动手了?传中共军方266医院院长李津生被抓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2014年11月24日讯】(新唐人记者叶清综合报导)涉嫌参与江泽民集团活摘器官的中共前军委副主席徐才厚落马。习近平军中反腐正在大力进行之际,中共军方医院院长亦传来被抓的消息,引发外界关注。

传中共军方266医院院长李津生被抓

北京时间11月22日20:50,大陆知名青年学者陆弃在微博披露:中共军队266医院院长李津生大校前夜被有关部门带走,从家里搜出人民币3000万。目前,官方还未证实这一消息。

同一天20:51,大陆军史作家蔡小心微博发帖披露:“解放军266医院(承德),39.5万平方米,建筑7.9万平方米。是三级甲等医院。院长李津生大校、硕士研究生、主任医师。历任战士、学员、护士、助理员等职,1994年参加双色行动演习,1999年指挥第八分部卫生系统参加国庆50周年阅兵,2000年任北京军区联勤第八分部卫生处长,2004年任266医院院长。”

此消息在大陆微博被围观,独立财经观察家,时评家侯宁发帖称:半吨?

今人金言:以吨为单位的人民币,的确离人民比较远了。

卢此平凡:正处以上家里都搜一遍,足以全民免费医疗和真正的十二年义务教育了。

星星之火ke燎原:我可以负责任的说、我所熟悉的医院院长都不几这个数。

网友“阿福爹”却这样评论:看到医院,尤其是部队医院出问题,我首先想到的就是活摘器官。

无独有偶,海外博谈网发文质疑:这么点钱居然都没上吨,不过是零花钱吧?不知道中共军队医院的手上会不会有血债?有没有活摘过别人的器官去卖?

军队、武警医院的器官移植数量惊人

2006年10月18日海外中文媒体发表《龙延:中国盗取人体器官黑幕》的文章披露:据调查,在中共150多家部队医院中,绝大部分都开展了器官移植。并且从其公开网页可见,部队医院实施器官移植手术的数量惊人。仅举几例:

作为中共军队器官移植的核心机构,第二军医大学长征医院器官移植所完成的肾移植的公开数字是2800例次,肝移植约300例次。2005年4月22日至4月30日的九天内,该所完成16例肝移植和15例肾移植,其网页宣称这创造下“单位时间内完成移植例数的新高”。

中共军队总医院附二院器官移植中心网页介绍,中心副主任石炳毅主刀肾脏移植1200例、肝脏移植1111例、心脏移植2例、胰肾联合2例、肝肾联合2例、干细胞移植5例。

位于重庆市的第三军医大学西南肝胆外科医院,2005年被总后勤部批准成为中共军队肝脏移植中心,目前是国内外规模最大的肝胆胰外科之一,其临床肝移植始于1999年。该院现有三个肝胆胰外科病区,每年收治来自海内外的肝胆胰病员3000余例,开展移植手术2400例次,具备同时进行六台肝移植的技术实力。为适应“肝移植规模化的需要”,医院正将床位从122张扩充到150张。

属于中等规模的济南军区总医院,该泌尿外科已完成肾移植手术1500余例。对毕业于上海第二军医大学的李香铁主任,2005年3月21日的齐鲁晚报如此报导:“他领导的泌尿外科人才济济技术力量雄厚,能同时开展六台肾移植手术,曾创造过24小时内连续实施16例肾移植手术的全国记录。”其导师李慎勤也做了1000余例肾移植。

中共军方304医院等与地方政法系统勾结形成器官黑市网络

一宗中国迄今为止被公开起诉的最大宗活摘器官案中,承认器官中介罪犯伪造“死刑犯判决书”、“死刑犯器官捐赠志愿书”、“亲属关系器官捐赠志愿书”来活摘器官——魔鬼细节就在其中。

2013年4月15日,被外界视为有习近平阵营背景的大陆《财经网》再抛重量级炮弹,披露中国黑市器官买卖网络,称之为这是“涉及军方医院和地方法院的一起器官刑事案件”、但“这两家机构并没有承担相应的责任”。

此文是2012年9月10日财经网刊登的〈 非法买卖51颗肾脏背后:器官由三甲医院洗白 〉的延续,文章透露,被大陆公安起诉的案卷中称郑伟贩卖的活摘器官的相关“死刑犯器官捐赠文件”、“亲属之间活体器官捐赠文件”都是伪造的。

这些伪造文件一点都没能影响到北京这家正规医院将这些非法获取的活摘器官移植到器官受体者身上。接受郑伟提供非法肾脏的医院,《财经》杂志报导只说是坐落在北京西三环外的三甲军医院。记者在百度上查到,其中涉嫌作案的医生在中共军队304医院和301医院工作。

中国非法器官移植的八大嫌疑

2006年,旅居海外的学者曹长青发表名为《中国非法器官移植的八大嫌疑》的文章称:虽然中共当局对此否认,但各种迹象显示,中共可能存在严重的非法器官移植问题,起码在八点上有令人质疑之处:

第一,用什么堆起的“器官移植大国”?

中国人对捐献器官的态度一向比较保守,是人所共知的,但为什么中国过去六年来,器官移植的数量能猛增几十倍,这些器官是从哪里来的呢?

第二,为何外国人到中国开“尸体工厂”?

第三,“器官买卖”为何在中国兴隆?

第四,死刑犯真的“愿捐”器官吗?

第五,为什么法轮功学员“失踪”?

中国从1999年开始,器官移植数量火箭般增长,从当年的一百多例,去年增至一万多例,增幅百倍。而中共当局迫害法轮功,正好也是从该年大规模开始。因而有人怀疑被迫害的法轮功学员的器官可能被非法摘取。

尽管这种说法尚有待进一步证实,但一个不可忽视的现象是,的确有法轮功学员在中国“失踪”。今年六四时,我到亚特兰大演讲,遇到当地的中国留学生黄万青博士,他显得郁郁寡欢。他的弟弟黄雄,因为炼法轮功三年前在上海“失踪”,至今下落不明。该州的美国议员通过驻北京使馆向中方查询,都无结果。

英国《卫报》报导说,在大连的“尸体工厂”附近,就有劳改营,关押著政治犯和刑事犯,也包括法轮功学员。是否有包括法轮功练习者在内的犯人被非法摘取了器官,至今还是一个谜。但在当今中国道德沦丧、一切向钱看的环境,不应排除劳教所和器官移植医院等为了经济利益而合伙移植器官谋利的可能。

第六,公安警察医院从哪儿拿到的“器官”?

第七,器官移植市场失序的背后是什么?

第八,“治病救人”的概念怎么确定?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