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互动直播

【热点互动】逼人认错 折射中共党文化?

北京时间:2016-01-23 8:08 上午
点击下载观看

【新唐人2016年01月23日讯】【热点互动】(1416)逼人认错 折射中共党文化?中共官媒新华社周二报导了在北京从事人权工作的瑞典人彼得•达林,因所谓的“危害国家安全”而作出道歉。而达林创办的人权团体为中国公民提供法律援助,为中国的维权及人权律师提供培训。而在上周五台湾大选前夕,台湾艺人周子瑜因为举中华民国国旗被拒大陆演绎活动进而被逼道歉,也引发了了台湾的舆论风暴。香港铜锣湾书店失踪股东桂民海也在中共央视道歉。公开媒体道歉折射怎样的中共政治文化?逼迫他人认错,为何没见中共认过错?

主持人:观众朋友,关注全球热点,与您真诚互动,欢迎您收看这一期的《热点互动》热线直播节目。近日《纽约时报》在关注一个现象,就是中共的“电视认罪”。那么我们看到这一话题对中国人并不陌生,但是最近几年可以说呈现了愈来愈严重的一个趋势。

我们也看到无论是从异议人士、再到网络大V、再到台湾的艺人,那么这一现象背后究竟折射出了怎样中共的政治文化?逼人认错,为何不见中共认错?围绕着相关话题我们今天将和观众朋友们展开讨论。今天我们请到了两位嘉宾,一位是资深的时政评论家陈破空先生,另外一位是时事评论员蓝述先生,和我们一起来讨论这样一个现象。

破空,我想首先请教一下,可以说这个现象《纽约时报》也引起了非常大的一个关注,您怎么看待这样一个现象,这个现象的背后究竟有什么样一个特点?

陈破空:对,最近这个《纽约时报》报导了一系列现象,说有很多人被送到了中共的央视去认罪,从新到旧它列了很多例子,最新的就是瑞典的人权工作者被中共抓进监狱,然后他认错,说违反了中国的法律,还说伤害了中国人民的感情。这完全是中共自己的语言。

然后又有台湾人周子瑜事件,不知道有谁在背后逼她道歉,有某种势力;还有香港的书商也在认错道歉。再往前,以前有微博大V、维权律师,年年都在发生这个事情。

就这个事情发生,从中国人身上发生到了香港人、台湾人身上,发生到了外国人身上,好像有越来越扩大的趋势,这种现象令人感到很混乱,而且令人很惊愕,不知道中共内部发生了什么事情?这些事情为什么愈演愈烈?表面上以为要给自己挽回面子,事实上在国际社会上看只是丢了面子。

主持人:蓝述先生,我想请教一下像这种现象,刚才陈先生分析了它的一个特点,您觉得这种现象是中共独有的吗?在外国有没有?

蓝述:这种现象在西方世界当然不可能发生,西方世界西方的文化,这个媒体它的聚焦,它要看着的主要就是政府。就说美国宪法两只眼睛,一只眼睛是盯着美国的民众。另外一个眼睛它别的不盯,就专门盯住美国政府,你要出错了,政府出错了它就会猛力的去报导、去揭露;然后这个民众出一点小事,它可能一条小小的新闻就过去了,绝对不会像中共的各个官方媒体集中去报导。

有个笑话,说来个外星人,外星人到了地球以后不了解地球的情况,第一天到了地球给它两份报纸,一份是《人民日报》、一份是《纽约时报》。它看了这两份报纸之后,它会觉得中国是全世界最适合人居住的地方,而美国是全世界最糟糕的地方。

主持人:陈先生我想请教一下,这种可以说是非常高调的这样一个认罪也好,道歉也好,或者直接的就是说赔礼,在这个背后中共究竟要达到什么样一个目的?您怎么研判?

陈破空:对,这个东西很混乱。我觉得我们分析的就是说,轻松一点的话,我觉得首先不是外部人干的,不是国外人要干这个事、也不是党外人,而是党内有人干的。党内的话,目前看来,应该说给现政府或领导人造成很大的困扰。我不相信一个最高领导人,或者说是掌权的人会这么的智商低来做这个事。应该是有人在给他找麻烦。

因为实际上这些事情到处在出洋相,包括绑架案,香港的绑架案,都是在出洋相,就是给找碴、找麻烦。我们看到有些报纸,中共的一些党媒也是说话不一,国台办或中联办说了一些话,但是报纸像《环球时报》说了一些不同的话。还有些报纸,不同的体系说不同的话。

所以说中共现在内部非常的混乱,可以说进入了一种内部是不是分化、分裂、分崩离析的这么一个阶段,套用法轮功说的话,叫作在解体这么一个过程。所以给人显出来是非常难看的一个局面,难道现在的执政者不知道这些形象非常难看吗?

