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周刊】第447期(2014/11/2)

【新唐人2014年11月02日讯】【新闻周刊】第447期(2014/11/2)

提要
扎克伯格北京露脸 脸书离中国还有多远?
埃博拉危机 中国准备好了吗
多伦多教育局取消孔子学院始末
美国中期选举 您应该知道的N件事

扎克伯格北京露脸 脸书离中国还有多远?

就在10月底,脸书才公布使用人口已达到13亿,13亿也就等同中国的人口,仿佛一个网路王国,而在此刻,脸书创办人扎克伯格本人,也来到北京清华大学访问,全程三十分钟的中文对答,可说是惊艳四方,第二天扎克伯格还很兴奋的把影片上传到脸书,看来要如何对付中共的封网,这位CEO大老板,和一般大陆网友一样,翻墙工夫同样是了不得。扎克伯格这次的中国访问被外界视为中国市场的敲门砖,不过从雅虎,谷歌、推特到微软、苹果,没人能轻易在中国市场闯关,当局的态度也如同北京的阴霾一样,让人看不清,网民不禁问,到底,脸书离中国还有多远?

脸书创办人扎克伯格:“大家好,我是扎克伯格。”

穿着暗灰T恤,轻便牛仔裤,一身招牌装,10月22号脸书创办人扎克伯格现身清华大学经管学院。

脸书创办人扎克伯格:“我的中文很糟糕,但是我天天都会用。”

不仅爱吃北京烤鸭,还透露喜欢电影霍元甲。

脸书创办人扎克伯格:“要坐很快的火车(高铁),我想去天津看看霍元甲的家乡。”

原本主持人希望扎克伯格简单说几句中文,带动气氛,没想到,扎克伯格一打开话匣子,就刹不住,一讲就讲了半个小时。

喜欢挑战,也热爱中国文化,扎克伯格学习中文还有个目的。

脸书创办人扎克伯格::“我太太是中国人。她在家说中文,她的奶奶只说中文。我想要跟她们说话。”

时而腼腆,时而风趣,这位CEO大男孩,友善的态度博得了全场的笑声与掌声。

国际关注,Facebook能否进入中国市场?只是访谈才结束没几天,北京就给了软钉子。

大陆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主任鲁炜:“我没说他可以进入中国,也没说他不可以进入中国。”

10月30号国信办的记者会上,国信办主任鲁炜对外国媒体大谈如何“治理网络”,“谁到我家做客,我是有选择的,希望到中国来的都是朋友,是真朋友。”

鲁炜口中所谓的真朋友,就是要乖乖遵守中共的网路审查制度。翻开历史,2004年,雅虎为了追求利润,曾提供中共国安部记者师涛的电子邮件,导致师涛被判十年监禁。2006年,谷歌带着推动中国信息自由的梦想进军中国,最终被迫配合中共网络审查,甚至传出疑似中共特工的内鬼,收集异议人士Gmail给中共,骇客大军和网路审查,迫使谷歌在2010年,毅然退出中国市场,谷歌执行主席30号透露了当时的决策内幕。

谷歌执行主席艾瑞克・施密特:“我们开了三个小时的会,前一个半小时,过了一遍中国政府攻击谷歌的所有细节,非常详细。当时中国政府至少攻击了20家公司,我们研究了证据,事实确凿无误。下面就是怎么办了。大家争论来争论去。但很清楚都下了决心。看到数据已有自己的看法。我就说那投票吧。大部分人投票退出中国。”

只是扎克伯格还来不及进军,脸书的全球网站就在2009年被中共封锁,这一封就到现在,虽然雅虎谷歌等前辈们碰了一鼻子灰,当清华学生问起脸书的中国策略,扎克伯格还是乐观的说:“我们已经在中国了。”

