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懂狼语:一人一票选举并非理想制度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纽约时报一篇访问(原文)一出街,全世界骂声四起,称狼说“不能让月入万四元以下的香港人有投票权”。

公平起见,来看看“狼语”的原文是什么。

“You have to take care of all the sectors in Hong Kong as much as you can,” he said, “and if it’s entirely a numbers game and numeric representation, then obviously you would be talking to half of the people in Hong Kong who earn less than [US]$1,800 a month.”

粗浅翻译,原文的意思是“你必须尽全力照顾不同界别(的利益),而如果那完全是一个数字游戏和数量表述的话,那显然易见地,你直面的就是月入少于万四元以下的一半香港人了。”

昨晚(2014.10.21)学联与港府官员的会面中,临井奶妈否认了行骗长官发言中说过“月入万四以下的香港人不该享有投票权”,称是学联代表听错了。平心而论,笔者对这番话的解读也与学联代表有点不同。

以笔者所理解,狼的说法是,“一人一票选举并不能(公平地)照顾到各界利益”。原因是以人头计算的话,话语权便会落在收入中位线以下的一半香港人手中,所以不是它心目中理想的、能平衡各界利益的权利表述方式。

当然,行骗长官颠倒是非曲正的语言伪术一如既往,因为如今的政策方向绝对向另一方的权贵倾斜,保障既得利益者而非贫苦大众。正因现况如此,而港府又不听民意,广大市民有冤无路诉、无渠道发声才被逼冒险走上街头抗争。

但更值得一提的是政府向来惯用“界别”代“人头”来表述持份者(stake-holder),例如东北发展计划中,所有居民是“一个持份者”,而地产发展商是“另一个持份者”,是以所谓平衡利益时,受影响的“以万计东北居民”和“地产发展商”作为持份者是有同等重量的。

另一个大家耳熟能详的可恨例子是功能组别,充份地体现政府以“界别”代“人头”作单位的思维,否定了每个人拥有的平等权利。因为无论人数多寡,每个“利益集团”的话语权份量同等,是以一个大财团的利益可以与万计市民的权益匹敌。甚或可以说,人越多时,每个人所分到的话语权越小。

当大家着眼于“月入万四”和“歧视穷人”这两点上而大大忿怒时,其实狼语中所反映更可怕的思维是,一人一票的公平选举并不符合它心目中“公平地平衡各界利益”的标准。如此推论,先不说“公民提名”或“提名委员会如何组成”合不合基本法或可行不可行,而是以狼为首的香港政府,根本并不认同广大市民心目中向往的“一人一票无筛选民主普选”是民主进程中应该推进的方向。

你说,如此一个政府,毫不回应市民“废除公能组别”诉求的一个政府,真会给你“无筛选真普选”吗?早前笔者说过狼下台并无实则作用,但是如今小女子认为,要清除香港民主进路上的障碍物,或许争取狼下台是第一步。

文章来源:独立媒体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