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子子:香港无政治 民众要清醒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自从外来势力“马克思主义”入侵占领中国以后,中国大陆人已经失去政治权利65年了,由这帮子“苏维埃”汉奸建立的邪教帝国,实质是侵犯人权、剥夺中国人自由民主权利的监狱,这个监狱的目地是灭绝人性,它们的做法是把囚犯都改造成只有“党性”没有人性的生命。世人也都看到了,在中共体制中说了算的,都是“党性”十足的邪恶之徒,哪个是有人性、说人话的?稍有人性的胡耀邦、赵紫阳、胡锦涛,即使他们当上“总书记”这个监狱长的位置也说了不算,中共邪党不过是在利用他们人性的一面装饰门面,利用他们掩盖中共体制邪恶的真相。中国大陆无政治!(这是笔者站在自己的角度看到的真相,讲出来也是自己承担责任。)

英国人遵守百年契约把香港归还中国以后,中共当局一直想把香港建立成一个更有欺骗性的“文明监狱”,它们更大的目标是利用香港模式“解放全人类”,这就是“一国两制”背后的真相。因此,英国人把香港归还中国大陆当局也是没有尽到人道主义义务的,他们是把香港人投入了中共体制的“文明监狱”。

众所周知,任何被投入监狱而失去自由的人,都是被强制剥夺政治权利的,他们在监狱中的任何诉求表达都是法律意义上的,这决不是政治!香港人要“真普选”,中共当局为什么就不答应呢?因为它们是不搞政治的,它们也决不允许香港人搞政治。香港特首实际是这座“文明监狱”的监狱长,它只能是中共任命的,它们绝不会允许关押在狱中的失去自由者选举监狱长,它们让香港民众必须明白,任何监狱中都是没有政治的,“9、28暴力清场”的态度已经证明了中共当局在香港搞什么。举在狮子山头上的“我要真普选”被港府擅自动用公共资源拆除以后,它们已经明确的告诉港人:香港无政治

因为香港无政治,所以港府也无行政,这是梁振英当局不与民众政治对话的原因,这一切都是“文明监狱”的内政,因此,“外部势力”也参与不了香港的内政。所有想参与香港政治的“外部势力”都被狱方视为劫囚者。

目前,香港街头民众不敢撤离的最大原因是害怕中共当局秋后算账,民众明白,任何在监狱中的“闹事”者,都会遭到更严厉的报复,他们明白回到监舍中、回到不为人知角落里的危险,他们看到过被黑警拉到当街黑暗角落里殴打的场面。因此,因惧怕、因其他任何原因想离开街头的民众已经没有选择了。他们决定坚持下去,起码要坚持到梁振英下台,坚持到那些暴徒伏法,“要想秋后算账的,你现在就公开的来吧!”民众明知的选择了决不回到角落里,决不回到挨揍而不被人知的境地。民不畏死,何以死惧之?这是假装“文明”的当局无法收场的。

民众要明白:“我要真普选”是政治诉求,香港无政治,这是无法对应的事情。催泪弹在民众中爆破的场面与恶警直接向民众脸上喷胡椒喷雾的场面,这些港府当局的犯罪行为,已经把民众在街头表达的诉求推到法律层面,它们绝不会恩赐港人要求的“真普选”,这是香港民众必须清醒的。

笔者认为,既然邪恶当局已经公开的把“雨伞运动”推出政治圈子、不与民众政治对话,执意要把街头民众推到“违法”的法律层面,那么这就是法律问题了,而不是政治问题了,当然就不适合政治解决。笔者看到,在人类的一切文明发展经验中,一切政治活动上升到暴力就不是政治了,因为政治是社会的管理方法,只有在这个管理方法失败的时候,也就是这个政治失控和崩溃的时候,社会才会出现混乱和暴力。

在目前的香港,港府已经没有和平管理香港的能力了,它已经主动向政治发动暴力进攻了,这是对香港政治秩序的破坏,这是香港政治失控、崩溃的时候。在这种混乱和暴力的进攻中谁还能搞政治吗?中共官煤和外交部发言人造谣说“外部势力”干涉中国内政,我听了就觉得可笑,中国大陆已经没有政治六十五年了,根本就不存在所谓政治意义上的内政,谁能干涉得了?人家怎么可能干涉得了你那个没有影子的内政呢?那就是不说人话,咱们就看它这个瞎话还能骗世人多久。

