辛灏年:抗日战略(8):中共一年抗战 七年卖国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四、检讨国民政府的抗日战略

那么我们今天现在可以来检讨一下抗战。我们的抗战当中,不论是国民党的战略,还是共产党的战略,我们检讨一下。我认为对共产党来说没有什么可检讨的。检讨什么呢?共产党有一个优点,国民政府没有学会——共产党从建党开始那一天就决心推翻中华民国,即便是中国遭遇日本侵略、陷入八年全面抗战的局面,共产党也是为了推翻中华民国和建立他们的共产中国,从来没有懈怠过。反过来,我们的国民政府在反共的过程当中,今天反共,明天容共,最后要“国共合作”。当然“国共合作”是假的,不是真的。

今天台湾的国民党上层官员当中,特别是国民党的领袖当中,也在大喊所谓的“第三次国共合作”,我听到这句话,我感到羞耻。第一次“国共合作”,共产党自己说了,那是对国民党的“挖心战术”。第二次“国共合作”,是共产党说出来的,是延安的毛泽东投诚国民政府。不叫合作吗?你投降给我,我收编你的军队,当然不是合作啦。如果今天还要说第三次“合作”的话,如果国共今天真的要进行第三次“合作”,我告诉大家,国民党的来日不多了。凡是懂一点国共之间斗争史的人,都会得出这个正确的结论。

蒋介石在对共产党的问题上一错再错

所以,我们要检讨的是国民政府的战略。国民政府的战略里面,最重要的是蒋介石先生的弱点。蒋先生是我们民族的伟大民族英雄,他领导了抗战,他保存了中华民族的血脉。就历史的意义来讲,五千年来在中国遭受敌人侵略的过程当中,没有一个领袖像他一样打了一次胜利的、完全的反侵略战争。他是伟大的胜利者,是我们民族的骄傲。可是蒋介石先生由于过于宽仁,再说句不好听,有妇人之仁,他在对共产党的问题上一错再错。

那么我认为,对国民政府和蒋先生来说,抗战第一,容共第二。如果你抗战,就容你,你不抗战,我就消灭你。当1940年磁武涉林战役,共军把我们的朱怀冰第九十七军、孙殿英的新五军、鹿钟麟的军队全部消灭,一举杀了我六万国军的时候,蒋先生居然为了中国人的面子,不愿意公开这个消息,更不愿意公开的处分共产党。那个时候要处分它还来得及。他没有像处分韩德勤那样,他只是考虑了团结,团结抗战。