所以我觉得,与其说是国外的敌对势力在作对,那肯定显然不是,也不是党外敌对势力,而是党内的敌对势力在作对,是党内的政敌在互搏、互相找岔;也可能是反腐运动达到某种程度,所谓“得罪”的人太多了,在民间叫好的同时党内在反扑。是不是处于如此情况?我不知道这中间究竟是什么答案,反正看上去非常混乱。

主持人:您提到“互搏”,我们也注意到《纽约时报》在这篇探讨关于“电视认罪”的现象时,提到背后的权力斗争。您怎么解读背后的权力斗争?

陈破空:《纽约时报》一共有三篇文章提到电视示众、电视认错、认罪的事情,一方面指出,这是中共的一种政治文化;另一方面又指出中共内部的权力斗争。文章中讲,习近平上台以后跟江派一直在斗争,完全不排除江派的人报复,在中间制造乱局。

《纽约时报》是相当严肃的一家报社,是美国第一大报、而且是全球第一大报,它把中共的权力斗争上升到一定高度来谈,《纽约时报》的信息来源广泛,而且经过反复验证,说明这些混乱的现象背后,恐怕的确存在内部某种激烈的政争。

究竟是哪些人在支配?现在习近平正在中东访问,他肯定很忙,他不可能对每一件电视认罪作某种决策;我不太相信他会作某种决策,这究竟是谁在作决策?或者是哪些部门在自动执行?这是个很大的学问。

主持人:您刚才提到《环球时报》,我们知道《环球时报》在很多时候出现和中共其它官媒不同的声音,您怎么解读这背后不同的声音?《环球时报》究竟是怎么回事?

陈破空:我觉得习近平真要搞改革的话,应该把《环球时报》关闭。《环球时报》现在是麻烦制造者,它在惹祸,它在煽风点火。举两个例子,周子瑜事件闹得这么凶,沸沸扬扬,不管是国台办也好,还是中共的一些负责人也好,都不承认是中共做的;但是《环球时报》却暗示好像是中共干的,它说“中国网民完胜”、“爱国情怀”如何如何,讲得非常了不起,好像是打了一场胜仗,这完全是官方的口气,所有的人不承认,它去承认。

关于香港书商案,中共有关的一些领导人也不予承认,甚至香港的中联办还表示要追踪调查,不了解这个事情;《环球时报》却主动承认,它说什么?它说,强力部门采取强力的措施,在国际上都可以这么做。可以这么做而且做了,采取了一些“非常措施”,甚至几乎就点出来:我越境绑架了,我们就搞了越境绑架,我们去泰国绑架人、我们去香港绑架人。

我们就说,中共在历史上干的坏事很多它都不承认的,居然《环球时报》出来领了、承认了,所以这件事情非常奇怪。如果真的是领导人的决策,《环球时报》承认等于是暴露国家机密;如果不是领导人的决策,那就是《环球时报》率先承认了再说。这说明《环球时报》背后所代表的势力,恐怕就像一些分析所说,是不是刘云山的势力,或者刘云山背后就是整个江派的势力,常委中的江派在做最后的某种运作,恐怕是最后的搏击!

主持人:蓝述先生,中共历来采取逼人认错、认罪的方式,背后究竟折射出中共什么文化?这是中国的传统文化吗?

蓝述:中共的党文化里面有一个特点,党文化的特点是什么呢?“党”是是、非、对、错的标准。到中国去看一看,中国大陆是、非、对、错的标准是什么?就是中央文件。中央文件是是、非、对、错的标准,这与中国传统的文化、现代的西方文化通通都是格格不入的。

中国传统的文化讲“天子”,皇帝视天为父、视地为母,以老天为父亲,以大地为母亲,天、地、人之间的关系把天子摆在上。为什么说“天子”?皇帝是上天的子民,上有天,下有黎民百姓,他在中间的位置上。与现在的美国文化很相近。

美国人开正式会议都会对着国旗宣誓:美国是神之下的一个国家(America is one nation under God),所以是、非、对、错的标准是神而不是政府;传统的中国文化也一样,是、非、对、错的标准不由皇帝说了算,而由老天说了算。

只有到了共产党,共产主义的文化无论是前苏联还是现在的中共,它自己是是、非、对、错的标准,而它的是、非、对、错标准又初一、十五不一样,经常改,别人没有办法、无所适从,怎么办呢?最后为了让别人跟它保持一致,它不准人批评;只要批评,它就强迫人认错、强迫人认罪,这是共产党独有的文化。

主持人:刚才说起党文化,我又想到最近台湾民进党的蔡英文当选下一任总统,她的脸书被三万多来自大陆的人士刷屏,很多都是反台独的言论,但是民进党最后留言:决不删屏,欢迎大家光临自由、民主的台湾。您怎么看?

