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丽萍:为什么我会走出来?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利申,当全民投票,有八十万市民支持普选特首时,我没有投票,原因是当时我不支持占中,我认为投了票即间接认同占中这事,我不想让自己的票成为支持别人占中的理据。

如不是928的警方施放胡椒喷雾与87枚催泪弹,以及警方声言将出动橡胶子弹,我是不会由一个反占中者变成一个走上街头支持占中的人。

占中人士诚然违犯了法例,未经许可在马路上集会,但这就是使用这等武力清场的理由吗?看着烟雾弥漫,占中者慌忙走避时,我想他们不过是表达真正一人一票选特首的诉求,就要遭受这等对待吗?我即时联想到六四清场的场景。

我开始思索从何时开始,这政府变得如此无法容纳另一种声音意见。

由九月下旬到十月,占中运动让大家看到这繁华城市内里的千疮百孔(如你愿意选择张开双眼看清),就有如走进一间华丽的高级餐厅,当你坐下,才发现台底下的肮脏不堪。

警方的执法

市民使用护镜、口罩、保鲜纸、雨伞便形同带备攻击性武器;警察使用胡椒喷雾、催泪弹、警棍打占中人士的头颈却是最低武力与克制的表现(根据警方守则,警棍只可打手脚,因打头会致命);有人在旺角打占中人士至血流披面时,警方会将打人者送上的士离开;黑社会与爱港同时出现,声称协助警方拆除路障清场;龙和道警方清场时,占中人士会被警察拉至暗角执行私刑毒打;无线与港台的记者采访撑警活动时,被蓝丝带人士殴打,打人者其后与警察握手;有人多次目击警方由得占中人士被打而视若无睹。

一位已退休的惩教署占中者分享,纪律部队所受的训练是不论犯人有什么罪,重犯如叶继欢,当犯人身处危险时,纪律部队人员有责任必须即时救助他们;占街违法,但当占领人士被黑社会毒打时,警方也须执行应有的职务,保护市民,我们不要求特别对待,只想你们以公平公正的方式处理我们的求助,这只是我们作为一个香港市民很卑微的要求。

香港传媒赤化

七警暗角打占中者被镜头录下,无线新闻高层袁志伟训斥前线同事的真实报导,引发140多名无线新闻组同事的联署声明,这当中正揭示香港传媒所面对的困境与自我审查,以及各大传媒的迅速赤化。

香港两大免费电视台无线与亚视,亚视不用多说,反是无线,由占中至今,一直被评为CCTVB、中央的喉舌,从140多名无线新闻组同事的联署声明,便可见作为传媒工作者的身不由己,前线员工采访了整场占中运动的新闻,只是经过高层的编审后,只会播出有利反占中的采访;更有记者在尖沙咀采访“蓝丝带运动”时被反占中人士袭击。

《苹果日报》连续两个多星期以来被黑社会、国内的大妈大叔围堵发行部,阻塞日报运送,苹果向法庭申请禁制令,而在场警方教导示威者可以不接法庭禁制令;日报运送时接连被截劫,洒上臭水、豉油,数万份报纸报销;网站一再受到黑客攻击;黎智英寓所被大妈大叔洒溪钱。

《星岛日报》在梁振英两年前竞选特首时,多篇报导指梁的公司戴德梁行面临清盘,发表质疑梁的管治能力等言论,被梁反击时,星岛新闻集团主席何柱国勇猛地力挺报下的记者;只是两年后,何忽然变节,拥护梁之极,旗下的星岛,以及最多人看的免费报纸《头条日报》,《晴报》与《英文虎报》,加上马氏家族的《东方日报》与《太阳报》,全体的大公、文汇报化,而何柱国亦获颁今年的香港大紫荆勋贤。

《信报》副社长及数码媒体总裁陈景祥因批评政府,与管理层意见不合,于年底离职。

再回带看在占中前,香港的传媒近年被打压的遭遇:香港电视发牌一波三折、明报总编辑刘进图遇袭,至今原因不明、商台终止李慧玲合约,以上三者,其共通点都是政府不喜欢听取的声音,传媒工作者形容自梁振英上台后,香港的传媒面对前所未有的压迫。

当你的意见与政府不同时,你将面对的白色恐怖

1)有人从高空向占中人士掷下油漆混屎的液体;
2)有人拿铁钳袭击示威者;
3)有来自国内反占中的人士拿生果刀踩场,然后对记者说他最钟意食生果所以刀不离身;
4)的士司机收钱堵塞旺角、金钟占领区域;
5)新界黑社会社团忽然来了旺角、金钟拆占中的障碍物;
6)一批批南下国内同胞大叔大妈反占中;
7)申请旺角弥敦道禁制领的那间小巴公司潮联,旗下只有一条小巴路经占领的范围,而小巴只须行另一段小路也可如常营运;
8)黄之锋家中地址被反占中地产经纪公开;
9)国内自由行来港参与“保普选、反占中大联盟”举办的反占中签名行动后,获赠丰富礼物包(中国14亿人口,全部来港签名在人数上一定赢,足足是香港人口的二百倍,建制派是否应建议香港普选特首时,要比埋佢地投票呢?)

香港当前的困局

香港楼价高企,四百万的楼是“穷人恩物”,连四百万也付不起的真正穷人捱贵租、住㓥房;香港的商铺铺租以倍数增加,小商户捱得过沙士,捱不过贵租,在这城市,只有越来越多的金铺、药房、电器铺和名店,他们主要销售对像却不是香港人;香港贫富悬殊问题严重,是全亚洲与先进地区之首,坚尼系数高于0.4的警戒线。

以上的困局,梁特首在早前接受外国传媒时,已给了大家答案:政府力推一个有筛选的“普选”方案,是为免政策倾斜于月入少于$14000的人士,意即这个有筛选的“普选”不是为普罗选市民而设,而是为了一些在社会上富有的特权阶级度身订做的选举方案,确保选出来的特首继续为这些极权人士服务,同是亦是当特首在任内被爆出私收UGL 5000万、而UGL又与港铁有利益关系时,还有一批忠心的建制派即时护驾,特首可免被泛民在立法会上弹劾,也无须向公众交待负责。

解决以上的问题,只有一条出路,就是2017年全港500万合资格的选民能够真真正正一人一票在无筛选的情况下普选特首,警方可依法执法、传媒不再受打压、社会上贫困人士得到应有的照顾,当我们的声音与政府不同时,不用怕白色恐怖的威吓。

我也很想知道,可以不用以公民抗命走上街头的方法,表达我们对真正普选的渴求;占领人士阻塞了马路,但我们只是想香港可走上一条更好的路;我们只怕今天不走出来,明天23条立法时,我们已不可走出来。

文章来源:独立媒体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