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让人看不懂的现象让中信证券露出“内鬼”尾巴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2015年12月21日讯】(新唐人记者唐迪综合报导)自从北京当局派出中共公安部副部长孟庆丰进驻中国证监会,掀开稽查股灾中恶意做空的序幕后,从中信证券高管集体沦陷,到私募一哥徐翔被捕,再到金融监管机构“内鬼”——证监会副主席姚刚被揪出,一出金融界反腐大戏逐渐进入高潮。有海外中文杂志爆料称,在中国股市持续暴跌,“国家队”手握政府提供的巨额资金奉命“救市”的过程中,但凡被证金公司抄了底的上市公司,都在想尽办法证明自己是“王的女人”。这个奇怪的现象,让中信证券和徐翔进入调查组的视线,最终,揪住了证监会内鬼的“尾巴”。

个股争做“王的女人”让中信证券露出尾巴

据《汇报》发表的《中信证券“王的女人”》一文披露,在6-7月份“A股保卫战”中,中信证券一直是券商“领头羊”。中信证券四家营业部——北京总部营业部、北京望京营业部、北京金融大街营业部、呼家楼营业部动用千亿资金充当“救市主力”。然而,中信证券在救市期间买入的部分个股让人“看不懂”,这让中信证券露出了“内鬼”尾巴。

据称,“王的女人”一度是A股最热词。它指的是今年夏季,中国股灾进入危急阶段时,证金公司等“国家队”奉命下场“救市”时,大举抄底一些个股的股票,致使这些股票一跃成为A股的风向标。于是,但凡被证金公司抄了底的上市公司,都在想尽办法,证明自己是“王的女人”,从而让这些个股的股价飞速窜升的现象。

据爆料,中信证券北京总部营业部买入金额除了前三名“护盘蓝筹”中国石油、平安银行外,原本业绩平平的美邦服饰也列其中,而且涉及金额高达21亿元。业内人士分析称,如果买入中石油、银行、券商这些大蓝筹股用以稳定股指是可以理解的,那么中信证券北京总部营业部3天耗资21亿买美邦服饰;北京金融大街营业部花12.8亿元买江苏三友、8.5亿元买良信电器;呼家楼营业部花14亿元买长盈精密,就让外界看不懂,认为其中必定有猫腻。

今年9月12日,曾有网友贴出讨伐泽熙投资的长文,满篇皆是“老鼠仓”、“官二代”、“公安部调查”等等,还直接指出公安部调查的突破口是:徐翔在6月份爆发股灾后利用国家队入市时机,给某券商高层打了一个电话,要求券商帮助接盘他与某官二代在美邦服饰的被套资金。

据称,在舆论的风暴中,中信证券让“姿色平平”的美邦服饰变成了“王的女人”这个反常的现象,引起了奉命调查股灾元凶的公安部副部长孟庆丰团队的注意,由此揭开了中信证券的黑色内幕,成为当局稽查金融界“内鬼”的突破口。

靠内幕交易炼成的“私募一哥

事实上,正当中国股灾系“内鬼”恶意做空的消息在海内外舆论界如火如荼地传播时,就有传言称,私募一哥徐翔掌控的泽熙卷入了中信证券涉嫌内幕交易的案件。其中,就有传言称,因有多官员购买的泽熙的产品,包括美邦服饰在股灾中被套牢后,拿着巨额资金入场救市的证金公司等,砸巨资为其解套。让泽熙旗下五只主动管理型私募产品,在股灾泛滥的大背景下,净值反而逆势上升,甚至创出了其绩效的“历史新高”。

据公开的资讯,2015年6月12日,上证指数创出了5178.18高点,此后便快速迎来了惨痛的股灾。期间众多的明星私募产品遭遇清盘。然而,从6月12日以来的披露数据看,截止8月28日,泽熙旗下5只产品净值全部逆市增长,平均增幅在50%左右,其中泽熙1期期间增长高达73.48%,与A股整体的低迷氛围形成鲜明对比。

最让舆论界倍感惊讶的是,在此期间,证金公司砸巨资买入的股票,与泽熙的重仓股多次不约而同。

首先是在东方金钰上的一出一进。截至6月30日,泽熙投资原通过华润深国投信托有限公司-泽熙1期持有东方金钰883万股,占总股本持股比例的1.96%,位列第三大股东。但在东方金钰8月14日的公告中,已经不见上述信托产品的身影。新晋东方金钰第三大股东则是证金公司,8月14日,东方金钰公告显示,证金公司持有公司1867.24万股,占公司总股本4.15%,为公司第三大股东,替代了泽熙投资的位置。

其次,泽熙投资和证金公司还在华丽家族这只股票上“相遇”了。上海证券交易所7月6日的龙虎榜数据显示,席位为“证金公司”的机构以58.48亿元买入30只个股,其中华丽家族在列。而早在2014年9月,华丽家族完成2013年度非公开发行股票相关发行,以发行价为3.67元/股,募集资金总额约17亿元之时,上海泽熙增煦投资中心(有限合伙)作为定增对象,认购了9000万股,限售期均为12个月,这些股票将于9月14日解禁。

当然,引起调查组注意的美邦服饰,在股灾期间也得到国家队中信证券的“四大金刚”营业部扫货;而徐翔曾于2014年9月,举牌过美邦服饰,在今年的4月份全部出清。

中信证券包括董事总经理徐刚、金融市场管理委员会主任刘威、金融业务部负责人房庆利、另类投资业务部总监陈荣杰等8人被调查是一个标志性事件。

随着警方调查的不断深入,9月15日,中信证券总经理程博明、运营管理部负责人于新力、信息技术中心副经理汪锦岭等人因“涉嫌内幕交易、泄露内幕信息”被调查。

9月16日,证监会主席助理张育军被调查。之后有海外媒体披露,当局已掌握张育军及中信证券高管在今年股灾时与外国机构串通,泄露高层绝密,进行内部交易的证据。

10月23日,上任仅一年多、49岁的国信证券总裁陈鸿桥在家中自杀身亡。同一天陆媒报导,中信金石投资公司总经理祁曙光近日被警方带走。

中信证券一堆高管和一些证券公司的操纵者相继被查,证监会的高官也相继落马。与此同时,稽查局局长欧阳健生涉嫌内幕交易、伪造公文印章,被公安机关要求协助调查。发行部三处处长和前证监会副主席姚刚前任秘书刘书帆也被公安机关要求协助调查。

11月13日,中共证监会副主席姚刚被调查。港媒称,姚刚涉嫌与境外合谋做空股市。

11月1日,泽熙投资管理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总经理徐翔被捕,他被指控涉嫌通过非法手段获取股市内幕信息,从事内幕交易、操纵股票交易价格。

当天下午,身穿白色阿玛尼休闲西装、带着手铐头发凌乱的徐翔被捕现场照片,出现在微信群内,网传一位投资前辈见此图后确认为徐翔,并感慨称:“有命赚钱没命花”。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