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委要求撤案 9大学涨学费遭批黑箱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2015年7月16讯】据大纪元电子报7月16日的报导,日前教育部公布台湾科技大学、台北科技大学、宜兰大学等9所学校将调涨学杂费,申请学校数创历年新高。不过立委陈亭妃表示,学杂费审议小组共15人,但家长和学生代表仅占5位,其他都是教育部、校方代表,即便学生家长如何反对调涨学费,也无法影响审核结果,审议小组形同为教育部背书;且面对社会质疑,教育部却不愿公开审查记录、结论与参与名单,根本是黑箱决策,要求教育部应撤回学费调涨案。

日前教育部核定大叶大学、实践大学、桃园创新技术学院、景文科技大学、中华科大、正修科技大学、国立宜兰大学、国立台湾科技大学、国立台北科技大学等9校调涨学费案,涨幅从1.89%到2.5%,其中以正修科技大学每学期调涨1,300元最多。对此,陈亭妃15日召开记者会,批评教育部黑箱决定调涨大学学杂费,应立即退回涨学费案。

学杂费审议小组成员、全国教师工会总联合会理事长张旭政表示,在审议会议上,家长、学生及教师代表仅有5人,其余10人都是教育部聘请的专家学者和教育部代表,当天教育部也告知审议结果只会提供部里参考,“要不要涨、涨多少,还是部长权责”;因此即便他不断反对,仍无法撼动审议结果。

反教育商品化联盟代表吴昭儒则质疑调涨学费的正当性,他表示,今年教育部通过9所大专院校学杂费调涨案,其中部分学校是有盈余的,大叶大学盈余8千多万,但全校的弱势生占了四成;实践大学的盈余也有1亿3千多万,但全校就学贷款人数却高达9千多人。

学生:看不到审议小组公平性

吴昭儒更爆料,一名不愿具名的审查委员透露,15名审查委员中有的是私校协进会委员,更有1位是此次通过涨学费的实践大学校长陈振贵;实践大学的学生巫馥彤则说,校内做过问卷调查、公听会,不赞成调涨学费的学生高达八成,而要涨学费的校长竟能在审议会上,决定自己学校要不要涨学费,这是“球员兼裁判”,让人看不到审议小组的公平性。

陈亭妃表示,为了求证,她行文到教育部要求提供审议小组名单,却被以《政府资讯公开法》为由不予提供。陈亭妃批评,《政府资讯公开法》第六条规定,“与人民权益攸关之施政、措施及其他有关之政府资讯,以主动公开为原则,并应适时为之”,而调涨学费明显攸关人民权益,“凭什么拒绝公开?”她呼吁教育部长吴思华,既然敢涨学费,就要勇于面对质疑。

对于陈振贵是否为审议小组成员?实践大学主任秘书胡宝麟回应,就他所知校长不在审议小组内,校方是接到教育部通知后,才知道通过调涨学费;教育部则说,大专学杂费调整过程均依法办理,且审议结果是按照审议会决定,并非教育部的决策。

(责任编辑:刘畅)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