采访调查了超过一百名证人之后写成此书,书中披露了大量关于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新证据。

编辑/周玉林

依法治国 首要解决的是谁?

中共正在进行的四中全会,首度把“依法治国”作为主题来讨论,但是外界似乎并没有感到太多欣喜。不少声音质疑,中共现任总书记习近平提出的“任何组织和个人,都没有超越宪法和法律的特权”,其中是否包括共产党本身?外界认为,共产党执政合法性问题,是首要解决的问题。

目前“依法治国”这一话题受到各方高度关注,各大媒体都在探讨,在中共独裁统治下的中国,是否能真正进行依法治国。

《法国广播电台》针对中共在四中全会开幕前夕一系列的违法行为,提出了“依法治国还是党比法大”的质疑。例如数十人因为表态支持香港占中被抓,公盟创始人郭玉山被捕,关心维汉团结的知识份子伊力哈木被判无期徒刑等。

有学者认为,中共在宣誓依法或依宪治国的同时,会为自己的党超越宪法的特权,预留空间。“依法治国”的前景不容乐观。

《亚洲新闻周刊》总监黄金秋:“要正儿八经依法治国,那就应该按照宪法的精神,所有党派都要在宪法的框架内进行活动,包括共产党都要到民政部进行社团注册,每年都要年检,缴纳注册费,党产和国产要分开,你不能用国库来发工资。”

实际上,中共的执政合法性近年来越来越受到各界质疑。贺卫方、陈有西、何兵等北京法律专家,在中国政法大学讲课时说,共产党作为一个组织,并没有在民政部门登记注册,是个不合法的组织。

著名历史学者辛灏年也曾撰文指出,以军事暴力建立,把既成事实施加于被统治者,并且从来不给被统治者表达认同或反对的机会,这样的政府在程式上是不合法的。

而在中共四中全会开始前,中国“法治三老”之一、86岁的郭道晖就对国内媒体说,真正的法治是法的统治,任何人,包括执政党,都要受到法的支配。

他说,一个部门、地方制定的法规、党委的“红头文件”等,甚至只是保护某个特殊利益集团利益的所谓“法”,都说是依法办事。这样的法治,只是形式法治,甚至是恶法之治。

对于“依法治国”,郭道晖认为最重要的正是公民的基本权利,但是在中国,连人权的保护都还没有法律。

虽然中国宪法规定,“公民有言论、出版、集会、结社、游行、示威的自由。”“有批评、建议、控诉或者申诉政府的权利。”但是这些权利大都还没有立法,公民和社会组织的权利受到侵犯,得不到司法救济,只能依靠上访。

曾盘踞中共政法委10年的周永康,当时曾提倡“政治是大道,司法是小技,雕虫小技必须服从于政治”的谬论,也使公民的权利从根本上受到轻视和打压。

如今,周永康已经失势,当局也高调提出要“依法治国”的口号。一党统治下的中国,是否可能出现法比党大的局面呢?

北京宪政学者陈永苗在接受《新唐人》采访时说,在有中共存在的情况下,这是天方夜谭。

北京宪政学者陈永苗:“苏联在它的中后期也提出了依法治国,它也不可避免地走向瓦解,坚持党的领导跟依法治国本身是冲突的。”

黄金秋:“法治国家必须要有民主来配合,如果没有民主相配合就是一个独裁国家,一个希特勒国家。大家有事情通过司法途径来解决,才能实现习近平所说的中国梦。”

事实上,在当今中共统治下的中国,关心国家前途的异见人士,报导事实真相的记者,维护公民权利的律师,举报贪官的公民,以及因为信仰而遭到关押的民众,比比皆是。

那么,四中全会后,习近平要如何让每一个案件都能体现“公平正义”,外界将持续观察。

采访编辑/刘惠 后制/钟元

对话前香港高院颁禁令 律师:多余

香港学联与港府的首次对话在21号傍晚展开。而在对话前夕,香港高等法院发布了多个禁止示威者占据马路的法令。对此,学联表示,尊重法庭裁决,但不会主动撤离。有律师则表示,高院颁布禁制令其实是多余的。

