谈玉搢:比砍头杀戮更狠毒的兽性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这个世界总是以各种方式牵动人心。虽然媒体报导的战事和灾难从未停止过,但台湾坠机、IS人质、法国杂志枪击,到惊人的纽约致命火车相撞,更给人带来意外的惊愕与悲伤。即使身不在其中,但屏幕上痛彻心肺颓然倒地的一张张面容,让有着同样脆弱生命的我们,不得不在万物生长而又充满生命力的春天来临之际,接受他们离开这美丽世界的事实。生命如此可贵,亲缘如此难得,但总是有吞噬生命的怪兽,于幽暗中掩藏行踪,捕食行走中的人群。

其实,这个世界中的暴行从未断绝过。近代历史中最为人类熟悉的暴行之一,纳粹对犹太人大屠杀,是战争中由纳粹德国国家主导的系统化种族灭绝行动,共有600万犹太人遭到屠杀。居住在欧洲的900万犹太人,2/3死于这场屠杀,其中的一半是妇女和儿童。在奴役和集中营幸存下来的人,最后被送进了毒气室。由于所有的德军组织都参与了相关后勤,第三帝国后来被学者称为“种族灭绝之国”。

到了现今,国际社会的基本格局是在以和平斡旋来解决或缓解可能导致战争危机的各种问题。如果突兀的出现中世纪式残忍的砍头杀戮方式,这个世界肯定在震惊之余必会做出强烈反应。就是这种组织的族人也会愤怒,容不得这样的暴行。这几天发生在中东的不就是这样的场景吗?

但是,另外一种对人生命残害的方式却很能让人麻木不仁,并对之长期忽视。可能的原因就是这种残暴“不仅杀其身,更要毁其魂”。你看,这种暴行的一个代表概括就是“死一个人,是个悲剧;死1000万人只是一个数字。”说这句话的斯大林的所作所为,其实还是远远逊于在和平年代夺走8000多万生命的那个集团,也就是他们曾一手建立的“苏共远东支部”。

在中国作家郑义的报告文学《红色纪念碑》中,可以阅读到以下惊人的片段:“我印象非常强烈的是武宣中学老师和校长被吃掉了。武宣中学还不是当地的普通中学,而是地区的重点中学,是一个非常好的学校。在学校里面批斗老师,殴打老师,然后把老师弄到河边去剖腹,还不自己动手,而是用枪逼着其他的批斗对象去做。有一个老师,被拿枪逼着去挖心肝,这个老师一拿起刀就昏了。这种超级残忍有多严重。

然后这些学生把老师的心肝用枪捅著,拿到校园里,用两块砖去烤著吃。我当年去的时候,他们还带着我去看了那些烤人肉的现场。这样使你对人类心灵中的黑暗有一个非常震惊的认识,就是说是什么样的东西可以把人类心灵中已经封存了很长时间的残忍又调动出来,要知道这些人不是土匪惯犯,而是普通的学生……”

这种可怕的景象,很多人要么拒绝相信,要么给始作俑者找理由说只是“文革”全国失控中的一个意外插曲。但不可否认的是,这样的情形如果存在的话,其不可能是人的行为,只能说是这些人已兽性化。曾经善化和感召了几乎整个亚洲的文明古国,历经几十年之劫,礼仪之邦的人就被某个集团以兽性污染了心灵,打造出的兽性取代了人应有的本质,我们现在社会上的种种奇闻不就证实了这一点吗?

大家可能关注过几年前的“小悦悦事件”。睁着眼开车的一个司机,竟然让人目瞪口呆的接连两次开车碾压小童。之后录像显示,行人绕过孤零零躺倒的孩子,甚至像没什么都没看到似的昂首走过!在小悦悦两次被压之后的5分多钟里,有10位路人经过,但最多也只是看了看地上的孩子,甚至没人打个报警电话。一直到第19位路人,一个捡垃圾的妇女才把孩子抱起。此事件在国际上亦引发了“为什么中国人现在都不愿意救助他人”的质问。是啊,我们那个那个曾经万国来朝、文明载世的礼仪之邦的人性上哪里去了?!

发生在中华大地之上的毒食品泛滥、环境恶化、人心不古的颓势,确有发生逆转的机会。九十年代,以提升道德为修炼前提的法轮功的传出,让当时的媒体有相当数量的人心向善、做好事回馈社会的报导。这些报导对象,很多是这个功法的修炼人。为什么在短短7年内,有一亿国人走入提高道德修为的行列,一个很大的原因就是对人性的修复,这一亿人迅速成为中华大地人心回升的最主要带动力量。其对心灵的净化不仅能被有中华文化背景的人群感受到,在世界上得到的赞誉也随处可见。我们现在居住的加拿大,多位联邦政府部长和国会议员,代表加拿大政府颂扬法轮大法“真、善、忍”法理,感谢法轮功修炼者在全世界范围和加拿大传播实践“真、善、忍”的美好使整个社会受益,感谢法轮功修炼者在中共镇压面前表现出的坚韧不拔和对人性尊严的不懈追求。

与之相强烈对比的是,在中共高层非常了解法轮功弘扬世界的情况下,依然在继续那种见不得人的镇压。不妨我们来看一些正发生在辽宁女子监狱的例子。以下这些法轮功学员都是真名实姓,她们受到的非人道迫害与纳粹集中营中的囚犯以及IS组织手中的人质的待遇相比有何不同?

李静,丹东振兴区法院以假口供、假笔录非法判三年零六个月。酷刑和药物摧残导致体内大出血,目前拒绝其保外就医。

刘品彤,强迫超负荷劳役、罚站、剥夺睡眠、捆床上多日导致内出血后,继续以罚整日坐带刺儿的凳子、不让洗漱、不让上厕所,不让睡觉、暴力摧残、人格侮辱等折磨使其虚弱如皮包骨。长期捆绑在床令四肢肿胀,肾脏受损严重,已说不出话,拒绝其保外就医。

郭运兰,辽宁东港法院于二零一三年八月以捏造事实与罪名诬判三年,在不提供家属判决书情况下送入监狱。被迫害至脑梗偏瘫,监狱却不许律师会见。

滕秀玲,与以上情况类似,生命垂危,监狱不准其保外就医。

看到此新闻后,笔者尝试打电话至辽宁女监,所试号码皆回答“此号码不存在,请查后再播”。不知是否行恶者素来害怕曝光于关注?IS组织的砍头杀手不就是非要黑布蒙面吗?其实这些所谓的国家机构中的人员更容易被人锁定。自古酷吏下场皆惨,不知这些在“政府”名册中登记的狱吏是否想到这点?很多谈及此事的熟人也感叹,在法轮功真相大白于天下之时,靠短暂的电话设置就真的能让这些狱吏们安然逃脱么?中华民族自古有“以仁治天下“的情怀。在历代所遭遇的所有外族入侵及内乱分裂中,这种民族的文化与精神从没被摧毁过。然而,在过去的60多年中,我们的民族精神就和中国的山河一样几乎被破坏殆尽。此统治集团的一大“创造”就是培养出一大批没有人性的各级狱吏。在这个社会上,一些起码的人性做法往往被当作异类。这个结果就是来源于统治者对人性的排斥,这种统治和人真正应有的精神信仰是毫不相容的。有人说中共在变好,比如它也在宣传道德与传统。既然这样,它是不是能立即停止对信仰的迫害,并且能让国人充分了解身边发生各种事情的真相?它不敢这样做的话,就和它之前几十年造成数千万人非正常死亡的那个中共没什么两样。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