扎克伯格说的是电子行销,因为脸书帮了很多中国企业寻找客户,而虽然中共大力封锁脸书,不过官方媒体,无论是《新华社》、《人民日报》还是中央电视台,通通都拥有脸书和推特,“只准州官放火,不准百姓点灯”,就是担心一旦中国开放脸书,所引发的社群效应会像北非和西亚的颜色革命般,民主之火燎向中原大地。

巧的是,在扎克伯格发表演讲的第二天,23号一早,14位号称蜘蛛仔的港人,爬到象征香港精神的狮子山顶,高高挂起了真普选横幅。艺人何韵诗Facebook在第一时间PO出照片,瞬间传遍脸书,而学运领袖黄之锋更在脸书上,鼓励真普选横幅在大街小巷遍地开花。

黄之锋公民运动的启蒙,正是来自社交网站,无论是Facebook、YouTube还是Twitter,网路世界中,黄之锋结交社运好友,即使在港府使用胡椒粉和烟雾弹的攻势下,雨伞运动仍透过网路,如雪球般,在真实世界中越滚却大。

和香港缘分深厚的扎克伯格,妻子正是香港移民第二代。脸书成了串联香港民主运动的沟通平台,扎克伯格可说是功不可没。奇妙的是,此时人在北京的扎克伯格却受到高规格款待,就连清华经管学院荣誉顾问委员的王岐山也以中央政治局常委,中纪委书记身份亲自会面。当局的态度,如北京雾霾一样,让人摸不清。

有分析认为,这可能是外资紧急撤离的当口,给缺乏信心的市场传递积极的信号。只是,这个信号,对于想要呼吸自由空气的网民,满心期待。

网民:“如果脸书能够来是最好的了,年轻人是最高兴,很希望能进来,能我们是很高兴,要不然我们也不用翻墙出去。”

网民的盼望仍遥不可及,因为就在香港民主运动的高潮,脸书旗下的图片视频分享平台,也是少数仍在中国可使用的国外社交平台Instagram,传出遭到中共封杀。如同国信办主任鲁炜一再强调,“九不准”和“七底线”的雷池,一步都不容跨越。10月29日,中共国家新闻出版总局更颁布新闻网站记者证制,紧缩网路新闻。怀抱中国梦的扎克伯克,似乎只能如现在般,游走电子商务和产学合作的边缘。

脸书创办人扎克伯格:“我觉得最好的公司,不是因为创始人想要成立公司,而是因为创始人想要改变世界。”

苦学中文的扎克伯格,恐怕难以了解,把互联网视为亡党亡国的中共思维。“让世界更加开放,紧密相连”,扎克伯格把这句话当作脸书的使命。如果进入中国,是否配合网路审查,势必陷入赚钱与良心的两难,因为如果配合审查,恐怕未来面对的不只是市场竞争,更是公司价值的存亡问题。

埃博拉危机 中国准备好了吗

全球埃博拉已经造成超过5000人不幸死亡,病毒散播的速度远远超过救援的脚步。世界银行承诺再向西非援助1亿美元,用来招募更多的医护人员前往西非治疗埃博拉病患。同时也指责中国那些所谓的亿万富翁对埃博拉疫情不关心。虽然到目前为止,中国还没有出现任何被证实的埃博拉病例,但是发现埃博拉病毒的科学家之一,英国伦敦卫生及热带医学院的皮奥特教授说,中国恐怕迟早也会受到影响。这着实令人担忧。

致命病毒“埃博拉”持续在西非肆虐,目前致使近5000人死亡,刚刚结束西非疫区访问的美国常驻联合国代表鲍尔,呼吁全球合力共同应对埃博拉。

美国常驻联合国代表鲍尔:“这场危机如此巨大,需要大量的援助,并且后果相当严重,没有一个国家能够袖手旁观。有一些国家已经大力参与救助,但许多国家现在仍做得很少,甚至什么都没做。”

