辛灏年:抗日战略(4):敌后抗战也是国军打的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3. 敌后抗战也是国军打的

可是,大家要知道啊,我今天要讲的一个重点在这儿:现在,大家都在说“正面抗战是国军打的”,甚至于共产党也说“正面抗战是国军打的”,因为胡锦涛说了这句话,所以——他后来反悔了,我不说啊——那么白先勇,就是白崇禧的儿子,白先勇对吧,他干什么呢?他现在是动不动周游在海外、大陆、台湾,到处宣传他的桂系、他的父亲是多么的伟大和正确,处处都讲蒋介石是多么的无能、没有本事。对吧?桂系嘛,我刚才讲过了嘛,他们对蒋先生天生的那股嫉妒嘛。是吧?这当然啦,儿子说老子好话,可以理解,但儿子为了老子,把别人骂得一塌糊涂,那就不可以理解了,因为你还得尊重客观的历史事实嘛,对不对?我看他现在是想做李敖第二,可是他不知道,李敖在中国大陆已经臭到什么地步,被大陆人民称为“从台湾来的一条中共走狗”。我希望白先生要注意这一点,不要到处为共产党讲话。这次他又讲话了,刚才我忘了说,他说什么?“共产党已经越来越接近抗战的真实了,已经承认正面战场是国军打的了,虽然还有一些保守,所以,在这样一个情况下,我们可以认识到,共产党在抗战当中所表现出来的勇气和力量。”我今天没有讲中共的抗日战略,我也不便去驳他,我想我在纽约的时候会把他这个结论彻底驳掉的。因为,他今天讲这个话,无非是想去大陆嘛,到大陆有红地毯嘛,有宾馆住嘛,都是免费的,到处可以走。这些台湾朋友太多啦。我只劝这些朋友注意一点,共产党的酒不好喝,共产党的红地毯不好走,吃人家嘴短,拿人家手短。我们因为蒋宋所谓“四大家族”的后人们,他们拿了共产党的地,要回了自己原来在大陆的房子,现在天天为共产党张目,天天帮共产党讲话,完全丧失了他们父辈的意志。好,这是多余的话。

所以,我在研究的过程当中,就发现二期作战最重要的要向大家说明一点:如果说在一期作战当中游击战已经表现出了它的功能的话,那么在二期作战当中,游击战所表现出的功能,今天终于要大白于天下了。我们中国大陆的学者,我们大陆的民间学者,从1991年以来,开始对国民党的敌后战场进行了深入的研究,开始对国军的敌后游击战进行了深入的研究。其中很杰出者,有孙挺信先生,他写了一本叫《国民党敌后抗日游击军》,是西南交大出版社出版的,这本书详细的论述了国军是怎样在在敌后打游击,用正规军来打游击,配合主战场,消灭后方的敌人所建立的功勋。中国社会科学院——我原来以为他们都是共产党的笔杆子、都是共产党的御用文人、御用学者,没想到也出了洪小夏这样的教授,他写了一篇文章叫《国民党的敌后游击战》,将国民党的敌后游击战非常清楚的整理出了一片长篇大制,你看了以后,你才感觉到原来敌后的战场也是国民党打的呀。还有华钟先生,还有行易先生,还有韩信夫先生,他们对国军敌后游击战的研究上都获得了很大的成果,在中国大陆产生了极其广泛的影响。我不是开始就说过嘛,没有大陆的反思运动中对于抗战的研究和它的成果,我今天这场讲演是讲不出来的。我这是心里话。

所以,研究的结果是什么?结果得了这么一个结论。什么结论呢?抗战有正面战场是国军打的,抗战还有敌后战场,共产党说是它打的,这是一个历史的大误会呀。为什么呢?国军的战场不仅在敌前,也在敌后。大家想一想,“敌前”和“敌后”才是呼应的嘛。那么“正面”和什么呼应呢?“正面”和“负面”才是呼应的嘛。我在研究过程当中发现,不但有抗日的“正面战场”,还有抗日的“负面战场”。“负面战场”在哪里?正面战场里面没有“负面战场”,都是由国军打的;“负面战场”在敌后。敌后有两个游击队,一个游击队——一个游击军啊,国军叫游击军,游击军打日寇。你们知道,国军在敌后的游击军的总数,是八路军、新四军他们全部在敌后——八路军、新四军全部中共军队的两点六三倍。这是我们大陆学者提供的数据。