香港民众要清醒,和平发展是当今世界的主流,中共当局在香港搞的那一套是不入流的,更谈不上进入主流,港人向中共当局要“真普选”是找错了对象,那真是在抬举它,中共当局没有真的,它那里的一切都是假的。你要假的,它那里遍地都是;你要真的,它一点没有。既然它还想讲点法律,那么大家就在法律方面揭露它的罪恶。

在法律上看,在街头公开向民众施放催泪弹的直接责任者必须承担法律责任,直接故意向民众脸上喷射胡椒喷雾的责任者必须承担法律责任,在街头公开暴力殴打和平民众的必须承担法律责任,对在角落里下黑手打人的更要重惩,所有在街头施暴、挑衅的黑社会成员与中共特务都应该被追究法律责任,不管它们声称的名义是什么、不管它们带的标识是什么丝带,只要它们违法了,它们就应该承担法律责任。发出乱港指令的“白皮书”和人大决定,它们的直接责任者都是违反中国大陆宪法和香港基本法的违法者,在媒体和各种场合造谣抹黑“真普选”诉求的、在狮子山拆除“我要真普选”条幅直接挑战民意的、在媒体和其他场合恐吓和支持暴力清场的、扮演所谓“反占中”角色故意搅局制造混乱的、特别是在“9、28暴力清场”事件发生以后仍然实施上述犯罪行为的,它们都应该承担法律责任。不管它们的“反占中”理由多么冠冕堂皇,它们都是违法犯罪的直接责任者。公开认错、认罪服法的,可以从轻对待;知道自己的行为是违法犯罪、又决不服法的故意犯罪者,街头民众的当事人必须向司法部门提告严惩。

法不责众,任何个人的行为,涉及到法律责任都必须是个人承担。张德江、梁振英的法律责任必须是它们个人承担,而不是它们的行政机关承担;下令施暴和现场施暴的犯法者必须是个人承担法律责任,而不是他们的警局和他们团体组织的所有成员承担;在暴力现场以后,媒体发表恐吓、造谣抹黑言论、公开支持暴力的,都涉嫌帮助犯罪,它的文责作者、编辑都是个人承担法律责任,而不是该媒体的所有成员承担法律责任。

善举必胜,恶斗必败,“雨伞运动”不是为斗而存在,所有破坏香港和平发展的罪犯都应当认罪伏法!这是“雨伞运动”的出路。宇宙中最能斗的就是中共邪党,谁要跟它斗,谁就必败无疑,因此,香港民众在面对“9、28暴力清场”时采用的和平应对方式胜利了,这是宇宙中最了不起的善举!这是中共邪党遭遇的最大惨败,它要斗,台上没对手了,唱独角戏就自己玩吧!它至今下不了台,满街民众都是看它热闹的、都是看它出丑的、它要找一个“政治对话”的陪练都很难。今天,所有在街头参与“雨伞运动”的民众和所有支持“雨伞运动”的香港民众,你们是香港真正的未来!正义站在你们一边。

“雨伞运动”的精英们:你们必须清楚,继续进行你们面前这种仅仅站在街头祈求“真普选”的模式是不行的,也没有必要陪练,“雨伞运动”的精神必须向更大的范围发展,你们要做的努力、要付出的将更多。中共当局没有真正的民主,“真普选”不会在梁振英当局的情况下实现。民主在你们手中,你们应该考虑非官方的民主选举做法,来一个“民间特首”大选,就让它们看看香港民众要的真普选是什么样,就让它们看看民主的真正力量。

当然,“民间特首”只是民主诉求的象征,而不是实际的社会管理者,其价值是人性的展现、是良知的表达、是香港和平发展的希望、是拒绝暴力的杰作、是真正的民主精神。

声明一下啊:笔者在这里说的话是个人言论,只代表个人的观点与法律责任,如有支持者,那不代表我发给你的指令。笔者的做法只是讲清真相、让人看清正路,也希望中共体制中那些还有人性的生命早日脱离苦海,希望“雨伞运动”是港人看清中共邪党邪恶真相的机会,希望世人都能明白“扬大善必惩大恶”的天理。笔者也看到了那些在中共体制中明白真相的人,他们正在划清与江泽民犯罪集团的界限,他们不愿意背负血债,他们如果在解体中共体制过程中有积极作为,那么他们同样是中国未来的精英。什么是人间正道?人间正道就是人本性良知的旅途,心路正则正,心路邪则邪。

梁振英走的不是人间正道,所以它的恶行必然遭到恶报。

香港民众的“雨伞运动”,前途无量!

2014年10月30日星期四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