10月30号,英国皇家海军舰队正慢慢驶进塞拉里昂的港口,军舰上载运著32辆卡车、三架直升机、大量的医疗用品和其他救援物资,这是用来帮助控制西非埃博拉疫情。

指挥官戴维・伊格尔斯:“我们来这里是为了支援新增的700个床位和横跨塞拉利昂的埃博拉病毒治疗单位,那是我们的使命,支持发展托马斯附加的能力。”

这支队伍在10月17号出发,将近半个月的时间才抵达塞拉里昂,不过,船舰不会允许病患上船接受治疗。

世界卫生组织也表示,利比里亚的埃博拉疫情出现缓解的迹象,不过病毒的扩散仍然没有获得完全控制。

世界卫生组织助理总干事Bruce Aylward:“利比里亚最近的感染病例数字开始出现下降,但是仍然存在难以控制病毒扩散的巨大风险,因为我们还无法完全做到对所有的病例进行接触跟踪,但是,现在的趋势是正面的。”

在刚果,一些埃博拉病毒专家正在加强培训卫生专业人员。他们学习如何佩戴和取下他们的个人防护衣物,一举一动都得仔细计算,因为这攸关到他们生与死的区别。

最近数周以来,西非国家的领导人不断呼吁,希望国际社会能向受疫情影响最严重的利比里亚、塞拉利昂和几内亚增加派遣外国医护人员。疫区目前急缺医务工作者帮助治疗和照看病人、增强地方医疗系统的能力、管理埃博拉治疗中心,同时为非埃博拉健康问题提供关键的医疗保健服务。

美国常驻联合国代表鲍尔:“我们不能只是治疗病患,还要进一步防止在疫区、疫区的周边国家乃至全世界出现新病例。”

10月30号,世界银行宣布,再增加1亿美元,帮助招募更多的医护人员到西非国家,参与照顾埃博拉病患。而联合国也指责富裕国家没有全力援助全球抗击埃博拉,同时还点名中国的亿万富翁,批评他们没有给予足够的支持。

联合国世界粮食计划署WFP的官员表示,现在应该是中国的亿万富翁表现他们影响力的时刻,但是这些富豪却一点没有表示。据了解,目前大约有一百万的中国人居住在非洲,而疫情最严重的三个地区则有一万多人。

根据中共国家质量监督检验检疫总局宣布,从8月4号至10月28号,中国各地的入境处共检测2万6235人,他们从埃博拉疫情地区入境中国。

有“埃博拉之父”之称的英国伦敦大学卫生及热带医学院院长皮奥特教授再次警告,中国在西非有大量的工人,这对中国来说是一种风险。皮奥特说,中国对传染性疾病的检控也并不到位,公共医院的照料水平是值得关注的环节。

到目前为止,这波埃博拉疫情已经在全球累积超过13,700个感染病例,其中有将近5000人死亡。美国疾病管制与预防中心(CDC)先前估计,至明年1月可能会有140万人感染这种病毒。

多伦多教育局取消孔子学院始末

经过5个月的会议、讨论,加拿大最大的教育局多伦多公校教育局(TDSB)于10月29日晚的全体教育委员高票通过终止与孔子学院的合作协议。多位教育委员表示,此事困扰教育局长达近半年,终于做出了正确的决定而感到轻松。有家长也表示,这个结果也体现了加拿大的民主价值。下面就随我们的记者去回顾一下这起事件的详细始末。

Mike Lewis的大女儿在多伦多公校读七年级。他担心,孔子学院让孩子受到共产思想的污染。

家长Mike Lewis:“我最关注的是教委没有做他们该做的,没有对孔子学院进行调查。”

Lewis于6月6日发起了一个“Say no to CI”(向孔子学院说不)的网站,短短一周内就有超过600人签名支持,很多家长也找到各自的教育委员反映担忧,要求教育局停止和关闭孔子学院。

TDSB教委Mari Rutka:“我和很多教委都聆听了他们的忧虑,我们认为应该暂停孔子学院。”