我研究的东西,研究抗战史、民国史,从不看台湾著作,我只看毛泽东著作、中共中央文献和我们大陆学者的研究成果。这样大陆人讲出来的大家更相信嘛。不然的话你说你听国民党怎么说抗战的,你就说国民党如何抗战,人家说你国民党走狗、你专门帮国民党讲话。对不对?那现在现在已经不存在这个问题了,是吧?所以我就觉得,在这个过程当中,我们要认识到,在敌后有“正面战场”,也有“负面战场”,“正面战场”就是国军打日军,它是共产党所有军队的两点六三倍,它打击日军的次数是中共在抗战期间所有作战次数的四百零二倍。所以在敌后的战场里面有“正面战场”也有“负面战场”,“正面战场”,敌后的“正面战场”,还是国民党军队打的。

而敌后的“负面战场”,就是那个专打国军,不打日军,游击扩张夺地、抢地盘的共产党打的。我在下面,我在纽约的时候,会详细的讲清楚这个问题。将来朋友们有兴趣的话,很快就上到YouTube上去,大家就可以看到。所以,敌后的游击战,今天大陆人民认为敌后的游击战是国军打的,不是共产党打的,因为,打日本才叫打啊,不打日本打友军,那不叫抗日啊。是不是?

国军敌后游击战的辉煌业绩

所以,国军的游击战,既然有这样一个状况,那么我们就来讨论一下,为什么国军能在敌后游击战中取得这么大的成果。那么,首先,蒋介石先生本人就有游击战的思想,抗战伊始的时候,就是刚刚爆发,他就说过一句话,他说:我军的敌后游击战是对我军的正面战场的支持和配合。整个八年抗战,实践了他的这一句话。到了南京失陷后十天,蒋先生又说了一句话,说:中国的抗日战争最主要的战场在农村,最主要的战略是游击战,我们要在广大的农村地区开展我军的游击战,消灭敌人、消耗敌人、拖住敌人,配合正面战场的大战役、大会战。1938年的12月25号,在第一次南岳军事会议上,蒋先生说了一句话:政治高于军事,游击战高于正规战。蒋先生在整个的抗战过程当中不断的向后方派军,在一期战争结束的时候,国家留在敌后游击军的已经有三十个师,在二期大战开始的时候,国军又向敌后派了三十个师。六十个师,相当于六十多万人,还有河北的民军、山东的民军、各地的游击队——各地地方官员自己组织的游击队,比如青岛市长沈鸿烈自己组织了游击军,加起来有一百万。

这一百万国军的敌后军队,游击军们,他们是怎样获得了他们的抗日成就的呢?我刚才讲了第八战区,在第八战区里面,傅作义先生在绥远保持了长期的游击战争,拖住了日本的一部分兵力。在第二战区就是阎锡山的战区里面,阎锡山把第二战区分成七个战区,这七个战区有一个是属于八路军占领的,它不算,其他六个战区全部是在他统一领导下去在敌后打击日军的。徐州会战的时候,阎锡山的六个游击区,拖住了日军五个师团,二十万日军,不敢离开同蒲线一步。他们连铁道线一步都不敢离开,所以才没办法抽兵来支持徐州会战。在第一战区,这个是卫立煌的战区,卫立煌的战区里面,首先冀鲁战区它有一个叫做张阴梧将军,张阴梧上将,他组织了十万河北民军,靠民军呐,他居然能够在1938年彻底的消灭了日军的一个连队,白崇禧先生说这简直是奇迹。也就是说,张阴梧将军领导民兵消灭了日本一个连队。在第一战区,坚守中条山,这是中条山,卫立煌能够在中条山坚持十三次打退日本的进攻。中条山战役,十三次打击日军,有力的配合了我在华北、苏北和华中的作战。到了第四战区,两广战区,是程潜先生作为长官的,第四战区的海南游击队了不起啊,政府没有给一分钱呐,它能够坚持七年抗战,而且正是第四战区的国军游击队打下了日本海军部长,海军大将大角岑生。大角岑生从广州起飞,经过中山,到越南部署南洋的海军作战,居然被我们的国军发现了,我们的国军就用重机枪打他的飞机,居然把它打下来,把他打死了,并且获得了太平洋战争的计划,交给了蒋先生,蒋先生交给了罗斯福,罗斯福感激不已呀。这就是国军游击军打的。另外,国军游击军还打死了另外一个陆军大将,这个陆军大将是在什么地方打死的呢?是在江浙,江浙纵队。江浙纵队居然也是用他们的机关枪,把这个大将乘坐的飞机给打下来了,这位大将也打死了,他叫塚田攻。同时,国军的游击军,还打死了另外一个大将,叫做山县正乡。山县正乡怎么死的呢?山县正乡就是在从安徽经过大别山飞向武汉的时候,在中途被我国军游击队打死的。打下他的飞机,把他打死了。还有日军一个酒井直次中将,他在长沙会战前,他曾经要从湖南往湘桂那边走,跨过一片雷区,所有的日本兵都跨过去了,就是他踩到一颗地雷,一炸而死。他自己在死前曾经说过一句话,他说中国军队根本不堪一击啊,我们走到哪里,哪里就“三光”啊,没想到他还没走到前面就给炸死了。这就是游击战的功劳啊。

