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山家讲述登顶珠峰:尸体当路标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2014年10月27日讯】10月15日,一场突如其来的雪崩,40多个登山者永埋雪山,这是喜马拉雅山脉迄今为止最严重的一次山难。26日,《重庆时报》采访了去年成功登顶的重庆人张翔海,听他讲述登珠峰的经历。

报导称,5月19日凌晨5点20分,张翔海成功登顶。然而,故事才真正开始。

“登顶,只是登山的开始,大部分山难都是发生在下撤。”张翔海告诉记者。

珠穆朗玛峰下的这段冰峭被称为“死亡地带”,珠峰上散布的追梦者的尸体就是无言的证明。

“在登顶路上,一共看到过2具遇难者遗体。当遇到第一具时,我特意看了看海拔表,显示为8200米。”张翔海告诉记者,“它看上去就像线路的警示牌。”

1998年5月,美国40岁女登山家弗朗西斯 安森特卫在下山途中,因缺氧虚脱倒在珠峰顶下244米处。“不要丢下我”成为弗朗西斯留给世界的最后一句话。

“在海拔8500米以上,人们无法苛求道德的尺码。”《进入空气稀薄地带》一书作者乔恩 科莱考尔说。

登山就是一面镜子,把每个人照得清清楚楚。在这样的环境下,人的性格会被放大,可以观察到自私、欲望、浮躁……

据统计,自2004年起,共有2000人成功登顶,同时也有189人命丧途中。

“从进入珠峰区域到成功登顶的20多天时间里,算下来差不多平均每天就有一人遇难。”张翔海告诉记者。

“山上的遗体,尼泊尔的政府会定期上去清理一次,将遗体收集起来集中掩埋。有些遗体因海拔太高,无法运输下山,或者在裂缝悬崖下,能看到但无法处理,只能留在那里,成为后来人的路标。”张翔海说。

登顶“山上全是人,这是猪圈般的体验”

拍照、稍作停留后,张翔海便开始从峰顶下撤。

“此时‘希拉里台阶’已经开始堵车。”张翔海在日记中写道。这里是攀登珠峰的最后冲刺路段。“登山有一条不成文的规定,下山的人要等上山的人先通过,所以我们那次大概堵了40分钟。”张翔海回忆道。

和张翔海一起堵在那儿的还有来自各国的登山爱好者。

“山上全是人!”31岁的,来自英国的职业登山家阿伊莎说道。“这就不是珠峰般的体验,这是猪圈般的体验。” 格拉哈姆吐槽道,他是瑞典的职业登山家。

2013年5月,每一个从珠峰归来的人都描述著世界屋脊的混乱场景,因为有上百人试图在有限的几个小时内登上世界最高峰的峰顶。

据珠峰登山史学家埃伯哈德统计,2000年以前,一天内登顶珠峰的人数最多不超过50人;2012年5月19日就有234人成功登顶。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