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谋杀的4位女性 内幕细节曝光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2014年11月4日讯】中共摧残致死了多少法轮功学员?其数字难以统计。从披露出来的案情当中发现,有一些法轮功学员是中共刻意要杀害的,这其中包括许多女性法轮功学员。以下4位被谋杀的学员仅是众多案例中的冰山一角。

为灭口进行的谋杀


显然,李淑花的死是因为恶警将她的眼球打了出来而导致的。如果按照常规处理,她的医疗费怎么出?瞎了一只眼怎么向社会和家人交代?要将她谋杀了呢,可谓一了百了,反正江泽民有“打死算自杀”的指令。

掩盖罪恶 焚尸灭迹


可是,刘晓莲没有死,还挣扎著爬了起来,到外面去揭露恶人对她的迫害。消息传到了公安那里,在她挣扎著爬起来的第二天,就又将她绑架走了。
  
2002年12月6日,赤壁市第一看守所以邓定生为首的多个警察,另加四个犯人,共18人一起残忍地折磨她。邓定生想出了一个“五马分尸”的刑罚。他们叫四个犯人抓住老人的四肢,邓定生抓住她的头,这样五个人就变成了“五匹马”,5个人各自一起用力猛拉,当时老人的小便处就被撕开了,全身骨骼一连串响,全部脱节。恶徒们就这样分撕着她,恶警们开始轮班用50斤重的铁链脚镣,悬空打刘晓莲孱弱的身体,几乎打了一天,巨大的痛苦使她昏死过去。等老人苏醒过来,邓定生就说她的脖子太长了不好看,于是就抓着老人的头用力一塞,老人又昏死过去。老人还是没死,邓定生就用50斤重的脚镣锁了她一个星期。
  
2003年4月29日,邓定生带着一群恶警,对她毒打,打得她头上血肉模糊;四肢、脚骨、手骨、胸骨、腰尾骨全部被打断了。凶手以为她死了,把她丢到花园的水池边,可她又顽强的活过来了。失去了理智的凶手们开始用皮鞋踩着她的四肢,死劲地在地上又踩又搓,将她四肢关节全部搓开踩断,最后,她的手脚上的肉大块被搓掉踩掉,露出白花花的骨头,有些骨头从中间裂断开,伸到外面……然而,老人还是没有死,又顽强地活了过来。
  
刘晓莲被摧残的事实被报导到海外之后,引起极大的轰动。2004年2月4日,联合国酷刑问题特派专员波文为刘晓莲老人发出了紧急呼吁,并向联合国负责言论自由特别报告专员送出了一项联合紧急控诉。
  
2004年2月19日,看守所副所长钱玉兰用大头皮靴疯狂地打刘晓莲的头部,致使她两眼流血,双耳出血,血像自来水一样从鼻子和口中喷涌而出,打湿了她的全身和监室里的棉被。
  
海外的报导与呼吁对恶警们是一个极大的震慑,2004年5月29日,刘晓莲被抬出看守所时,一个恶警说:“如果她不死,那就是放出去一颗炸弹。”
  
刘晓莲被迫害的事实不断的被揭露出来。因为她承受的迫害太残酷,使迫害她的恶警和指使者十分惊恐,大有不害死她就不得安定的想法。于是赤壁镇恶警又以她发真相资料为由,将她绑架到赤壁市蒲纺精神病院。刘晓莲被劫持期间,设法传出来她在精神病院受到的迫害。她写道:“我叫刘晓莲,67岁,2006年4月26日身陷魔窟,至今已3月有余。邪恶伤我命数次,要我配合免遭迫害。我拒绝并回答说:‘正道绝对不配合邪道。’恶医张主任与赤壁镇政府、派出所做交易,要赤壁镇拿6000元钱来残害我的生命。恶医张主任及其帮凶使用高压电棍、电针电我四个小时、并指使年轻男精神病号侮辱、打骂、侵犯我。使用毒药灌食、吊针注射,一天一夜吊注毒药水10斤,毒害我的生命。这次注射后,我整个身体发黑,与黑人没什么两样。这次我被邪恶毒昏了两天两夜,待我清醒时突然不能说话了,成哑巴了。”
  
从刘晓莲的自述中可以看到,那个恶医张主任为何会和赤壁镇政府、派出所做交易,要用6000元钱来结束她的生命?显然,精神病院的恶医受到了赤壁镇政府的指使。
  
刘晓莲老人多次被迫害到死亡的边缘,可她都顽强的活了过来。赤壁镇派出所一个何姓警察曾对人说,按道理刘晓莲早就应该死多少回了,如今居然仍活得好好的,这真是个奇迹!
  
