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健国:从两张结婚证看毛泽东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在网上发现两张风格绝然不同的结婚证,一张是民国三十二年(1943年),上海会宾楼代表政府发放的“民国结婚证”。一张是1971年文革时的“文革结婚证”。细细端详,发现了异同之处在于,“民国结婚证”,制作精美雅致,希望结婚者牢记中华传统美德,勿忘“白头之约”。而“文革结婚证”则要求结婚人勿忘伟大领袖,勿忘毛主席最高指示。

为何毛泽东不祝福结婚人白头到老?可能与他四次婚姻有两次是非法结婚有关。1928年在井冈山与贺子珍结婚时,杨开慧还在(两年后杨才牺牲);1937年与江青结婚时,贺子珍是到苏联治病,并未离婚。毛泽东从无“白头之约”的想法。

1990年再度修缮杨开慧的故居卧室时,发现了杨开慧1930年1月28日(去世前十个月)的日记手迹,表达了杨开慧对毛泽东的困惑与爱。看来字字皆是血:——

几天睡不着,我简直要疯了,许多天没有信,天天等。

我不要这样悲痛,孩子也跟着我难过,母亲也跟着难过。

即使他死了,我的眼泪也要缠住他的尸体。

一个月一个月半年一年以至三年。

他丢弃我了,一幕一幕地,他一定是丢弃我了。

他是很幸运的,能得到我的爱,我真是非常爱他的哟。

不至于丢弃我,他不来信一定有他的道理!

父爱是一个谜,他难道不思念他的孩子吗?我搞不懂他。

不光是杨开慧“搞不懂他”,许多人都难懂毛泽东——你毛委员可以因革命斗争紧张不回家,但托人带个信或送点礼物与银子回家,还是完全可以做到。关键是根本就没有想过还有妻儿在惦念与盼望,缺乏基本的人性。杨开慧的女人直觉很准,感到“他一定是丢弃我了”。如果没有贺子珍,毛岂会三年不见杨开慧?一个不想与妻子”良缘永结“的人,能与百姓良缘永结?能让国泰民安?“大跃进”饿死三千七百万人、文革非正常死亡千万人,已作了精彩回答。

纵然民国时还允许一夫多妻的风尚,但娶妾至少得征求家人意见或通知原配夫人,而毛泽东全无此手续,纯属“野合之举”。何况毛泽东与杨开慧是革命夫妻,以马列主义为宗,马列主义是坚决反对一夫多妻,主张夫妻平等的。故杨开慧对毛泽东的怨恨,她死后在其家人中继续扩大。据《杨开慧没有葬入毛泽东祖坟背后的隐情》(作者:杨国选)一文说:“文献说开慧死后,毛家曾提出安葬到韶山毛家坟地,但杨家不同意,坚持葬在板仓。后来,毛家还派出六叔公参加了葬礼。”此时杨家大约已知毛泽东偷偷再娶了贺子珍抛弃了开慧,不愿意承认毛泽东为女婿。所以1950年4月,杨开慧母亲向振熙八十大寿,毛泽东派毛岸英回乡为外婆祝寿时,也不好意思以女婿身份祝贺岳母。

毛泽东的祝寿信全文如下——

向老太太尊鉴:

欣逢老太太八十大寿,因令小儿岸英回湘致敬,并奉人参、鹿茸、衣料等微物以表祝贺之忱,尚祈笑纳为幸。

敬颂康吉!

毛泽东

江青

一九五0年四月十三日

据《毛泽东一家人》(赵志超著,中央文献出版社2000年4月版)介绍,毛泽东在1950年代先后邀请了近百名韶山亲戚到北京游玩,却没有将杨开慧母亲向振熙请到北京叙旧。甚至也没有将杨开慧的哥哥杨开智接到北京,而杨开智还给毛泽东写过信。相比之下,毛泽东则将自己的外婆文家的全部亲戚都多次接到北京。毛泽东对杨开慧的真实感情,由此有了另一种说法——其怀念杨开慧的诗词《蝶恋花》“我失娇杨”,只是一种刻意的掩饰与宣传而已。

现在人们已发现一个规律,凡是男人们公开写文章赞扬自己妻子时,往往就是不祥之兆——贾平凹、张艺谋等都是在写了赞扬发妻的美文后与之离婚的。这似乎也是毛泽东思想的深刻影响。甚至有研究发现,特别崇敬毛泽东的人,容易离婚。比如极端崇拜毛泽东的毛新宇博士,也离了婚。而毛泽东的非正常婚姻史还启迪人们,爱离婚者治国,任性乱天下。

由此想到,民国三十二年(1943年)的上海,实为汪精卫伪中华民国统治的“汉奸时代”。文革时代的结婚证连汉奸年月也不如,实在是可追踪到毛泽东对杨开慧的薄情。

证据呢,请看细节。民国结婚证书上的一段话是: “两姓联姻,一堂缔约,良缘永结,匹配同称。看此日桃花灼灼,宜室宜家,卜他年瓜瓞绵绵,尔昌尔炽。谨以白头之约,书向鸿笺,好将红叶之盟,载明鸳谱。此证。”——堪称图文并茂,温馨美好。

民同结婚证。

而“文革结婚证”,左边是毛主席太阳照和毛语录:“领导我们事业的核心力量是中国共产党,指导我们思想的理论基础是马克思主义。”右边是:“自愿结婚,经审查合于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关于结婚的规定,发给此证。”——这里表面强调了婚姻法,实则警告没有领袖和党批准就不能合法结婚的“君为民纲”。

这再次论证了“细节决定成败”。“两张结婚证,看清毛泽东。”

2015年9月28日于深圳 早叫庐

文章来源:作者博客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