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宁:中纪委发文谈绰号 江曾再被影射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12月25日,王岐山掌控的中纪委机关报刊登了题为《“绰号”见“民心”》的文章,文章称,百姓给官员起的绰号,却足以让“明者见危于无形,智者见祸于未萌”。比如“李拆城”、“季挖挖”、“武爷”等,那些明显带有贬义的“绰号”是对官员的直接举报信。多听听百姓给官员起的绰号,便可管窥一豹,顺藤摸瓜,进而查明就里,惩腐肃贪。

事实上,在充满了黑色幽默的中国大地,拥有绰号及段子的高官不仅仅是文章中列举的那几个,不妨先盘点下已然落马高官的绰号,如周永康绰号“长尾虎”,薄熙来绰号“薄熙草”,重庆市前副市长王立军绰号“王彪子”,铁道部前部长刘志军绰号“刘疯子”,云南省前副省长沈培平绰号“拆迁大佐”,广州前市委书记万庆良人送外号“广州官场最佳男主角”,江西萍乡前政协主席贺维林绰号“教父”,四川雅安前市委书记徐孟加绰号“徐三多”,安徽省前副省长王怀忠绰号“王坏种”……

通过老百姓言简意赅的形象描述,一个个栩栩如生的贪腐、淫乱高官们跃然纸上。不过,中纪委发文的目的显然不是为了盘点落马官员的绰号,而是为了针对仍未被打下的“老虎”们,暗示纪委官员只要按照老百姓们起的绰号,就可顺藤摸瓜,将其拿下。在笔者看来,该文很可能是在影射业已为“笼中之虎”但尚未被抓捕的江泽民、曾庆红,因为此二人的绰号在坊间广为流传。

江泽民被老百姓起的首要的绰号是“江蛤蟆”,而其长相和所戴的硕大的黑框眼镜,确实与丑陋的蛤蟆无异,坊间有人甚至以“蛤蟆”代指江。由于中共网络的屏蔽,每当江的丑闻在网路被翻炒,或者出现对江家的各种不利传闻、隐喻的时候,“蛤蟆”一词就被中共封锁,而其谐音“蛤蛤”则取而代之。

除此而外,国际上还送给江泽民“戏子”的称谓。江曾在若干国际场合公开梳头、飙歌、拉其他国家元首夫人共舞等,丢尽了自己和中国人的脸面,因此国际媒体奉送其“戏子”的绰号,这不仅是嘲笑江的低贱,当然也包括对江缺乏基本修养的毫不掩饰的挖苦。而江泽民另一个“长者”的绰号,则来自当年江冲着香港记者张宝华发飙失态的经典视频。

作为江泽民“大总管”的曾庆红,为人奸诈毒辣,有一个绰号是“伪君子”。

2010年,香港一家媒体发表了题为《曾庆红家产百亿元——众元老批曾富豪是伪君子》的文章,称当年10月9日,在乔石、宋平、尉健行等的提议下,在北京西山中央招待所召开了“老同志特别组织生活会”,有近30名原政治局常委、政治局委员及老将军出席,其主题为:老同志要保持晚节,管教好家属子女。胡锦涛、吴邦国也到会参加。这次生活会的主角正是曾庆红。

在会上,曾庆红不得不进行自我检查,承认了自己的几大错误和过失,而这主要与其儿子曾伟在澳大利亚购买豪宅的事情被媒体曝光有关。曾庆红承认自己退休后,生活上搞特殊化,追求享乐(文章称曾与女青年有不正当关系,收受名人字画等);对自己家属管教松垮、放纵;对自己家属、亲属在工作上、经济上、户籍上的不合理要求,作了特别安排,在社会上造成恶劣影响……但对曾伟的巨额资金的来源和如何运送出去的,曾庆红却只字不言。

对于曾的似是而非的“检讨”,乔石、宋平、尉健行等都当面严斥其“蜕化变质”、“口是心非”、“喜欢搞表面、虚假的一套”、“举止轻浮”、“晚节不保”、“白天晚上两个脸谱的伪君子”……与会者甚至建议中纪委对曾庆红做出党纪处理。

无疑,无论是江泽民的“蛤蟆”、“戏子”的绰号,还是曾庆红“伪君子”的称谓,都折射了老百姓对江曾的态度、评价,而“蛤蟆”、“伪君子”背后有着怎样的丑恶,中纪委大可深究,这或许也是江曾被影射的原因所在。2016年,江曾的处境是越来越不妙。

文章来源:《大纪元》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