刘晓莲被“五马分尸”的酷刑摧残后,海外明慧网等媒体予以曝光,并称誉刘晓莲为“永不凋谢的莲花”,使得中共极其恐慌,于是开始了对老人阴毒的谋杀。几乎与此同时,赤壁镇镇委副书记周新华找到刘晓莲的丈夫进行“商量”,说:“‘永不凋谢的莲花’这回是‘凋谢’定了,如果把她搞死,你打算要我们补偿多少安葬费呢?”显然,赤壁镇政府在谋杀刘晓莲老人的过程中起著主导作用,也难怪精神病院的医生要找他们商量杀人的价钱!
  
在以后两年多的时间里,刘晓莲就在蒲沂精神病专科医院备受摧残,经常性地被灌食,灌毒药、电针电击,造成她全身浮肿,生命奄奄一息。恶徒在确信她只能活二十几天的情况下,才于二零零八年九月将她放回家。
  
2008年10月26日下午,刘晓莲老人离开了人世,终年68岁。
  
老人刚一去世,赤壁市“610” 就电话祝贺赤壁镇成功了。而且还无耻地对家属说:“你们家再好了”。赤壁市“610”的电话祝贺说明什么?不正暴露了它在谋杀刘晓莲的过程中所起的指导和 督促作用吗?当然,这样的谋杀,我们不排除有中共更高级别的“610”下发过指令。刘晓莲的被谋杀最起码有这几个部门的参与:赤壁市“610”、赤壁市第 一看守所、赤壁镇政府、赤壁镇派出所、赤壁市蒲纺精神病院。

罗干一句“处理好” 高蓉蓉就被害死了


这是辽宁省沈阳市鲁迅美术学院财务处职工高蓉蓉投书海外的自述报导。她于2003年7月被劫持至龙山劳动教养院。上述这场迫害发生在2004年5月7日下午3点。7个小时的连续电击,高蓉蓉得承受多么大的惨痛啊……
  
龙山教养院连夜将她送到沈阳陆军总医院,之后又转到沈阳市公安医院。5月18日,在家属强烈要求下,高蓉蓉才被送到中国医科大学(简称“医大”)第一附属医院五楼骨二科0533号房间。
  
高蓉蓉是5月18日被劫持到“医大”第一附属医院的。她被电击毁容的消息在5月21日的法轮大法明慧网上就被报导了出来,报导之快令中共震惊。
  
而到了7月7日,高蓉蓉还躺在病床上的时候,她被毁容的照片就又被传到了海外的明慧网上。并随之引来整个国际社会的震惊。
  
这一点也是中共始料不及的。高蓉蓉被囚禁在这个病房,劳教所的警察几乎寸步不离,时刻都在进行着严格的监视。这样的照片是怎样拍下传出去的?中共迫害法轮功那么多年,哪有在中共严密监视的情况下拍下照片的?过去国际社会谴责中共迫害法轮功时,中共总是用对法轮功学员“春风化雨”般的所谓“转化”来狡辩、搪塞,可是面对高蓉蓉毁容后的照片,中共再也找不到掩盖迫害的借口了。
  
在高蓉蓉的相片照好之后,有修炼法轮功的朋友担心曝光出去会给她的安全造成进一步的威胁,蓉蓉都平静地说:“应该揭露邪恶,这么多年迫害,同修遭受的酷刑摧残许多比我这要严重得多,却很难曝光出来。曼哈顿的同修正在讲真相,还是拿出去吧。”她还希望能通过手机得到海外自由媒体采访的机会,能使世人了解更多的真相。
  
更让中共惊恐的是,高蓉蓉竟然在警察每班四人严密监视的情况下,于2004年10月5日,被法轮功学员成功的营救了出来。
  
高蓉蓉在国际社会上的影响太大了。任何人只要看到她被用电棍严重毁容的面容,以及她在异常艰苦情况下录制的视频,就不可能不震惊。她的存在就是中共残酷迫害法轮功的最好证明。如果她要再被转移到了海外,迫害法轮功的中共流氓集团想都不敢往下想,那后果会是什么?
  
