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贝尔文学奖得主细数共产主义危害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2015年12月09日电】(新唐人记者公孙觉综合报导)刚刚接受本届诺贝尔文学奖颁奖的白俄罗斯女作家阿列克谢耶维奇,日前在斯德哥尔摩发表演说细数共产主义对前苏联国家的危害,引起各界共鸣。前苏联国家的“清污”和中国民众的退党大潮也越来越受外界关注。

美国之音报导,12月8日,白俄罗斯女作家阿列克谢耶维奇在瑞典首都斯德哥尔摩发表演讲时表示,她曾生活过的前苏联从儿童时代起就教导人们如何奉献和牺牲自己,如何去献身送死,以及如何热爱手拿武器的人。

她和她周围的人在刽子手和受难者中长大成人,而父母都生活在恐惧之中,这就是人们当时曾呼吸过的空气。在那种气氛下,邪恶一直在紧盯着人们。她所撰写的5本书其实就是一部关于共产主义乌托邦的历史。

在用俄语所发表的演讲中,阿列克谢耶维奇说,虽然共产主义的理想是要建立人类社会的天堂,但结果却是鲜血的海洋和百万受害生命。

她认为,20世纪的任何一个政治理念都无法同共产主义,以及共产主义的象征十月革命相提并论,因为它让西方知识界和世界上的许多人为此着迷。她特别引用法国社会学家雷蒙-阿隆的话说,俄国革命就如同鸦片一样吸引著知识分子。

阿列克谢耶维奇在演讲中说,苏联虽然早已解体,但人们观念的转变极为困难。她说,人们带着诅咒和眼泪20多年前送走了红色帝国“苏联”,现在可以平静地总结和反思不久前的那段历史。遗憾的是,苏联解体后,红色帝国已经不复存在,但红色的人却保留了下来。

在俄罗斯等独联体国家,“苏联佬”(sovok)是一个经常被使用的贬义词,用来形容那些仍然保持陈旧的苏联式思维和行为方式的人们。阿列克谢耶维奇认为,用“红色的人”来取代“苏联佬”的表述更恰当。

阿列克谢耶维奇举例说,她无法用“苏联佬”来描述不久前去世的父亲和她周围的亲属朋友。她父亲一直保存着党员证书,是一位直到生命最后一刻仍然坚持自己信仰的共产党员。

阿列克谢耶维奇说,他们当中的许多人本来是理想主义和浪漫主义者,但最终却成为为共产主义乌托邦的奴隶。这些人本来可以有另外一种生活,但他们把一生都交给了苏联,这正是她写作采访录音想要找出的答案。

列克谢耶维奇的获奖和讲演,获得了白俄罗斯民众的尊敬,也在网上引起读者的共鸣。许多网友跟帖表述自己的共产主义危害的看法。

署名“小虫”的网友说:我早说过,共产主义的罪孽是深重的,它会毁灭好几代人的正常思维和正常观念,像被核原料辐射过的土地,很难自然分解还原。所以人类消灭共产主义刻不容缓,越早越好。

不具名网友跟贴:共产主义的虚妄欺骗本质和罪恶残暴的核心,就是基督耶稣救恩真理所为一切人指明的—-人自义骄傲,无神自大的原罪。它让人自升为高,要僭越篡夺神审判之权柄。所以,它必然要显露其作恶失败之结局。

署名“晓健”的网友说:私欲是共产主义的致命伤和无法解决的根本矛盾。人如果是无私无欲望的,不会幻想共产主义;共产主义实践靠强制,靠否定和摧残人性。前苏联解体太快,早产的宪政没有机会深刻反省苏共反人性本质。人权和自由观念深入人心还需要时间。

还有网友说:本届诺贝尔文学奖得主看到了人类社会的本质。共产俄罗斯和共产中共才是全世界长久的最大死敌!

前苏联国家的清污与中国民众的退党同受外界关注

2014年11月,乌克兰政府宣布正式付诸实施《清污法》。这一举措被认为对所有历经过共产统治的国家是一个有益的借鉴。分析人士指出,没有“清污”,就没有对历史和过去的客观看待和理解。

“传统基金会”的资深研究员、共产主义受害者纪念碑的创始人爱德华兹博士(Dr. Lee Edwards)在接受美国之音采访的时候说,清污的问题,俄罗斯上下,“不愿意谈也得谈”,否则,过去的历史会误导民众今天和未来针对本国历史、针对世界格局的思维。

针对一些俄罗斯人所表现出的“怀旧”情结,爱德华兹博士说,这些人忽视了前苏联多少年来为俄罗斯、前苏联各个加盟共和国、波兰等东欧国家、乃至全世界所带来的重大的伤害。

当时,美国之因网上展开的调查显示,66.3%的网友表示,中国朝野也应肃清前苏联斯大林的伪劣官谣流毒。


美国之音网页调查截图。(新唐人)

除了前苏联国家“清污”活动引起各界关注外,中国民众自发的“三退”大潮也同样受到外界关注。大纪元《退出共产党网站》显示,自2004年12月3日起,至2015年12月9日,在网上声明退党退团和退队的总人数已经达到2亿2130多万人,而且每月以80万左右的人数递增。

2004年11月《九评共产党》发表,第一次揭示出共产党的魔教的本质,其后引发三退大潮。学界认为,《九评》对唤醒中国民众以及世界各国认识共产主义有不可估量的作用。


退出共产党网页截图。(新唐人)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