旺角占领区连日来发生冲突,各界无不希望港府与学联21号的对话能打破僵局。不过,香港高院却在20号发布了3个禁制令。

这3个原告分别是潮联公共小型巴士有限公司、共同提出申请的香港计程车会代表黎海平与的士司机从业员总会代表谭骏雄,以及金钟中信大厦业主金蓬投资有限公司。

潮联和两名的士业代表,要求禁止示威者持续占领旺角亚皆老街及弥敦道一带道路。而代表金钟中信大厦业主的大律师余若海说,中信大厦对出龙汇道及添美道的路障,连日来阻塞大厦停车场及两消防紧急通道出入口,导致有人曾被困45分钟。

法官最终批准申请,颁下禁制令。法官称,示威者的行为已远超合理程度,不论想法有多崇高,任何人也不能完全漠视他人权利。

不过,香港立法会议员梁国雄认为,用禁制令解决相关问题,是没有道理的。

香港立法会议员梁国雄:“因为我们现在占领的地方是警察可以执行他的公权力的,所以,没有必要用禁制令去解决这个问题。这个是政府施政失误的问题,私人去申请禁制令是不当的。公权力可以解决的问题,就用公权力去解决,不能让法治沦为私人去解决政治问题的手段。”

旅美中国社会问题研究人士张健则认为,香港法院过度使用司法权。

旅美中国社会问题研究人士张健:“我认为每一个去占领中环的人,都应该知道占领中环的确是有不妥当的地方,但是罪魁祸首,是因为中共引起的,是因为中共推翻了一国两制。作为香港的法院,也应该在这个时候挺身而出,是否应该对中共形成一个司法判决,而不单纯是用法律制度去约束、压制香港人们自由的呼声。”

而据香港《明报》报导,律师梁永铿说,现时的占领行动本属非法集会,在原本已属违法的行为上实施禁制令其实是多余的。预期禁制令未必能达“清场”效果。

面对法院颁发禁制令,不少占中人士表示,会继续占领行动,力争民主。学民思潮召集人黄之锋表示,不会呼吁撤离,但希望占中人士考虑法律后果。他强调,运动属公民抗命,结束后会向警方自首。

特首梁振英21号早上表示,法庭已颁下禁制令,希望占领街道人士要考虑可能面对藐视法庭等刑事责任。

本身是执业律师的民主党何俊仁说,市民可以走开、不接收禁制令以避风险。同时他提醒市民,任何人都可要求法庭撤销,或者收窄禁制令范围,如果有人提出,他可协助处理。

此外,20号晚,梁振英接受了三家英美传媒的访问。他说,在目前时刻,挑战他或特区政府,对任何一方或香港自治都没有好处。他还重申占领行动有外国势力介入的说法,并不是道听途说,但是他没有透露,所称的外国势力具体是谁。

梁国雄:“要是他觉得有所谓外来的势力去做一些违法的事,他就把他们抓起来就行了,不能老是没有证据去抹黑香港市民,抹黑我们的运动。这是个很严重的指控。”

张健:“凡是和中共站在一起的,当本国的人民追求民主的呼声形成了一个自发的示威的时候,区域首长就会用外来的敌对势力来蛊惑人心。事实上,我们在这个运动中看到,西方英美国家害怕因为过度的参与,授中共于口舌,所以他们是采用了非常冷若旁观的一个姿态,而这个姿态被所有人千夫所指了。”

旅美中国社会问题研究人士张健指出,港府反复使用暴力,并使用非法字眼形容占中,港府是迫于外界压力才进行对话,根本就没有诚意。他认为,谈判的最终结果将是无疾而终。

采访/易如 编辑/陈洁 后制/舒灿

罔顾王治文脑血栓 中共强送洗脑班

原中国“法轮大法研究会”的义务联系人之一王治文,在被监狱非法关押15年后,日前被直接转送到北京昌平区的洗脑班。据前往接王治文出狱的国内亲属介绍,王治文目前身体状况很差,大约在九月下旬,王治文突发脑血栓。而就在他被强制送往洗脑班的前一天,还在医院打点滴。

法轮功学员王治文,原北京“法轮大法研究会”的义务联系人,曾经是一名工程师。他是1999年4月25号,法轮功学员和平上访中,会见时任中共总理朱镕基并与之交谈的学员之一。王治文于99年7月20号凌晨在家中被非法抓捕,12月26号,北京市第一中级法院在不公开审判的情况下,对王治文非法判刑16年,并非法关押于北京前进监狱。

日前,刚刚结束了15年冤狱的王治文,并没有迎来真正的自由。他再次被送入了另一个迫害信仰的黑窝。

王治文旅居美国的女儿王晓丹:“我去打电话的时候他们就说,你爸爸要去学习班,让我不要惊讶。不是说好了放出来了吗?怎么变相的又带到另外一个地方去洗脑去了?”