高蓉蓉被营救出去后,自身情况稍有好转,她就把自己被迫害的情况报导到了海外。特别是自己在被毁容后,沈阳市司法局的敷衍、检察院的震惊、“专案组”的蛮横、特别是沈阳市政法委与“610”对她毁容现状的离奇关注与住院期间警察对她的另类骚扰迫害,她都原原本本地报导了出来。
  
迫害法轮功的元凶罗干知道这件事后极为恼火。中共司法系统内的人说:“罗干有指示,这事国际影响太大,让我们‘处理好’。” 罗干是当时的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政法委书记。他的插手使得案件迅速升级,中共将绑架高蓉蓉被定为“公安部26号大案”,并为此成立了专案组。
  
为抓捕高蓉蓉,辽宁省政法委、610、检察院、司法、公安等部门利用一切手段,监听、侦查、跟踪当地法轮功学员。专案组还让交通广播电台连续播放“一位弱女子被人劫持,市司法局热心帮助家属寻找弱女子的下落”,并谎称“高蓉蓉的家属有重谢”。沈阳周边各 市、地区的公安局和铁路、民航、油田的公安部门、市区的街道办事处、居委会先后接到抓捕高蓉蓉的指令,并收到一份落款为沈阳市司法局的“协查通报”。“协查通报”上说,高蓉蓉“体态偏瘦,体重80斤左右,左侧面部有明显疤痕,不能独立行走”。
  
半年后,2005年3月6日,高蓉蓉再遭绑架,非法劫持到了中共迫害法轮功最险恶的地方——辽宁省马三家劳教所。
  
中共下那么大的力气抓捕高蓉蓉,就是想杀害她。高蓉蓉案造成的国际影响令中共异常的惊恐,更令中共在迫害法轮功的问题上百口莫辩,她这个证人的作用太大了。当然,中共不能在抓捕她时把她打死,那样造成的影响更加恶劣。什么时候杀她?中共自有安排。
  
高蓉蓉被再次绑架后刚刚3个月,也就是2005年6月6日,被送到医大。 高蓉蓉的亲属中有一人懂医,当时就看出给高蓉蓉的营养药不够量、不对症,并诊断高蓉蓉是长期不得进食造成身体衰竭。医大急诊室对高蓉蓉进行抢救的医生说: “(高蓉蓉)来时(6月6日)就是危重。”据医生反映,通过医疗仪器显示,高蓉蓉的头内有异样;医生并怀疑她的脑部异样是因为曾被注射过破坏性药物所致。 家人要求索取高蓉蓉从马三家到医大的相关病历及诊断资料,均被无理拒绝。
  
高蓉蓉在“医大”的10天内,很多不明来历的人把医大所有的门都把守得严严的,还有穿保安服和便装的人每天在医大急诊室高声问:“什么时候死?”与此同时,高蓉蓉家大门口也有人蹲坑把守,并向周围的邻居说:“高蓉蓉绝食,快死了。”显然,中共在为谋杀高蓉蓉提前放风,那意思很明显,就是要将谋杀她的责任推给她自己。
  
据知情人讲:高蓉蓉被马三家恶警送到沈阳医大急诊室时,当时神智清醒,瘦的只剩皮包骨,能够坐起。有七、八个便衣轮流看守,不许讲话。看守不给饭吃,但却在记录时都记上吃了这个、那个。其实什么也不给吃!便衣说不给饭吃就因为她炼法轮功而没吃,称记上是“领导让这么干的,回去好交差。”至此,我们完全明白了,中共对病危中的高蓉蓉不进行实质性的抢救,并不给她饭吃,而且还在观察她的记录上写上吃了东西,就是为了饿死她,并将谋杀的责任洗 刷干净。高蓉蓉被劫持到医大10天后,被饿死,年仅37岁。
  
从上述案例中,我们看到,中共谋杀法轮功学员的原因主要出于两点:一个是为掩盖 罪恶,害怕法轮功学员带着伤痕走出监牢;另一个是恐惧法轮功学员所造成的社会影响。这种谋杀通常是系统性的,参与者不止一人。被谋杀者,都是一些普通的女性。如果没有这场迫害,很多人想像不到中国还有这么多的巾帼英雄。可是迫害真的来了,她们义无反顾的站了出来,在中共惨绝人寰的酷刑中,她们坦然走过。她们用自己的生命,谱写了一曲曲维护信仰的圣曲。

文章来源:正见网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