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拘押的期间 清楚了解文明与野蛮的界线

在警署,所有警察都是不用讲道理:时而叫人手放后面,时而叫你手放两边,免得手藏禁品。基本上,在他们眼中,尊重的意思就是服从。在等候警方程序期间,我只是微微交叉双脚,却遭到警察喝止“翘咩脚?放低”!我问他翘脚有什么问题,他竟然叫会踢到旁边的人,而且不尊重他。另一次则是一名警员无故大叫“吊你老母”,并指我未有袋好文件,妨碍他拍照,我只回应他一句“无你咁醒嘛”,他竟然尝试动武,在场另一个警员则叫在场其他“犯人”拎转面,不欲其他人监察警方的行动。

可见,在警署,基本上所有对警察的约束都无存在,只要没有录影或者表面伤痕,他们可以做尽一切卑劣的行为。他们尝试令你每一寸的行动都受控制,而不需要讲理由,亦不会与你沟通。他们害怕沟通,害怕思考,因为他们认为命令是不容置疑,更怕自己动摇。

我相信,这就是文明与野蛮的分水岭。为了争取民主,香港人参与合法示威,公投,商讨日,尝试以不同形式说服别人。面对不理性,不愿意沟通的政府,被迫以公民抗命的方式争取,但在行动中亦不断强调“why”,而并非只是情绪发泄。可能示威者经常内部分裂,但这更证明了所有参与者依然理性:“点解升级?”“点解自首?”我们每一个人都是就著自己所相信的发声,在平等的基础下发声,而非盲从领袖,或者由情绪带动。但警方放弃思想,一味相信占中者为暴徒,自己的任务就是维持秩序,所以不论打人、辱骂、捉记者都是合理。服从就是唯一标准。

所以,即使被拘留三十多小时,我依然比起警察自由:我能运用理性能力作出道德批判,以行动追随自己的信念,并为此作出牺牲,一切都是自愿的。所以,即使违法公民抗命,甚至参与冲击行为,但都不会受其他人、情绪所控制。但是,警察只能盲目为当权者服务,只怕上司稍有不合意,则人头落地。吾身虽被困,灵魂却自由。所以,我希望所有民主同路人铭记:不要放弃思考,否则我们只会沦为警犬般的野蛮人。共勉之。

最后想告诫政府:群众运动的可怕之处,你不能透过威胁一些所谓领袖就可以消灭这场运动。一般群众没有政治本钱,甚至不会介意别人批评占领运动有什么问题。政府再使用舆论压力,顶多令所谓领头人物却步,基本上对于一般民众不能施加压力。无论是好是坏,这就是今天的事实。所以一个负责任的政府应该正视这个问题,确实回应诉求,否则任三子双学点叫人退场,都系无意义的。

文章来源:独立媒体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