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禁闻】10月22日完整版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2014年10月23日讯】【中国禁闻】10月22日完整版

提要
从香港占中看北京倡“依法治国”
被非法监禁15年 王治文照片曝光
涉军泄密频发难禁 习近平令严抓

原大连尸体工厂员工 韩国曝内幕

日前,一名中国朝鲜族的李姓先生,在韩国讲述了他在原大连尸体加工厂工作的经历,证实中共前重庆市委书记薄熙来,和他的妻子薄谷开来,涉入其中,谋取暴利。

据美国《大纪元》新闻网10月22号报导,这名李姓先生不久前在韩国首尔看到揭露中共活摘器官以及贩卖尸体的展板后,当即表示,“这都是真的,我可以作证,我负责肝脏那块加工组装。这个人体标本的确是用真人做的。”

据李先生介绍,他医学院毕业后,从2004年开始,在大连尸体加工厂工作了一年半。

李先生表示,那个尸体加工厂像对待猪一样,处理人体,一般人在那里根本受不了,因此,尸体加工厂的工作人员全部是医学院毕业的。

民调:香港支持占中民意上升

香港中文大学民意调查中心10月22号公布的最新民意调查结果显示,支持香港占领运动民意上升。

这项调查是“民意调查中心”10月8号到15号,对香港15岁以上市民进行随机电话访问的结果,共有802人参与了调查。

结果显示,37.8%受访者支持“占中”,比9月份的31.1%上升了约7%。而反对“占中”的人数比例为35.5%,比9月的46.3%下降了约11%。

贵州化工厂污染 两月夺六命

贵州桐梓县燎原镇油草村,10月18号,再有一名村民死于白血病,这是今年8月份以来,“桐梓煤化工”附近因病死亡的第六个人。

据《自由亚洲电台》报导,位于燎原镇的“桐梓煤化工”,是贵州省大型国有企业,当地村民投诉,这个化工厂排放的大量废气,造成树木枯死,庄稼绿叶泛黄,8月份以来,更出现多起村民中毒死亡事件。但是,记者调查时,该公司总经理矢口否认他们污染了环境。

编辑/周玉林

从香港占中看北京倡“依法治国”

中国大陆的各大媒体,目前正开足马力宣传中共四中全会,和“依法治国”的主题。同时引人注目的另一件大事,则是一国之内的香港,持续三周多的“占领中环”活动。党媒对于这场学生公民运动,发出要“维护香港的法治”的论调。这是否为北京提倡的“依法治国”作出最新的诠释?一起来看看。

《人民网》周二说,各方都在关注中国的法治建设。中共总书记习近平的法治观就是:奉法者强则国强。

那么,依法治国是依什么法?连日来,不少专家和学者认为,一切都应该依照“宪法”而行,因为它是一国大法和母法。

不过,“宪法”丰满,现实骨感。中国“宪法”赋予公民的权利,长期以来被外界认为,没有得到具体落实。

《南德意志报》21号一篇题为“有意作假”的文章写道:所有迹象显示,这里指的“依法治国”又是另一种诠释的可能:“法律辅助下的统治”。文章认为,中共完全不想要西方典范的独立司法,归根结底,中共想要的其实是高效的法庭,一种预防社会不满、让统治和管控变得更容易的法庭。

北京大学刑法学博士刘四新:“依法治国,它治谁?是治民?治社会?还是治官,还是治公权力?这个需要明确。而传统法治的第一个要旨就是用法律来制约公权力,制约政府,制约执政者。毫无疑问,它这个依法治国的理念,首当其冲的还是作为维护现有格局的一种工具,而不是完全意义上的法治。”

具体到当下香港学生的公民运动,港府和学联周二的对话,并未达成实质性的成果。学联表示,政府只是敷衍示威者。学联秘书长周永康形容,人大就政改的决定,“就如阉割民主路,令港人争取民主落空。”

港府和学生对话期间,有网友说,大陆正是没能在依宪治国,所以无法在香港依法治国。

时事评论员邢天行表示,真正的依法治国,是跟民主密切联系的。如果没有一个民主机制,法律不能独立,就根本不可能达到所谓的依法治国。

时事评论员邢天行:“从香港这个问题上就看的非常清楚了。香港社会它本身承继的是一个民主、司法的体制,中共它自己的承诺它都不可能去让香港人真正得到他应有的权利。所以它要把它法律这种制度给改变了,让它向大陆看齐。所以它怎么可能去实现这个依法治国呢?它那个都是一个笑话。”