6月11日晚教育局会议前,两百多位家长和民众来到教育局大楼外,嘴上绑着黑布条,无声的抗议。

当晚多位民众代表向教委陈述观点,前孔子学院教师Sonia Zhao也在其中。

Sonia曾执教的孔子学院于2013年夏天因涉及人权歧视被McMaster大学关闭。

前孔子学院教师Sonia Zhao:“首先在合同里说明我不能信仰法轮功。”

当晚,教委Mari Rutka提出暂停孔子学院的动议,并获得通过,意味着6月18日教委全体会议上会就是否停止孔子学院投票。

该动议对积极推动孔子学院的教育局主席Chris Bolton也是打击,两天后他突然辞职。

6月18日全体教委会议前,数百位民众又来到教育局楼外,大型抗议再次引起多家主流媒体关注。

大赦国际中国观察员Michael Craig:“孔子学院明显是中共的宣传工具,将粉饰所有在中国发生的事,不会触及人权迫害。”

当晚教委们就孔子学院限制讨论中共禁忌的六四等话题,影响学术自由等进行了讨论。最后,以压倒性多数通过了将孔子学院延后的动议,并责成教育局职员对此事进行详尽的调查。

TDSB副主席陈圣源:“最为公校教育局,我们必须遵照理事会的政策或流程,必须坚守思想自由和民主的价值观。这是我们教给孩子们的,也是教育系统的基石。”

而10月1日教育局会议上,出现了前情报局高官卡舒亚,他作证时说,有确凿证据表明,孔子学院是中共的情报机构,从事间谍活动。他的证词震惊了所有教委。当晚通过了一项动议,将在10月29日的全体教委会议上投票表决彻底终止与孔子学院的合作。

10月29日晚,对于很多家长和市民来说非常关键,他们再次来到教育局前表达心声。

当晚,教委们以20:2压倒性多数通过彻底终止与孔子学院的合作,很多教委表示,如今尘埃终于落定,他们感到非常轻松和高兴。

多伦多教委Irene Atkinson:“哦,我感到无比的轻松,我们做出了正确的决定,这个决定是为每一个人的。”

多伦多教委Pamela Gough:“当教委们了解到孔子学院与中共政府的直接关系后很担心,我们感到非常的不安,对孔子学院在教师的聘用中缺乏言论自由也非常担心。”

多伦多教委Sam Sotiropoulos:“今晚我们发出了清晰的信息,那就是多伦多教育局绝不代表独裁极权政府,我们代表的是加拿大,我们尊重言论自由和信仰自由,我们讲良心。”

Mike Lewis也表示,近五个月来,已经有上万民众签署了请愿信,他很高兴教委真正聆听了民众的声音。

家长Mike Lewis:“身为加拿大人,身为家长,参与了这么有意义的事情我很骄傲,这彰显了加拿大的民主。我非常高兴(教委做出了这一决定)。”

Lewis认为,多伦多教育局的这个决定,向全球440多所孔子学院敲响了警钟。

家长Mike Lewis:“(这个决定)释放了一个非常正面的信息。”

加拿大大学教师协会和美国大学教授联合会都呼吁各大学停办孔子学院,近年来越来越多的大学拒绝让孔子学院落户,而今天,多伦多公校教育局也成为了继McMaster大学后第二个拒绝孔子学院的加拿大教育机构。

新唐人记者朱峰多伦多报导

美国中期选举 您应该知道的N件事

美国国会期中选举(Midterm Election)即将在11月4日登场,要选出新一届国会议员、36州州长和参众两院等地方官员。在剩下不到一个星期的时间里,各地拉票站台活动也进入了最高潮。美国总统欧巴马选前说道:“今天是属于你们的一天。”那么,什么是美国中期选举?这一次的中期选举,选情如何?选民都在关心什么?一起来看看。

什么是中期选举?

