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茹:辽宁高院副院长自杀的背后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据大陆媒体10月30日报导,辽宁省高级法院副院长徐安生29日在鞍山公出时在其入住的宾馆房间内突然死亡。经警方初步勘查,排除他杀,倾向于自缢身亡。据报,其随身携带多种抗抑郁治疗药物。

似乎又是一个患上抑郁症官员走上不归路的案例,而这样的案例在这两年是一再发生。根据网上公布的一项统计,在中国自杀和自杀未遂的人群中,50%-70%是抑郁症患者。资料显示,抑郁症患者的一大共性是普遍觉得未来一片灰暗,看不到任何希望,而痛苦和巨大的无价值感,足以吞噬其一切。
具体到徐安生,究竟是怎样的巨大压力让其罹患上了抑郁症?又是在何时?网上资料显示,1959年出生的徐安生曾任辽宁省高级法院监察室主任、审判员,2011年担任辽阳市中级法院院长,2013年调到辽宁高院任副院长、审判委员会委员等。

徐安生的履历清清楚楚地在告诉人们一个答案:作为法官,作为法院院长,她一定主动或被动参与了迫害法轮功,而这或许正是其自杀的根源。海外资料显示,辽宁是迫害法轮功最严重的省份之一,辽阳、鞍山、大连都是迫害法轮功最严重的城市之一。这三地法院配合“610办公室”,诬判法轮功学员,制造了无数冤案。对此,海外明慧网披露了大量事实,身为辽阳中院负责人的徐安生亦难辞其咎。

或许是常年经办法轮功的案件承受了太多的压力,抑郁症悄然袭来;或许是近一年来辽宁众多参与过迫害法轮功的法官,如鞍山市中级人民法院院长宋景春、大连中院院长李威、沈阳检察院原检察长张东阳、辽宁清原县法院11名法官的落马,包括周永康、李东生等人的下场,让其内心倍感焦虑和绝望;或许是意识到存在的巨大的无价值感,最终让严重抑郁的徐安生选择了自杀。

不可否认,近两年来参与迫害法轮功的政法系官员以及参与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医生们,除了大量非正常死亡外,还频频传来自杀的消息。如2013年1月8日,广州市委政法委副秘书长、市公安局党委副书记、副局长祁晓林自缢身亡。2010年,84岁的中国肾移植鼻祖黎磊石,从南京自家14层高楼跳楼身亡。2007年5月,上海第二军医大学著名器官移植专家李保春,也从医院肾移植大楼12层跳下死亡。

有消息说,黎磊石自杀前精神压力大,心理负担重。如果认为自己是在救人,认为自己杀人无罪,为何会有这样的心理状态呢?为何不堪忍受呢?另据知情人披露,李保春死前几个月经常睡不着,靠吃安眠药维持,后来吃任何药都不再见效。之后,他患上了严重的抑郁症,住进了该院神经内科的病房,并开始吃抗抑郁药。不久,他就选择在其做肾脏移植的地方跳了下去。

还有2006年,首位站出来揭露沈阳苏家屯集中营的女证人,披露她的前夫就是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的主刀医生之一。器官摘除手术中主要让他从事眼角膜摘除。证人的前夫后来精神恍惚,“晚上盗汗,做噩梦,床单湿透了一个人形……”
无论是参与审判、抓捕、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法官、公安,还是背叛希波克拉底誓言的医生们,选择自杀,大概是因为他们的良心每时每刻都在经受着折磨,大概情势的发展让他们发现前途一片灰暗……

但自杀真的可以一了百了?做过的坏事就可以不偿还?非也,对于有信仰的人而言,他们在世间的死亡并非意味着他们所遭受的惩罚中止。海外明慧网上曾刊登了一篇讲述将大法弟子迫害死后的警察在地狱中的各种惨状,读来让人不寒而栗。的确,人做了什么,就会有相应的报应,不管是在生前还是在死后。

文章来源:大纪元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