中国宪法35条规定:中国公民有言论、出版、集会、结社、游行、示威的自由。

不过, 党媒《人民日报》曾在近期宣称,应该“维护香港的法治”,言外之意,被外界解读为当局要求香港学生们,马上终止这个运动。而发出类似强烈批判信号的,还有多家党媒。

时事评论员邢天行:“它所谓的依法治国,在它的眼里就是统治人民,怎么让人民去听话,它就不是按照法律去走。中共它向来都是这样,它不会说顾及到它自己说法上这种谎言。它会不断的用一些漂亮的词,去打造它自己的那些政策。这也是它愚民统治的一个手段嘛。”

周二,《法兰克福汇报》也关注了北京在香港“占中”运动上的战略。文章表示:APEC峰会即将拉开帷幕,刚在四中全会上提出要全面“依法治国”的中共领导深知,在当下这个时间点,不尊重国际条约——例如针对97年香港回归的《中英联合声明》,会令形象格外负面。

所以在香港,北京领导层采取了在中国其他地方早已多次用过的策略:即让抗议达到一定程度时,让其分裂分化。其中也包括宣称,香港抗议者背后是“境外势力的操控”和“分裂势力”等。

中国政法大学副校长马怀德日前指出:依法治国,人民不会只看到制定了多少法律,更看你落实了多少。

采访/陈汉 编辑/王子琦 后制/陈建铭

香港议员:占中对话空谈 于事无补

香港占中行动第24天,港府终于愿意与抗议者对话。有香港立法会议员认为,两个小时的对话过程,政府没有正面回应如何解决当前危机,只是拖延时间的“虚招”,很难让学生接受,更无法成为请他们回家的理由。

学联和香港政府在10月21号晚上举行“对话”。对话结束后,虽然港府代表形容会面相当不错,但学生代表们却相当失望。

学联秘书长周永康:“政府他今天有一些似是而非的方案审理出来,但是里面你可以说他是苍白无力。因为你不知道他审制的内容是什么,无公布过。”

两个小时的会议当中,学联提出修改基本法,落实公民提名,这也是占中行动的主要诉求之一。但港府方面不断强调公民提名违法,以及基本法不能随意修改。

那么,学生提出的公民提名有何重要性?香港立法会议员何俊仁表示,有两个重点。

香港立法会议员何俊仁:“第一,能够确定这个提名也是公开平等,第二,就是要保证中央政府和其他人,是不能操控提名程序,更不能产生筛选的效果,现在的人大常委确切是要中央产生操控提名筛选的后果,公民提名就是要针对这一点。”

在铜锣湾集会现场观看学联对话直播的抗议者,对政府高官的发言感到不满,但群众表现仍然克制。

香港立法会议员、香港民主党主席刘慧卿:“看见学生的表现,非常之好,他们都非常有理想,非常有能力,所以我觉得特区政府一定要让中央政府提出香港人的要求,希望香港能尽快的普选。”

学联秘书长周永康在发言时表示,由9月22号学联发起罢课至今,将近1个月,1.3万名学生罢课,数十万人上街公民抗命,因抗争吃催泪弹、警棍,导致头破血流,其实是迫于无奈。

周永康还说,他们的诉求很简单,就是“公民提名”,废除钦点及功能组别。希望政府及官员有政治魄力,令港人诉求可以纳入政府的政改方案。

香港立法会议员,也是民主党主席的刘慧卿表示,功能组别是香港真普选的最大问题。

刘慧卿:“功能组别存在很多年,也是香港现在面对很多困难的原因,因为它不能代表香港人,它只是代表一小群专业人士,它是不民主的选举方法,民间很多人都要求废除功能组别,所以这个也是很多香港人多年来的心愿。”

香港政府希望成立由多方组成的政改讨论平台,对此,立法会议员梁家杰表示怀疑。

香港立法会议员梁家杰:“那么这个多方平台,话说在前头,就是不能改变2017选举的安排,所以对于希望2017可以真的自己做老板的香港人,就没有吸引力,还有这个平台所谓的多方,是哪几方?怎么去组成呢?会达到真普选吗?它是发挥什么样的作用?或扮演什么角色?这一切都没有说。”