我这里还要特别讲一个问题。经过大陆人民的长期反思,终于为戴笠平反。戴笠在中国大陆49年以后就是魔头啊,共产党对戴笠的仇恨,对戴笠的宣传那简直是下三滥之下三滥,它简直是把戴笠讲成了一个魔鬼、一个鬼妖、一个不是人的人。可是我们今天在大陆人民自己的反思当中才知道戴笠先生“生也为国,死也为国”呀,这是章行严在他死的时候给他写的对联。他在淞沪抗战开始的时候,打会战的时候,蒋先生在1937年9月4号发布了一个命令,要成立“苏浙行动委员会”,并附属别动队。戴笠先生秉承蒋介石先生的旨意,建立了别动队,就是苏浙行动委员会的别动队。别动队的成员是什么呢?是国军的军官,是国军的情报官,和在淞沪抗战中打散的国军的力量,以及有热血的青年学生,包括有热血抗战精神的帮会成员,建立了这个别动队。到了1938年5月,这个别动队被正式改名为“军事委员会苏浙特别行动委员会”。然后在“皖南事变”以后,1941年1月,全部回到江浙地区,建立了四大纵队。所以,这个特别委员会在淞沪抗战当中,它的四支队,一千五百人,全部阵亡。这个别动队在江浙一带屡遭新四军的挑衅和进攻,可是,新四军打不过他们,新四军只好从江南退回江北。我说了一句笑话,如果没有戴笠先生的这个四纵队的抗日的游击军,我跟你讲,抗战胜利的那一天,上海、南京是回不到国民政府手里的。所以,戴笠先生所领导的四个纵队,他在整个漫长的抗战时期,他们在江浙一带、在东面战场上所消灭的敌人、所创造的功绩是难以言喻的。我希望朋友们能够上网去查一查,一查就知道,我们大陆人民关于对戴笠的研究,现在出书都是几十本了,大家非常客观的分析了戴笠,认为戴笠是中华民族的英雄,是中华民国的英雄。所以,敌后——国军的敌后游击战,完全是以“正面”战场的姿态出现的。国军的敌后游击战,正恰恰的说明了,不论是敌前还是敌后,都是我国军的“正面”战场。

国军的敌后游击战,只遭遇了一个可怕的敌人。这个可怕的敌人,把冀鲁战区的国军,全部消灭的消灭,打跑的打跑了,把苏中战区消灭的消灭,全部打跑,甚至于造成从山西——从陕西到山西到河北到山东到苏北、苏中,一直到皖南,大片的地区,被不抗战的共产党的所谓“游击部队”全部占领。为什么?国军打日本人都能打,都能打过日本人,为什么打不过共产党?很简单:偷袭。国军想不到共产党会打它,所以每一次就偷袭。详细情况我今天不说了,我下次再讲,那是太生动了,太丰富了,太叫人恨了。

三、国军抗战的伟大贡献和历史意义

所以我们通过国军的正面战场的分析,我们知道,国军有两个正面战场,一个是敌前正面战场,一个是敌后正面战场。所以,有真正的敌后游击战,是中华民国的国民革命军打的。我们必须翻这个案!因为长期以来,我们从小就知道共产党打游击战,可是我们不知道共产党游而不击,我们也不知道共产党的游击战是专打国军,不打日军。在这个情况下,我们今天在纪念抗战胜利七十周年的时候,我们必须明白,整个的抗日战场,是国军打的,不论敌前还是敌后。整个的抗日战争,是国军打的,国军才是抗日战争的中流砥柱。