中共当局所谓的“学习班”,也就是“强制洗脑班”。王晓丹在父亲被送洗脑班途中,透过姑姑的协助,好不容易才可以跟父亲通上电话。这是15年来王晓丹第一次听到父亲的声音。她问爸爸身体好吗?王治文只回答今天还好。但实际上,他的身体状况令家人很担忧。

王晓丹:“其实他身体在9月20几号的时候,就脑血栓了,到医院治疗打点滴十几天,一直在治疗,从监狱放出来的前一天,还在医院里。当天出来的时候,不在院里,就直接送到洗脑班去了。”

王晓丹表示,自己难以接受这一事实,“为什么从监狱出来前一天,父亲才从医院中出来?”

根据亲人描述,王治文被关押期间受到酷刑折磨,他曾被带上28公斤重的手铐、脚镣关进小号,长时间被剥夺睡眠,锁骨曾被打碎,牙齿被打掉。王晓丹表示,多年来一直期盼得到爸爸的消息,但是每个消息都令她伤心欲绝。

王晓丹:“我每次听到他的消息的时候,都是那种很让我心痛的消息,我也很希望能够得到他好的消息,但是……。”

10月19号,追查迫害法轮功国际组织(追查国际),发布了对北京迫害法轮功学员王治文的责任人的公告,公告指出,“追查国际”对王治文迫害案的涉案相关责任单位和责任人立案继续追查,并对中共所有的“洗脑班”黑监狱立案全面追查!

追查国际发言人汪志远:“(王治文)被非法关押了10多年,出狱了直接送到洗脑班,这就体现中共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仍然是那么严重。”

据不完全统计,在中国173个市的329个区县里,有449个“洗脑班”。2013年,至少365位法轮功学员在这些黑监狱里被折磨致死,仅在2013年下半年,就有1,044名法轮功学员被绑架并投入“洗脑班”迫害。

自1999年7月以来,北京市公、检、法、司和“610”系统对法轮功学员实施群体灭绝性迫害,司法系统作为执法机构,公然剥夺公民的信仰权利,非法抓捕、关押、酷刑虐待、庭审、无罪判刑,造成众多法轮功学员致伤、致残、致死。

采访/田净 编辑/黄亿美 后制/建铭

10月21日维权动态

下面来看一下大陆各地的主要维权事件。

服装企业家非法被关 遭酷刑

美国《明慧网》21号报导,沈阳法轮功学员、服装企业家于溟,在沈阳市第一看守所受到酷刑审讯。知情者透露,狱警曾铐住于溟的手脚长达三十多个小时,搧他耳光,用别针扎他的手指,拿装着矿泉水的瓶子砸他的胸部等等。

于溟是在去年9月24号被非法绑架的。在此之前,他也曾因为坚持信仰被多次非法关押,受到三次非法劳教,多次被迫害至生命垂危。

厦门保障房三月涨幅70% 引抗议

10月20号,福建省厦门市约300市民拉着横幅到市政府示威,抗议当地政府哄抬房价,致使厦门今年的保障房、经济适用房的房价,在三个月内暴涨70%。抗议遭到大量警察镇压,多人被殴打,至少6人被抓捕。

京艺术家刘骐鸣助人“暖冬”被抓

大陆《维权网》20号说,北京艺术家刘骐鸣因为向外界提供自己的支付宝账号,接受捐款,用来帮助宋庄有困难的艺术家家属过冬,而被北京当局带走。

广州学者、记录片导演艾晓明、宋庄艺术评论家栗宪庭,以及人权活动家王荔蕻三人发表公开信,表示这个“暖冬”活动是他们发起的,愿意承担责任,要求当局立即释放刘骐鸣。

“建三江”受害者 致信公安部长

美国《参与》网站20号发表了一封由甘肃、河南等五个省市的公民联署的公开信。他们在今年3月份,因为声援“建三江事件”,而被当地公安局非法拘留15天。据了解,在被释放之后建三江公安局并没有按照程序,向他们提供“行政处罚决定书”,在多次控告无效后,这些公民用公开信,要求中共公安部长关注、解决相关问题。

