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克强严指踩踏是人祸 超千万网民吁杨雄辞职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2015年1月19日讯】 (新唐人记者唐迪综合报导)上海民众自发迎新年活动中发生至少造成36人死亡49人受伤的严重踩踏事件以来,外界对上海市委、市政府、公安局以及上海黄浦区公安分局的问责之声就持续不断。近日,有香港杂志发文披露,中共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在事件发生后,曾严词批评韩正、杨雄等上海市委、市政府的官员,称这起事件是“人祸”,是“严重渎职”。同时,中国民间的舆论促上海市长杨雄辞职的呼声也甚为强烈。

李克强严指踩踏是上海官员渎职造成的人祸

2014年12月31日晚11点35分左右,上海外滩陈毅广场发生了震惊海内外踩踏惨案,导致八十多人伤亡。

事件发生后,还内外舆论都在谴责上海市官员和相关职能部门的失职。舆论普遍认为,这起严重踩踏事件属于可预料、可防范的范畴,上海市当局却没有做到有效防范,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

而上海市委市政府的高官们在这起惨剧发生后,只是一味强调人群的集聚是“自发的”,并强力封锁或控制事件相关讯息的传播,却始终没有一个官员主动出面向公众表示道歉或公开承担责任。

近日,香港《动向》杂志2005年1月2月合刊发文披露,在韩正、杨雄等上海市官员就此事件向中共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做汇报后,李克强直接批评他们说:“看了事件发生场面,听了你的报告,对惨剧发生是不可理解、不可原谅。是人为严重渎职造成惨剧,是人祸。发生了不该发生的惨剧,完全可以预防会发生的惨剧,从专业上是犯了一个低级错误,造成损害,影响极大。日后会反映出来,事件对市委市政府、对中央都会有沉重的压力。”

文章表示,李克强的上述指责是有根据的。

据称,中共公安和安全的内部条例中的有关规定显示:凡室外群体性聚会、集会、庆祝等活动,当地用以维持秩序的警力配备为千分之八以上。而上海市警方宣称,迎新活动开始前,他们预测外滩人流为十万至十五万,故起初只部署了八百名警员到现场执勤。直到当晚十时,公安监控中心已掌握人流迅速上升至三十余万,而且人群主要集中于陈毅广场一带后,警方才又增派了四百五十名警力,但广场已开始失控。

报导称,整个外滩官场总面积二十六万平方米,饱和容纳三十万人。但当天人群达一百万至一百一十万人。在整整五个小时过程中,控制中心没有下达任何指令管制人流进入,分流入群走出,截止人流等措施。市政府、市公安局的正规记录显示是清一色的“正常”报告。直至11点35分左右台阶上发生踩踏事件时,尽管在场警员拚命叫喊:“往后退,往后退,不要往前涌”但人群任然按惯性往前涌来。幸亏在场青年自动担负起警员职责,总算阻止和分流部分人群,但已有八十多人伤亡。

海外内外舆论促问责 上千万网民吁杨雄引咎辞职

惨剧发生后,一周之内,上海及全国各地有一千一百多万网民呼吁敦促上海市长杨雄引咎辞职,体现问责制精神。

1月6日下午,在中共召开的安全生产电视电话会议上,中共副总理马凯公开称,上海踩踏事件“社会影响极其恶劣”。有分析认为,这是中共高层官员首度公开批评上海踩踏事故,显示北京当局将就上海踩踏事件严厉问责,或引发上海市官场的大震荡。舆论普遍认为,上海市市长杨雄很可能因此下台,而委书记韩正和则可能被追究相关领导责任。

时政评论员夏小强表示,中共副总理马凯对上海踩踏事件的发言,用词严厉,在此前同类事件中较罕见。这样的定调释放了上海市政府要对事故负全部责任的信息。因此对上海踩踏惨剧责任的追究,绝非只有上海黄浦区委书记、区长和市公安局长下台那样简单,上海市委书记韩正和市长杨雄,很大可能也将会被追究责任。

曾有居住在外滩附近的居民接受外媒采访时表示:“在主要节假日的时候,想要去外滩的观景台总是会受到限制的,这是我们大家都知道的事情。但这回完全开放。”这位害怕遭到报复而不愿意透露姓名的上海市民说:“你(市政府)怎么能让这么大的人流从两个方向走这个楼梯呢?”

上海外滩踩踏事件发生后,新唐人电视台评论员横河先生曾于1月4日接受《希望之声》的采访,分析这起事件的性质及其后果。他认为,这件事情本身是可预料而且可防范结果却没有防范住的“人祸”,上海市政府和韩正应该负主要责任,甚至负全部责任。

他分析:上海市警方以“今年没有活动”为理由来解释当局没有在事发当天进行交通管制等防范措施。但在一个预期有30万人次的地点,同一个时间预期民众会来的地方,当局没有采取有效措施来应对可能出现的紧急情况,部署的警力也明显不足。而且踩踏事件发生在观景台和陈毅公园的台阶上,因为上面的人看到没有灯光活动,往下走;而底下的人还想上去看灯光,导致人群发生的挤压。也就是说,发生大规模挤压是因为灯光秀有和没有造成的,所以主办方是有责任的。

横河说:“对于不同地方的人群聚集,应该有不同的应急方案,重视的程度、应急的方案,这一套一套都应该有的。既然你把那个地方灯光秀当成上海人过新年的标志性地点的话,当然应该有一套应变措施。没有大批警力在那里疏散,而且没有封路,这些都跟民众的素质没有关系,实际上是跟官场的素质有关系。所以我倒认为事故的原因是因为中共官场素质低下造成的。”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