美国的中期选举每4年举行一次,由于时间介于两届总统大选之间,因此得名中期选举。中期选举的投票日定在当年11月份的第一个星期二,2014年的中期选举投票时间为11月4日。

中期选举选什么?

中期选举主要对以下事务进行投票:1、选出众议院435个议席。2、改选参议院100席中的三分之一席。参议院任期6年,在大选年改选33席,在中期选举改选34席。4、37个州要选举新州长;5、地方各州、县举行的立法和行政机构选举,比如州参议员、州众议员。

目前国会参众两院的议席分布情况如何?

目前民主党占据参议院的大多数,53个席位,共和党占据45个席位,第三党占据2席。共和党占据众议院的大多数席位233席位,民主党200席,此外还有2个席位空缺。

中期选举有多重要?

中期选举是总统两年任期的晴雨表,选民可以通过中期选举为总统两年的施政打分,而此次选举也可以直接影响总统后两年的政策实施情况。

布鲁金斯学会政策研究所副所长兼主任Darrell West:“中期选举就是对欧巴马总统领导下的经济、外交政策等的打分,包括他本人的受欢迎程度。”

如果总统所属政党能在国会中占据多数席位,白宫的各项政策通常会更顺利地通过实施。而如果另外一个政党占据了国会的多数席位,总统在行使权力时将面临很大的牵制;从地方层面来讲,中期选举还将选出各州的州长,而他们将决定各州如何运转。

选民最关心的议题有哪些?

促使选民11月4号到投票站的议题很多,经济是他们最关心的问题之一。不过专家认为,今年的选举外交政策议题同样受到关注。包括恐怖主义威胁,“伊斯兰国”恐怖组织引发极大关注,美国人还担心埃博拉是否会引起一场健康危机。

布鲁金斯学会政策研究所副所长兼主任Darrell West:“很大的议题是经济议题,此外还有非常多的议题超过经济议题,诸如伊斯兰国恐怖组织、埃博拉病毒等。给人感觉有点失控和混乱,无论是在外交政策还是国内政策上,感觉政府没有好好管理,这些对于民主党来说是非常困难的形势。”

今年的选情如何走向?

美国总统欧巴马:“在过去的四年和现在的半届任期中,我们新增了一千万个就业,六年以来,失业人口数量首次低于六个百分点。住房市场从低迷中复苏,汽车行业从喘息中卷土重来。”

尽管如此,根据最新发布的民调分析,民主党的形势可谓是四面楚歌。

布鲁金斯学会政策研究所副所长兼主任Darrell West:“共和党现在处在非常良好的状态,至少可以获得5个席位,在参议院形成50席对50席的形态。共和党也有非常大的可能性取得六个席位,这将使他们成为多数党掌握国会控制权。”

无论是著名的538博客(FiveThirtyEight)、《纽约时报》、《华盛顿邮报》,还是比较偏向民主党的普林斯顿选举研究所,都预测共和党有很大希望夺下参议院。Nate Silver的数据称,共和党在今年的中期选举中有 58%的机会占据国会的多数席位,而华盛顿邮报认为,这一可能性有95%之高,而普林斯顿选举联盟表示共和党重新夺回国会的可能性有51%。

从中期选举的整体形势来看,有十个州的参议员选举将成为关键。

布鲁金斯学会政策研究所副所长兼主任Darrell West:“有几个州的选举非常关键。我想大家都在关注爱荷华州和科罗拉多州。人们也很有兴趣知道在阿拉斯加州会发生什么事。阿肯色州和路易斯安那州显得非常有竞争力,北卡罗来纳州也在其中。”

这些关键州有民主党孤注一掷的阿肯色和阿拉斯加州,共和党有望撼动的北卡州和科罗拉多州,以及民主党又看到希望的堪萨斯州和乔治亚州等等。无论如何,民主党要想保住参议院,必须拿下其中至少五个州,否则欧巴马就将面临丢失国会两院的现实。对他的总统生涯而言,将会是沉痛的打击。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