港府代表还说,港府愿意向北京提交报告, 讲述近期香港情况和市民诉求。

梁家杰:“这个报告内容是怎么写?这完全没有交代,也完全没有详实的讨论,比如梁振英说有外来的势力加入占领的运动,那么他会不会把这个外来势力也加入他这个民情报告?或者说什么颜色革命,他会不会写进去?如果写进去就无补于事。”

另一方面,香港特首梁振英日前接受媒体采访时说,如果允许普选,香港的贫穷工人阶层讲会在政治上占主导地位。

梁家杰:“我们立法会的议员听进去,就觉得不是味了,为什么你(梁振英)选举的时候,你就把自己形容为基层的救星,霸权的克星,那么现在两年下来,你就彻底的改变,简单的说,就是为了保留四大界别和功能组别,找一个借口,这个在香港也产生很大的反弹。”

最后,香港政务司司长林郑月娥要求学生领袖让示威者离去。她坚称港府不会在2017年选举前进行更多政改。香港学联领袖周永康说,除非政府改变筛选候选人的决定,否则不会要求示威者散去。

采访/秦雪 编辑/黄亿美 后制/李智远

被非法监禁15年 王治文照片曝光

被非法关押15年的北京法轮功学员、原中国“法轮大法研究会”义务联系人王治文,日前刑满出狱后,又被直接劫持到北京昌平区的一个“洗脑班”继续迫害。他的亲属在他出狱的那一瞬间,抢拍了几张照片,这些照片让他远在美国的女儿王晓丹不敢相信。

照片中的王治文靠着椅背坐着,头发稀疏花白,面貌苍老憔悴,显得很虚弱。王晓丹告诉《新唐人》,这是她15年来第一次知道爸爸变成什么样。

王治文的女儿王晓丹:“我看我妈给我发的这张照片,这真的是一个老年人的长相,头发也没有了,我又仔细打量我爸爸的照片,他很瘦,衣服好像在身上挂着,裤子也松松的,表情是比较平和,可是你能从脸上看出来,是经受过很多的,我还打量了他的手指头,他的姿势,还有脖子,我觉得怎么变成那个样子了。”

王晓丹透露,15年前,她的父亲被非法判刑的时候,她从电视上看到,父亲虽然脱像了,但还是站的很直,看起来是一个健康的人。看到父亲现在的模样,她既震惊又难过。

王治文曾是铁道部物资公司的工程师,他是1999年“4•25”和平上访中,会见中共前总理朱镕基并与之交谈的几名法轮功学员之一。1999年12月,他在不公开审判的情况下,被非法判处16年徒刑,后减刑一年。

据追查迫害法轮功国际组织披露,王治文在狱中长期遭受酷刑折磨。因拒绝转化,他曾被带上28公斤重的手铐、脚镣关进小号受罚。狱警安排“包夹”轮班看管王治文,长时间剥夺睡眠,一闭眼就打醒。王治文的锁骨曾被打碎,“包夹”还在狱警操纵和减刑的诱惑下,用脚踩着王治文的手指,然后用牙签从指缝插到手指头里,10个手指全都插满牙签,鲜血直流。

9月下旬,王治文曾突发脑血栓。但中共当局并未因此而停止迫害。据国内亲人叙述,王治文10月18号从监狱出来的时候“脸部有点僵,嘴是歪的,脑袋很晕,什么都不想的那种状态。”在这样的情况下,王治文被直接劫持到北京昌平区洗脑班。

如今,已经几天过去了,外界没有人能知道王治文的情况,王晓丹非常担心父亲的安危。

王晓丹:“把我爸送到那里,他们是不是会采取很多手段,让我爸爸放弃修炼,改变他的思想,或要写不修炼的保证书,这是我很担心的,因为我知道,我爸爸不会放弃的,就算遭受很多东西,他还是会坚持自己的信仰。他现在身体非常的虚弱,我也不知道脑血栓的情况,现在变成什么样,我觉得可能会伤及他的生命,我会非常担心他的人身安全。”

据不完全统计,截至今年8月,北京昌平区洗脑班15年来迫害法轮功学员总计有520人次,已知姓名211人次。被昌平区洗脑班迫害致死的至少有2人,被迫害致疯的也至少2人。

其中李淑兰于2003年3月被绑架到洗脑班,4个青年小伙子强制给她灌了6个大白片药致疯,现在生活仍不能自理。白香阁于2012年7月被绑架洗脑,仅15天就被迫害致疯。

