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忌:俄国卢布崩盘对中国的启示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这几日中国官方传媒开始预先“消毒”,纷纷报导“人民币可能出现5年来首次年度下跌”,报导把矛头指向“全球宏观经济背景”云云,实际上不单止是经济,更正如中国共产党的每一项行为,都是政治。

诚然,这几年中国人民币的升幅,是建基于美元的弱势之上,而美元的弱势正是美国联储局以 Quantitative Easing 即印银纸所做成,因此国际资金逃离美国,买所谓“新兴国家”包括中国的货币及其产品;外来资金涌入而造成泡沫市场,就很容易突然爆破而引发金融海啸,甚而引起政治危机。

但中国最特别的因素,就是国家的政权,是完全建设在这纸上的繁荣以上的;中国之所以可以严格控制十三亿人,包括在西藏、新疆、香港以至台湾大量以钱维稳,甚至买起港、台以至国际的传媒以至其他企业,靠的就是这个表面繁荣的财富,以及那些亏空公款的暴发户胡乱挥霍;一旦中国的经济引擎出现故障,这个政权将无法维持下去,而出现内部争权夺利的危机,然后在内斗的覆亡。

早几年俄罗斯的富豪,以至石油致富的资金,不是在西方各国不断挥霍吗?好几位俄国油王,在欧洲购买豪宅以至买球队;中国把普京吹捧到上天,甚至在发动侵略各国的战争时也不离不弃;欧美各国因为俄国入侵乌克兰,占领克里米亚发动经济制裁,由中共的传媒以至中国人民,普遍深信这是没有用的,相信所谓“经济制裁”不过是纸老虎,只是徒劳无功的表态,然而真相就是,当欧洲和美国开始认真起来时,俄罗斯就抵挡不住了,卢布崩盘造成雪崩效应,俄罗斯人纷纷开车去邻国买汽油,前苏联时代货架一空以至排队购物的危机一夜回来,这种日子今日的中国人过得了吗?

无论今日的俄罗斯,以至今日的中国,都不再是邻国金正恩那个“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全面锁国的国家,一旦面临制裁与封锁,经济上的影响即可威胁国家的政权,特别是凭借党国特权“先富起来”的中共权贵,他们将会在制裁之中首先“活不下去”;今日的世界,就有如1930 年代的大萧条以后的世界,老牌民主国家在经济金融风暴下未见复苏,而新兴的军国主义强国则虎视眈眈,自信满满打算挑战国际秩序;然而这些所谓“新兴”的强国要不把先改革内部体制,达至内部的全面均富,要不就把人民的注意力放到国家外部,以军国主义发动侵略战争去减轻内部的压力。

克里米亚于俄罗斯,就有如钓鱼台等于中国,是一种透过民族主义转移内部压力的民粹手段,然而如果真的挑战国际秩序,俄罗斯卢布崩盘就是一个例子,说明西方的经济制裁亦可以随时再临中国,而今日的中国可不是1989年的那一个,是绝对经不起西方制裁的,这就是中共常有金正恩般大吵大闹,面对日本、美国认真起来时,却有如死狗的真相。

对那些自以为“爱国不爱党”的人,在上述的问题立即进退失据,是应该支持西方的制裁,还是要支持中国的民族主义,幻想政治与经济可以脱勾呢?要对外国说不呢?这就是最好的例子,说明所谓“爱国不爱党”,仍然为中共所利用,作为统战的工具。

--原载自由亚洲电台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