所以,罗斯福先生说过一句话:由中国国民党领导的中国国民革命军,将一百万日军拖在中国的泥淖当中,让他们不能够从东南亚、从南洋迂回攻克印度,拿下亚洲的中部,然后再和德军配合,对欧洲战场进行一个大反攻。如果中国没有做到的话,这次世界大战的前途就不堪设想了。他算说了一句公道话,不过他说完以后就开始秘密的出卖了我们,那我就不说了。第二,有一位伟大的、很了不起的历史学家,原来就在伊利诺伊大学,不幸他去世了,他的名字叫易劳逸,他说了一段话。他说:如果我们能站在良心和良知的立场上来看待中华民国的卫国战争的话,我们就能够发现,一个在装备上、在技术上、在兵力上与他的敌人完全不能相比的军队,居然能够将顽敌在中国拖陷了八年之久。这八年之久,在它的前期,它有效的将日军控制在中国的华中以东,在它的后期的六年间,它与日军互相纠缠,让日军不能西进一步。在整个八年当中,他们不仅保护了中国,保护了东亚战场,也指挥了东亚战场,给世界反法西斯战争做出了无量的贡献。如果历史对蒋介石、对国民党和中华民国国民政府仁慈一点的话,如果国民党在战后不因内战而失败,那么,全世界的历史学家都要把国民党抗战当中一篇大无畏的英雄历史史诗来加以无边的歌颂。

可惜,国民党在内战中失败了,逃到了台湾,它领导全中国人民抗战的胜利的历史光辉,也就被全世界的历史学家淡忘了,被放到了历史的帷幕后面。我在写作《谁是新中国》的时候,我在这段的后面加了一句话:可见,在全世界的历史学界,有多少势力的历史学家,有多少没有良知的历史学家,他们还是成王败寇,甚至在成王败寇并没有获得最后结局的时候,他们就为胜利者而欢呼,为那个真正的、为民族付出无尽牺牲的、流出了无尽鲜血的我们的国民党抗战军人们进行了百般指责。但是,这个时期终于要过去了,因为,中国大陆人民从1985年开始对历史的反思就告诉大家,就是从抗战开始反思的,因为抗战向我们揭示了一个真理,当我们的民族遭遇侵略的时候,谁敢站出来领导反侵略,谁敢站出来保卫自己的国家,谁为了保存中华民族的血脉而不惜牺牲自己的生命,他就是进步的,他才是民族所以讴歌的对象。反之,在我们的民族遭遇侵略的时候,利用侵略,扩张自己,倒退实行专制统治,这样的政党、这样的之前就是完全不具有历史合法性的。

今天,在中共的“海外战略”当中,纪念七十周年抗战胜利的“海外战略”当中,有一股声音居然在海外弥漫:今天只有让国共合作来建设新中国,才是民族大义的最高表现。我说:你错了!没有良知,才能说这个话。第一,什么叫民族大义?当民族处在存亡继续的危急关头,能够拿自己的生命来救民族的,这就是最高的民族大义,发过来就是对民族的彻底背叛。第二,在今天的中国大陆,我刚才讲过了,我们被灭亡的是我们的历史传统,是我们的历史文化,我们被完全的被马克思主义的邪教,这个从西方而来的精神污染,整整污染了六十六年了。我们民族依在,国家依在,可是我们的灵魂,我们的民心,我们的人心,被马列腐烂了这么多年,半个多世纪,造成了我们灵魂上的缺失、社会道德的崩溃,我们的人民在无望当中,只能够为了自己的那一点点的起码的活命的要求,去服从共产党,服从这个外国政党在中国的统治。台湾的朋友,你们不都是说,民进党说国民党是外来政党嘛,国民党当然不是外来政党,可是,共产党才是外来政党,中共北京政权才是外来政权!如果两岸人民不能懂得这一点、不能从这一点上认识中国大陆今天的一切情况,那么,这就没有民族大义,最起码的民族大义都没有了。孙中山先生说过一句话:要消灭一个民族,首先消灭这个民族的思想。你们只要问一问四十岁以上的大陆人,问问他们是怎样摧毁、焚烧我们的民族文化的、我们的民族历史的,你们就知道民族大义何在。只有保护了中国的文明历史、保护了我们中华民族的文明和文化,那才是民族大义之所在。

所以我希望,凡是今天要高呼所谓“国共合作”、要“共同建设中国”、“过去的事都不要说啦”、“历史让它过去吧”、“抗战的事实已经基本清楚了”、“我们现在要在习近平和马英九的领导下共同建设新中国”,我希望讲这些话的朋友要反躬自省!你们是在保谁?你们是在害谁?我帮你回答一句话:如果这样的舆论再继续制造下去,你们就是保共,你们就是在祸害和继续祸害我们的民族。

谢谢!

(2015年7月18日于芝加哥)

文章来源《黄花岗杂志》第五十二期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