逸贤:发动大游行作运动的新着力点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学联与政府对话无果,对方力邀回应,其中提交民情报告与成立多方小组两项,更是实际的建议。对于公众来说,不能只推一句未回应其主张,就置之不理,至少要给出一个说法来。但学联的态度是没有迫切性再谈判,运动变成胶着状态。运动不但要中坚分子支持,更要向公众交代,不能逃逸。

大凡社会运动必须不断有着力点,有新梯级来借力让运动往上推进。进又不进,撤又不撤,只会消磨公众对运动的热情,渐渐阴干。民意如水,能载舟,亦能覆。许多民众和论者都明白,始终社会大众都在承受运动带来的不便,所坚持者就是运动带来的希望。胶着太久会消弭期许,民情很容易倒过来变成烧毁运动的火头。

打从第一天起,没有人能想像运动竟然发展至接近一个月。自9月22日的学生罢课始,到9.26警队粗暴对待集会学生,普遍民众的反应都不算炽热。直到9月28日发射催泪弹,方才点着革命的药引,民情反扑,一发不可收拾。这一级楼梯,正是由政府的错误而起。

之后,又是一连串的政府错误把运动维持下去。其中包括,在10月3日晚面对学联号召包围政府部门,政府假意谈判实质让警队纵容合时出现的暴徒捣乱,当中包括黑势力,再一次刺激民意要上街保护学生,维系法治,捍卫示威权。至后来用语言伪术托词清理挡路死物而行清场之实,遭群众冲击金钟龙和道,因而导致警员失控乱用武力,闹出名臭国际的“暗角私刑”,又把群众情绪推高。

至此,关键一役“重占弥敦道”出现,把警察吓得心胆俱裂。面对人数的大悬殊,警察能恃的只有借身上装备防卫和不断升级的武力,与及法律保护下大行便宜之计,以图击倒人民。最后发觉全皆无效,人民还是回来,只能刺破膨胀的面子向人民低头。再加689之前出卖前线人员,这股武装力量而不能再为其服务。

除此以外,公务员系统之不卖力,反映在林郑司长的行为上。前有她自称为“局外人”的突兀语句,后有在谈判席上交差的态度。另有警务处长当场落面的行为,都是好实例。

最近,689又在推波助澜,用上民事禁制令,把法庭都卷进去为一己的政治利益和女儿的首饰服务。但人民又再不理之时,再也无牌可打。话虽如此,689就是斗气耍无赖,死也不走,奈何?也即是说,靠政府的厌恶行为作阶梯来支持运动的做法已不可行,接下来得自找新力量来施压。

相信许多人亦明白这点,所以一直以来提出不少“不合作运动”的建议,但暂时未得巨大回响的原因是它们太复杂,不易理解和参与。例如拒绝缴税一项,对有产阶级而言不觉得要为此负刑责和日后缴罚款,对低收入一群来说又事不关己。但有一项很简单直接的举措,可让全民参与,就是发动游行要求689和黎栋国下台。

受制于谈判桌,学联虽然最初要求过特首下台,今天却不便再提,否则授人搬龙门之口实,在公众舆论间不利。当今民怨很大程度来自689,而且他的恶行罊竹难书,使用武力欺负和平集会,利用黑白两道打压群众,当中自有黎栋国带领曾伟雄蛇鼠一窝方能做成。再者,单就应付民情而言,已证明他是无能之辈,建制系统已不听其指挥,运作失效,应当换人。而早几天689更公然歧视贫苦大众,继捣毁法治之后再谋杀人权,与全民为敌,人民应当声讨,而且出师有名。

发动上述游行,可以侧面为运动打气,声势上互相支援拱卫。至于是否需要另辟战线,不下台不离开,端看情势。愚见认为其他团体可以主力发动,为运动带来出路,甚至网民带起亦无不可。大时代,人人都可以尽出己力,为社会发声。

文章来源:独立媒体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