可是,毛泽东说了一句话:“有斗争才有团结”。你跟他团结,他不跟你团结。把共产党的投诚当作抗战的一个需要,团结全国人民的需要,是可以的,但为什么要让共产党占据一块地方,让它有自己的军队,让它有自己的指挥系统,跟国军毫不相干呢?既然投诚抗日,那就应该把共产党的军队团、连、营以下都应该分散到国军的各个部队去,和国军像兄弟般的在抗战中去抗战。你让它占有自己的地盘、拥有自己的指挥权、拥有自己的军队,你还怎么能管得了它?
第二,存亡第一,民主第二。中华民族遭遇日本侵略,这是一个存亡继续的问题,如果我们的民族都不能存在了,那民主还有什么用呢?民主为谁呢?共产党、毛泽东在1937年8月指示里面就指示要在全国开展“民主运动”,要对国民政府进行要求,要它推进民主,目的是什么?不就是搞乱中国的抗战嘛,搞乱国民政府基础嘛。国民政府已经够解放的了,解放得几乎是比今天的中国自由要一万倍以上。可是蒋先生居然在抗战中接受你们的“民主要求”,征求对五五宪草的意见,成立宪政实施会,成立宪政期进会,并且保证在1941年召开国民代表大会于重庆,结果大会堂都造好了,被日军炸掉了,才没有开成,结果国民党、国民政府发下诺言,保证在抗战胜利后一年召开国民大会。他兑现了,1946年就开了。这样一个政府,还不是一个真正的好政府吗?可是,当它用“民主运动”来对付你的时候,对付战火中的国民政府的时候,你居然也能容忍,你让它推着走。我想告诉大家,在人类民族战争的历史上,从来没有一个国家、一个政权在战争中推进民主的,我们的蒋先生是伟大的一例,可是也是悲哀的一例。
第三,去共第一,苏援第二。在整个抗日战争当中,当你发现了共产党图谋不轨的时候,你第一个任务是去掉它,而不是为了苏联的援助而容忍它。再说苏联援助得也真的不多。这样一个状况下,你如果当时跟苏联谈判的时候你这样说:“你说你要我们抗战对付日本人,我们完全赞成,我们也愿意接受你们的支持,但是我们也有一个条件,那就是你把中国的两万‘黄俄’”——黄俄是今天中国大陆青年给共产党起的外号,叫黄色的俄国人,黄俄——“领回去吧。”就两万人嘛,他们本来残军也是要打通从甘肃到苏联的土地,然后逃到苏联去嘛,你现在要我抗战、对付日本人,我答应,但是你要把两万“黄俄”领回去。五年前我在澳大利亚讲演的时候,正好看到一个消息,俄国的《真理报》和各大报纸发表了一个新闻,那就是说,苏联的很多知识份子呼吁把列宁送到中国去,也就是把躺在棺材里的列宁送到中国去。那我们的蒋先生如果能在抗战之初把中国的共产党送回俄国去,抗战不就少了一个大麻烦嘛。
最后,平等第一,美援第二。我们今天有一个非常不正常的理论,我们很多朋友都在说:“中国怎么能够打得赢抗战呢?就凭蒋介石、国民党能打退日本人?还不是美国的援助嘛,没有美国你怎么打得赢?”我想告诉大家,从1937到1941年整整四年半,我们中国人是孤军奋战。四年半孤军奋战没有打垮,当我们的战争和世界反法西斯战争接轨以后,我们还打得垮吗?没有美国人,中国的抗战一样能够胜利,何况前四年半,美国把炼好的石油和钢铁源源不断的送到日本,让它做飞机、做大炮、做坦克车打我们中国人。1941年以后,因为珍珠港事变,造成了美日之间的冲突,太平洋战争爆发,美国从自己的需要出发,才认识到中国战场对它的意义。罗斯福说:“如果国民党军队”——他的原话是这么说的——“如果国民党军队没有把一百万日军陷在中国的泥淖里,如果这一百万军队能够调到太平洋上,穿过印度,与西边的德军进行大联合、大包围,第二次世界大战的前途就不堪设想。”它为了自己,支援我们,支援了多少呢?它为了英国反对德国法西斯,是几十亿美元。它支持苏联跟德国的战争,是一百零三亿美元,其中三分之一在45年以后在东北留给中国共产党——中国共产党打垮蒋介石可不是什么“小米加步枪”啊,飞机、大炮、坦克车样样都有,开坦克的都是苏军,医院里面都是日本兵,顺便说一句。而且,美国对中国的支持从1941年到1943年整整的三年当中,它的物资支援四亿美元,它的财政支援五亿美元,而且还有一个法案,叫《租借法案》,中国人还用大豆、大米、油料来还它的。美国的航空队,十四航空队,持久支援了中国,43年以后美国的支援中国的航空队,国家航空队,也支援了中国,但是,我们的政府发言人在1943年有一个对外发言,他说:“美国的援助微不足道。”可是,我们要承受美国多少东西呢?我们要承受美国一次又一次的为延安政府说话,史迪威居然说他不训练国军,他要训练共产党的八路军和新四军。他认为他们应该支持延安政府提出来的“建立联合政府”,美国的国家的政策居然强迫我们抗战的重庆政府要服从它的命令,与共产党建立“民主联合政府”。这是共产党的阴谋,现在大家都知道了。美国政府在整个抗战期间、后期三年半当中,给国民政府施加的压力太大了,它的史迪威就是广州革命时期的俄国顾问鲍罗廷,因为美援的权力,就是处理美援的权力是掌握在他的手里的,因此中国人不能得罪他。蒋先生以“弱国无外交”这样一个悲哀心理来处理抗战当中的中美关系,显然是有所偏颇的。因为,没有美国,中国一样打得赢。(听众鼓掌)我没有批评美国的意思,这是历史,历史就是历史。

五、中共一年勉强抗战,七年公开卖国

我讲到这里,我也不知道我究竟讲得恰当不恰当、准确不准确,但是有一点是可以肯定的,我讲的都是事实,共产党打日寇了,我就讲它打日寇,共产党打国军就是打了国军,但是,用一句话来总结,“一年勉强抗战,七年公开卖国”。(听众鼓掌)这就是中共的“抗日战略”,这就是中共的“抗日成果”。我希望我们的后人都能了解这段历史。

了解了抗战的胜利,我们就能回答一个非常艰难的问题。多少年来,多少留学生和海外华人都问我,国民党怎么被共产党打败的?告诉大家,国民政府被共产党打败是因为抗战!因为抗战,我们中国打赢了,我们的中华民国赢了,可是我们的中华民国也打垮了。

这个“养在深山人未识”,专门打国军、不打日军的共产党,创造了世界战争史上的第一个先例,什么先例?战争都是创弱嘛,没有一个战争的国家不创弱嘛,经过了战争的洗礼以后,这个国家就会穷嘛,就会病嘛,是吧?到处是废墟嘛,人民吃不饱肚子嘛。二战时期,美国人每天只能喝一杯咖啡。可是,中国共产党在抗战时期创强了,强到什么程度?强到了从两万军队发展到一百二十万正规军,两百六十五万民兵,总兵力三百八十六万五千。创强到在山西、陕西、河北、山东、江苏、皖南、苏南、河南这整个中国东边的地方建立了十九个地区的政权,都是共产党的政权。强到什么地方?将共产主义思想撒遍了中国,污染了我们的青年一代。所以今天,六十多、七十几岁、八十多的中国大陆的很多知识份子,在他们的心中,不仅一个毛泽东,还有一个马克思。共产党用它的“战略”,获得了这些“成就”。共产党用它的“战略”,在1949年终于打败了曾经英勇抗战、不屈不挠的国民革命军,中国大陆山河变色。六十多年了,到今天为止,连“宪政”两个字都不能讲,它说明了什么?说明了中共的胜利和中国大陆人民的无穷悲哀。

谢谢!

(2015年7月26日于纽约)
(全文完)

文章来源:《黄花岗杂志》第五十二期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