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翰烽:“官二代”身份帮了副秘书长多少忙?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51岁,对一个正厅级干部来说正是大有作为的时候。不过景照辉没机会了。6月9日14点58分,河南省纪委发布消息,经河南省委批准,河南省政府副秘书长、办公厅党组成员景照辉(正厅级)涉嫌严重违纪,目前正接受组织调查。这距离他履职为省政府副秘书长仅一年半时间。(北京青年报2015年6月10日)

对于景照辉而言,有一个值得关注的点在于,其是个“官二代”;而且其父亲曾经在15年前落马。

据知情人士告诉政知圈小编,景照辉是个“官二代”,其父亲景献琢曾在信阳从政,还是河南省著名书法家。景照辉是景献琢的大儿子。但是在景照辉事业处于上升通道时,父亲“出事”了。

新华社2000年4月13日曾播发消息,河南省信阳市人大常委会主任、党组书记景献琢因严重违法违纪问题,受到严肃查处。《中国监察》同年8月,也曾以《荒唐人大主任竟然如此捞钱──信阳市原人大主任景献琢违纪违法案实录》做过报道。

看看景照辉的简历,他1964年出生于河南长垣,曾先后在郑州大学法学系和清华大学公共管理学院公共管理专业求学。21岁大学毕业,23岁任乡党委书记,27岁任副县长,景照辉一路“官运亨通”。但在2003年6月到2013年12月的十年多时间里,景照辉进入“象牙塔”在河南省高校任职。

按照这个简历的轨迹,我们来看看景照辉的“官二代”身份,究竟发挥了多大的作用。

应该说,23岁,刚刚毕业2年就能当上乡党委书记,这没有一定的、特殊的才能和本事,恐怕是很难的,不过,景照辉实现了,从毕业的1985年开始,仅仅两年多时间,就先后任范县孟楼乡政府干事、党委秘书、党委副书记、纪委书记、范县团县委副书记、范县孟楼乡党委书记等6个职位。

紧接着,党委书记当了4年时间,27岁就提拔到了副县长;不到5年时间,也就是32岁那年1996年,就当上了县长。即使在父亲2000年“出事”之后,依然没有影响其仕途,仍然在2002年时当上了信阳市淮滨县委书记,这是他父亲曾经从政过的地方。后来又辗转3个高校任职,并相继担任了黄淮学院院长、党委书记,教育部还曾将黄淮学院作为典型予以宣传推广。

从这个简历至少可以看出,景照辉的仕途是一路亨通的,尤其是在40岁之前的那一段时间,23岁任乡党委书记、27岁任副县长、32岁任县长、38岁任县委书记,跨越的步伐几乎没有停歇。而在这一段时间里,其父亲的从政地位对其有没有多大的帮助和影响呢。

还有一个细节值得一提,那就是景照辉的腐败问题出在哪个职位上。据政知圈小编从一名接近河南官场的人士处获悉,景照辉的落马很可能与其在黄淮学院任职期间学院旧址用地被开发一事有关,并且很可能与河南省驻马店市委书记刘国庆落马有联系。

也就是说,景的出事可能是在其父亲“出事”之后的事。那么,当年父亲“出事”时有没有牵连到自己的儿子?如果没有牵连的话,那么他就应该要吸取父亲“出事”的教训,可是为什么却仍然没能坚守住,滑向了腐败的深渊?

还有一个问题,为什么父亲“出事”后仍未影响到景照辉的升迁?这究竟是景照辉的个人能力很不错,也没有任何廉洁方面的问题,靠的就是自身努力的结果,还是父亲有可能存在的“权力余威”和“人脉关系”等等。亦或是还有其它方面的什么原因呢?

近来有媒体梳理了一些落马官员出狱后的情况,其中,有的官员出狱后仍收到行贿人的“补偿款”、“压惊费”。这些贪官的能量究竟几何,竟能如此“呼风唤雨”?究其原因,一方面,官员权力的余威仍在。另一方面,权力期权化作祟。官员即便落马,虽不能再进入权力圈,但入狱前在权力圈所打造的人脉资源并未完全终结,所积攒的人情关系也没有彻底绝缘。

可以想见,官员的权力有多大。也难怪人们对于“官二代”的关注,为什么就那么顺风顺水?这些现象的背后,究竟有没有权力之手的运作,也许不会有一个调查的结果,但却值得深思。

文章来源:作者博客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