北京维权律师唐吉田:“这些往往都是由610这样一个非法的机构来设立的,是所谓的法制教育中心、法制教育基地,或者是培训班之类的,都是打着法律的旗号,但实际上做的是非法的工作。他们的人身自由都被非法限制,没有任何法律文书,也不履行任何法律程序,和拘留所、看守所、监狱等相比,它更具有隐蔽性和不确定性。这应该说是目前中国大陆的一个毒瘤。”

北京维权律师唐吉田指出,中共18届四中全会强调依法治国,那么,首先要做的,就是将法制教育中心或基地等洗脑班,通通清除掉,否则无法取信于人。

采访/易如 田净 编辑/陈洁 后制/葛雷

10月22日维权动态

下面我们来关注今天大陆各地的维权事件

山东高密非法庭审6名法轮功学员

据美国《明慧网》22号报导,10月14号,山东省高密市法院对高密市的4名法轮功学员和青岛市的2名法轮功学员进行了非法庭审。

法庭只允许一人一名旁听家属进场。庭审中,一名辩护律师为其中的法轮功学员做了无罪辩护,但是庭审法官多次无故打断律师的辩护﹔另外两名法轮功学员为自己做了无罪辩护。

据了解,这6名法轮功学员是在今年4月4号,被潍坊市“610”、高密市“610”、高密市国保大队等警察合伙绑架的,目前已经在潍坊看守所被关押了6个多月。

东莞业主维权遭镇压

10月21号,广东省东莞市利澳花园3期的近百名业主到市政府维权,遭数百名警察镇压,在场业主全部被抓走。

据业主发到网上的消息,利澳花园3期的业主在2010年先后购买这期产品,原本按合同应该在2011年12月及2012年6月收楼,但是因为房屋质量等问题并没有按时交楼。2012年开发商破产后,相关土地被政府拍卖,所得款项被银行和几家政府单位瓜分,数百名业主多次维权,要求政府拿出部分土地拍卖款用于收尾完工3期项目,但是一直没有结果。

湖北城管进村打人

湖北省黄石市阳新县十里湖的一户村民因为没给政府交钱,私自盖了二层楼,10月20号,当地200多名手拿盾牌、全副武装的城管进村强拆,见人就打,20多名村民被打伤,其中一人重伤,还有多名村民被抓捕。村民透露,当地政府只允许村民建一层楼房,要加盖就必须交钱,每加盖一层需要缴纳15000元,不缴钱就强拆。

福建访民申请游行 被拒绝

据大陆维权网站《权利运动》报导,21号上午,23名福建访民前往中共北京市治安总队,提交了示威游行的申请,想在当天下午5点在天安门通过游行示威的形式,表达他们希望在中共四中全会之后中共统治下的中国能有真正的法制,官员权力被关入制度的“笼子”的愿望。北京市治安总队拒绝了他们的申请。访民们表示,中共四中全会“依法治国”主题只不过是换了一件马甲,依旧是在传承“人民民主专政”人治衣钵。

涉军泄密频发难禁 习近平令严抓

今年以来,中共当局接连公布了几起涉及军队方面的泄密案件。中共国家主席习近平也于数日前下令,要求加紧对军队信息安全管控。那么,这其中说明了什么问题呢?一起来看看。

日前,经中共国家主席习近平批准,中共中央军委印发了《关于进一步加强军队信息安全工作的意见》,要求“推进信息安全集中统管”,并加快构建军队信息安全防护体系。

《解放军报》在刊登这条消息时称,这是中共对来自虚拟空间威胁做出的反应,以及有关军队信息安全方面的重大举措。

美国中文杂志《中国事务》总编辑伍凡认为,由身为中共国家主席的习近平,亲自发布这个命令,可见中共军队信息安全方面存在的问题非常的严重。而不少涉及泄密案的,其实都是中共的高官。

美国中文杂志《中国事务》总编辑伍凡 :“以前我就听讲过,在中共的外交部有一批日本帮哎,在中国国务院里面有一批日本帮哎,专门替日本人讲话的。因为共产党本身就是个卖国贼嘛!这些人都是共产党的高官,包括他们的子女。”

