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季青就是中共中南海高官们的提款机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今天看到你们报导四季青镇西郊汽配城商户12月15日游行抗议的报导。其实,我想说,四季青镇作为中共中南海高官们的提款机,相关事件历年来层出不穷,屡见不鲜,但却鲜有任何报导流出,包括近几年的微博等自媒体上,都被严密的封杀了。其根本原因就在于,四季青镇那根深蒂固“直达天听”的黑色能量。

四季青镇,原为四季青公社,在全中国都非常罕见的“一级结算”制农业公社,早在58年成立时,就不以土地和农民入社的股金作为“集体农业经济”的分红标准,而仅仅以“参加公社集体劳动”作为“公社”“社员”们获得“集体资产收益”分配的唯一依据。这一全国少有的,以“人民公社”之名,直接剥夺农民生产资料和私有财产,尤其是农民土地的“制度”,是今天四季青诸多隐患和恶制度的根源所在。

1999年,北京开始推行“绿化隔离带建设”工程,从此,四季青镇的肥肉终于完整的出锅、装盘、色香味俱全的托到了中南海高官们的餐桌上。

1999年,四季青镇还叫“四季青乡”。因为建立“人民公社”的时候,农民入社的土地和股金就不作为农民获得分红收益的依据,所以,整个四季青的“农民集体土地”自然就成了中共高官们的“私享盛宴”——谁没钱了都能来四季青画个圈圈,圈块土地去卖钱——贾庆林圈走了紧邻西郊汽配城的兰靛厂“世纪城”、黄菊吴邦国圈走了宝山的“锦绣大地”、周永康圈去了玉泉山南麓的“玉泉慧谷”和“北坞嘉园”……从1999年北京市第一个“绿化隔离带建设”文件开始,到2009年最后一个“绿化隔离带建设”文件发布,短短10年,55个绿化隔离带建设相关文件,整个四季青,从“乡”转“镇”,以“小城镇建设模范”、“城乡一体化建设示范”、“城镇化建设先进”之名,四季青整个成了闻名全国的“北京西郊别墅区”!

而与此相对应的是,农民的土地大肆被掠夺、集体资产大量流失,农民生活水深火热。

四季青西山地区,“溪山嘉园”和“溪山美术馆”项目,净地价从1万7飙升到3万5,而配套建设的“西山新村”,拆迁补偿却只有2700-3500/平米,还没有任何房产手续,很多被迫上楼的农民,拆迁、买新楼甚至是倒贴钱的。还是西山地区,巨山拆迁时,拆迁价只给做价到3000多一点,但在巨山村和原来的集体猪场、鸡场的地块上建设起来的“燕西台”,楼面价格却超过6万/平米!“中间建筑”是原北京市长刘琪的侄子圈去的地,打得名号和立项项目是“文化创意产业园”,其实却是建别墅盖。占的是集体农耕地,没任何拆迁腾退费用,别墅楼面价却从最初的1万7/平米飙升到2万5/平米。

因为四季青的土地价值高,圈钱快,成本低,所以近十几年,中南海的高官们在四季青圈地都圈疯了!四季青的强拆恶性事件年年都有,但却都被高官没勾结公安警察,黑白通吃的给掩盖掉了。

从北坞拆迁的自焚案,到巨山小区里上访人被杀案,从杜家坟黑拆,到普安店许刚抗强拆杀死黑保安,再到魏家村抗强拆群殴,四季青的民众那真可谓是在拿生命抗争!但黑暗的制度和贪得无厌的官员,却把一切一切都给掩盖了下来。

单来数一数2014年四季青涌现的抗暴反贪腐事件吧——3月,香山村百余村民抗强拆集体上访;4月,普安店许刚抗黑拆捅杀黑保安、5月,中建宿舍职工及家属抗议逼迁短水电集体上访;6月,四海桥市百余商户抗议拆迁不给安置集体上访;7月,魏家村被黑拆的住户和被用地下室作为给拆迁户安置房的住户集体上访到了全国人大、国务院法制办;8月开始,全四季青的民众听闻北京市的纪检巡视组下到四季青查贪腐都开始欢欣鼓舞,结果到9月初,听到的却是“四季青平安过关”的消息,于是,群众愤怒了,9月2日几百人冒雨到四季青镇集体上访,喊口号、拉横幅。谁成想,9月3日,四个行政村的四名村民就被以“煽动”“聚众”等罪名抓捕并刑事拘留!10月16日,有四季青访民去海淀区政府拉横幅下跪请愿;11月,面对四季青镇的无耻无赖,北京市和海淀区政府的包庇纵容,有四季青访民连续去中南海新华门拉横幅抗议、下跪请愿,被抓捕拘留。

今年10月到11月期间,连四季青镇横跨在四环路上的人行过街桥上都站着便衣保安,整个北京和中央都知道四季青民怨沸腾,却根本没人管四季青民众的死活!

现在,12月,四季青下属集体企业,西郊汽配城的商户们起来抗暴了!

我们四季青的民众,多年来,最痛苦的就是,四季青的事,所有媒体都不报导,而且,四季青三个字,根本就是所有媒体避之唯恐避的敏感字!在中共的首都,离中南海红墙30几公里的地方,就有这样的法外飞地。所以,四季青的民众最清醒——狗屁的“依法治国”,那是“治”老百姓的!狗屁的“中国梦”,那是忽悠老百姓的“黄粱梦”!

四季青百姓几代人当牛做马,完全就是中共高官们的家奴,如今,世世代代都要被他们敲骨吸髓!而且还是子孙都不得翻身的!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