外国介入? 穷人主政? 梁振英引争议

香港行政长官梁振英19号指责有外国势力介入香港政治,参与占中,受到占中团体和泛民议员的反驳。20号,他又对外国媒体表示,反对普选的原因,是因为存在让低收入居民成为政治主导声音的风险。这些言论使他连日来陷入争议。

行政长官梁振英19号在接受亚洲电视英文台的录影访问时表示,外国势力一直有介入香港政治,占中行动也有不同国家的外部势力参与,不过他拒绝说明是什么国家,或举出例子。中共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在第二天,再次重复了梁振英的这一说法。

话音一落,“和平占中”发起人之一陈健民,学民思潮召集人黄之锋,壹传媒集团主席黎智英等人,都要求梁振英拿出证据来。陈健民还表示,这显示香港越来越大陆化,当政府无法对付民间力量时,就进行抹黑。

另外,泛民主派26位立法会议员致信给行政长官办公室,谴责梁振英的有关言论,并要求他拿出证据。

真普联召集人郑宇硕:“我们的立场是很简单的。第一、你说有外国势力干预,那就拿出证据来。要是民主运动有任何人犯了法,那你就依法起诉他。没有证据,就不要乱说话,作为一个香港政府的首长,这样说话是非常不负责任。”

真普选联盟召集人郑宇硕教授认为,如果有切实的证据,完全可以依靠国际法处理。

郑宇硕:“外国政府有任何不法的行为,不适当的行为,那中国政府就按外交途径提出抗议,把有关的外交人员驱逐出境。这也是国际惯例么,这也是国际法么,那就按国际法办事。”

尽管所谓“外国势力介入”的说法已经备受争议,梁振英20号晚上在礼宾府接受《纽约时报》、《华尔街日报》和《金融时报》访问时,又做出了另一个令人费解的言论。

梁振英说,公开选举产生下一届香港特首的方法,是不可接受的。部分原因是,这样可能会产生风险,让比较贫穷的居民主导政治。

他说,提名委员会中的“广泛代表性”不是指人数,如果只计人数,那就要和占香港一半人口的,月收入低于1800美元的港人对话,这样会使政策倾斜。

中国问题独立评论员李善鉴:“他说不能够接受民选,是因为如果民选了的话,下层的民众,他们就会主导选举的结果。这个逻辑其实更奇怪,而且这个逻辑应该说,跟共产党当年鼓动群众造反夺权的整个理论,表面上看是完全相反的。”

郑宇硕:“这样的说法明显的是违背了民主的原理。要是依据梁振英这样的解释法呢,那任何国家都不用推动民主了,不用推动一人一票了。那中共历代领导人都是说‘人民才是国家的主人翁’,那梁振英这样子说,是不是说这些中共领导人所说的,都是骗人的话啦?”

那么,梁振英为什么要用上和中共历来言论自相矛盾的理由,来否定普选的可行性呢?

李善鉴:“我觉得他是,完全应该说是在转移话题了。他就是不敢点出来核心,造成这次占中的原因是什么?不就是因为你共产党当时答应港人治港,你答应让港人普选,你现在不敢让,完全自己说的话不算数了。”

郑宇硕教授指出,目前香港社会存在很大不满,根源在于官商勾结,经济繁荣的成果不能让普通市民分享。一方面贫富越来越悬殊,一方面政府的政策却倾向大财团。因此,郑宇硕认为,梁振英这样的态度,事实上就是香港社会矛盾最基本的根源,也是目前占中运动、要求民主运动的最基本动力。

采访/朱智善 编辑/尚燕 后制/郭敬

10月21日退党精选

在民主国家,选择信仰,或投票给哪个政党,都是自由的选择,但是在中国,只要对中共提出异议,就容易被扣上“搞政治”、“不爱国”的大帽子。让我们来看看三退的民众是怎么说的。

王磊声明退党,他说:“因为自己的信仰问题,本人不再加盟任何党派,但我热爱自己的国家,退出共产党并不是说不爱国,我依然用我的能力去爱自己的国家和人民,用自己的付出去帮助更多需要帮助的人。

李彩虹在退党声明中说:“我有机会来到海外,在旅游景点遇到法轮功学员,请她帮助我做退出共产党、共青团、少先队组织的声明。我在政府机关工作,不参想与政治,法轮功学员说:“退出共产党才是真正的不参与政治”,我认同此理,所以我决定声明三退。在国内想退还没有地方退呢。

观众朋友,感谢收看本期的中国禁闻节目,再见。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