今年以来,中共官方接连公布了多起间谍案、涉密案。

5月4号,广东公布一起网络窃取军事机密案,据说有40人被策反。

8月4号,中共方面宣称,一对加拿大籍夫妇因涉嫌窃取中共国家军事和国防科研秘密而被审查。在报导这一消息时,大陆媒体也对泄密的中共高官、学者等进行了盘点。

8月5号,哈尔滨某大学一位在读研究生,被指因涉嫌泄密案而被捕。

这么多间谍、泄密案件被集中公开,这在以往并不多见。

伍凡:“包括政治、经济、军事、外交,各个方面都在泄密呀。中共现在高层有很多很多外国的间谍。所以共产党基本它保不住密了,保不住了。”

事实上,中共今年也采取了一系列措施来加强。

2月中共中央网络安全和信息化领导小组在北京宣告成立,由习近平亲自担任组长,李克强、刘云山任副组长。这一人员构成表明,网络安全和信息化被提高到空前重要的地位。

3月1号,中共《保守国家秘密法实施条例》生效。

而后,中共又禁止中央机关采购和安装Window 8操作系统、禁止采购赛门铁克和卡巴斯基杀毒软体、启用IBM的高端服务器,禁止采购苹果手机等。

那么,这些措施是否能有效监控网络信息安全呢?

中国问题独立评论员李善鉴:“说不用windows8,不用iphone,从专业角度讲,它并不是一个正确的措施,而且不能解决问题。它用的所有系统,最后都是美国或者开源软件做的事,它根本没有可能自己去搞一个系统。如果它真的搞了个什么系统的话,以中国目前的水平,漏洞肯定还会更糟。可是鼓吹这些事情的人,可以冠冕堂皇的用这些方式去搞钱。”

2006年,中共也曾发出对微软系统的明文禁令,然而当时由中共高调资助的红旗Linux项目,最终沦落到以清算收场、员工集体讨薪的地步。

对此,美国哈佛大学伯克曼网际网络与社会中心研究员毛向辉评论说,“因为纠结于国产操作系统,滋养了一批‘口号鼓吹家’和‘国产操作系统企业’,他们打着国产的旗号,兜售民族产业的招牌,却丝毫没有任何真正底牌。”

中国问题独立评论员李善鉴认为,中共面临的并不是技术问题,也不是搞个什么法律法规就能解决的问题。

李善鉴:“中国老百姓对它都有很大的不满,谁会全心全意的为它卖命?信仰缺失了,这些人你指望着他去给你保守秘密吗?可能别人只要出了钱了,这个事情就会发生。”

美国《外交家》杂志网站此前曾分析,中共除担忧外部威胁外,也依然担心能否对国内网络上的内容进行有效控制。

采访/易如 编辑/王子琦 后制/肖颜

10月22日退党精选

很多大陆的朋友在海外的旅游景点,会看到“讲真相”的法轮功学员的身影。听听他们所说的,您会了解到很多国内媒体和宣传中,不敢报导的事情。中国有个成语叫“兼听则明”,我们来看看,听到了“真相”的华人,是怎样做出自己的选择的。

江苏的“好运”声明三退,他说:“我生在辽宁省,从部队转业到江苏南京地区工作,也就成了江苏人。

和一位大姐聊起李洪志师父的法轮功是在辽宁传出,感到很亲切,聊起中国人“三退”大潮的事,有点触动。

我去过国外多处旅游,听到过法轮功学员在各处景点的讲真相,知道发生在国内的许多事,包括6.4大学生运动的天安门事件我是亲眼目睹者,也知道当今中共政府两派体系的一些内幕。

大姐让我带回一本《善恶有报》的册子,更是触动。

我加入这个中共的邪党组织二十多年了,知道这个一党政府的邪恶和残暴,为了自己生命的未来,我用‘好运’这个化名声明退出中共的所有组织。”

阿琳声明退出少先队、共青团,她说:“我对共产党,于内心从未有过任何热爱之感情。入队、入团,无非是众人都入,我随大流,如此而已。

时至今日,我已彻底看清中国共产党之滔天罪孽,罄竹难书,擢发难数。

什么是爱国?我爱这五千年的文化,我爱这片土地,我爱这土地上的百姓,正是因此,我无法忍受这一切为共产党之毒所污。

我如今也不能做什么,只是从洁身自好开始,永远退出一切共产党组织,永不与共产党同流合污,永远鄙视、憎恨、厌恶这个污浊邪恶的中国共产党。”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