邓敏琳:清还清 有必要用上这种手段吗?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一整晚都无法入睡,不断refresh Facebook。

理智上,我非常清楚,如果清场是无法避免的,现时警察拿着禁制令清场,总好过我们内斗、失掉民意支持、分崩离析,再让警察理所当然地介入。然而,情感上,我实在无法接受一幕幕暴力的画面不断在眼前掠过。

清还清,有必要用上这种手段吗?

我曾经和警察朋友讨论过这个问题,他说,当你面前是一群不断前进的市民,你是必须要执法的,不然他们真的会把你推倒。

看了很多短片,大家的情绪都到达临界点,双方都不断指骂对方,分别在于,一方有武器而另一方则手无寸铁。

“你们出来公民抗命,就是犯法,不是已预计要承受这些吗?不要说你们是和平示威,没有一场示威是和平的,turn out只要你们存在,都有可能威胁到现状,这么多人聚集在一起,只要其中一个带头乱,后果就不堪设想。”

okay 你可以清场,但有必要用上这种手段吗?

但,我口说和平也没用,看直播,现场总有后排的人说要冲要冲,不断推前面的人,前面的人一向前,警察就手起棍落,三扒两拨把伞夺去。但现场有中学生、有老人家、有很多身体不甚硬朗的人,很多人未必想冲,但被后方一推一迫,又或是被警察一呼一喝,他们没有选择。

应该有其他方法吧?应该有其他方法清场而不令市民受这么严重的伤害吧?
现在摆明是杀得性起不断打呀!怕被别人数放了多少催泪弹,所以才不断喷催泪水剂吗?你估真的喷水吗?都是会伤害身体的呀。

你说你们在工作、在执法。

前线记者不也在工作吗?为什么正在工作的人会被控袭警?工程师担梯等于你们带警棍呀!东方摄记黑夜拍照当然要用闪光灯,为什么要被抄下个人资料?

我读新传,我从来没有想过,在香港当记者,会像上战场一样,而我忙着whatsapp朋友,问你们在现场吗要好好保护自己呀。我看着画面哭,大家都是打份工嘛,记者的命特别贱吗?为什么你们可以这样对记者?

我不想憎恨警察,虽然前线警察做了很过分的事,但最错的人一定是落order的人,而梁振英和林郑月娥都离港放假了。前线警察,你们不断OT不能放假,但你们的上司活得相当不错呀!而且,他们不会保护你们,你们以为他们真的当你们是手足吗?会揽你们上身吗?928那87个催泪弹,他们还不是把一切责任卸在你们身上?

手足?你们真正的手足,除了身旁穿着制服的同僚,为什么不可以是眼前的市民?那个在下雨时会帮你撑伞的市民?那个帮你争取普选的市民?

为什么要把我们迫至对立面非得要见血才可?

而且,见了血,市民只会更不愿退场。其实政府是想见到这局面吧?这晚我只见到红蚂蚁斗黑蚂蚁,谁都没有胜利,真正笑的人,根本不在现场,甚至不在香港

文章来源:独立媒体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