陈破空:我先补充两句。刚才蓝述讲到党文化的确是这样。逼人认罪、认错、道歉在中国历史上没有根据;中国历史上只有一种根据,专制政权示众,比如把犯人、政治犯尤其谋反的公开示众砍头,有。像电视上这种示众,是封建专制统治的翻版,但是没有在公开场合搞认罪、认错这种事情。

西方文明国家绝对不会搞这种事,西方文明国家很尊重人格,哪怕是犯人犯了罪,在监狱中都受到尊重,甚至像在美国都称他(她)为先生或者女士,比如法官问话:“李小姐,你认为如何?”或“法兰克先生,你怎么回答?”都要尊重人格,是司法中的人权保障。

西方没有逼人认罪、认错的传统,中国历史上也没这个传统;中共党文化为什么有?就是1940年代毛泽东从苏联引进的斯大林搞的那一套。斯大林把自己幻想成人民,把自己说成“我们”,任何人反斯大林,他就说“反我们”,用“我们”来代替;“人民”怎么怎么,向“人民”进攻。所以他要求党内的人认错、认罪,甚至临死前都要认罪、认错。

斯大林处死的那些人都是临死前还认错、认罪。为什么认错?有人告诉他:“你认罪、认错就说明给我们社会主义作了贡献,因为社会主义的人民就知道真正有阶级斗争、真正有阶级敌人,你认了错反而是对我们社会主义的一种帮助。”所以有的高级干部、党员如季诺维也夫、加米涅夫临死前还认错,激动的表示自己是反动分子,激动的表示是破坏社会主义,这样他认为他给党做了最后一次贡献,让人民擦亮眼睛:斯大林是对的,的确存在国、内外敌人在破坏社会主义。

这种做法传到中共,毛泽东搞延安整风,搞批评、自我批评、洗澡、打头,搞了这些都是让别人认错,但是毛泽东和毛泽东为首的那伙人是绝对不会认错的。所以后来搞得周恩来一辈子认错,周恩来一辈子给毛泽东不断地写检讨、不断地认错都过不了关。这种党文化延续下去了。

刚才你说中国的网友跑到台湾去刷屏,这是党文化的一种,恃强凌弱,欺软怕硬,这些人我就打两个比方。就像一座监狱,犯人关在铁栏杆里面,突然间得到许可,越过铁栏杆到外面攻击常人,攻击得很高兴,狱方也支持、也感到非常高兴:“攻击完了,你们该回来了,还继续当犯人吧!”铁栏杆一关,还关起来,这些人还挺高兴:今天出去打了个胜仗。

还有一个比喻,太监。紫禁城里面的太监被阉割了,冲出宫去攻击常人,攻击婚姻男女、男欢女爱的那些人,攻击完了回来又过太监的生活。因为他被阉割了,他们就觉得自己过太监的生活,也希望别人过太监的生活。现在中国去攻击的那些五毛党、毛左派就是精神上被阉割的太监,这些太监过惯了在高墙内被奴役、被阉割的生活,他也希望台湾人、香港人都过这种被阉割的生活,所以冲出去大砍大杀,说什么“前方告急”、“三大军团已经到位”、“把脸书称为FB”。他都不知道他是翻墙出去的!

为什么有墙存在?就像上次有一个翻墙出来的说:黄之锋,我翻墙出来就是要质问你这小子,你懂什么叫“民主”?黄之锋就回答这个五毛说:“民主”就是你不用翻墙就可以质问我。完全讨个没趣。

他们跑到蔡英文那儿去洗版脸书,蔡英文有脸书,你们那边的官员有脸书吗?另外,你是翻墙出来的,问题这个墙是谁设置的?总不是台湾人给你设置的墙嘛!台湾人可以读到你们的报纸,台湾人也可以读到自己的报纸,这个墙对台湾人不存在,但是你们读不到台湾的报纸,你们只能读到你们自己的报纸。

要翻墙出来攻打,这是多么丢脸的一件事,但是他们还趾高气扬、高高兴兴表示打了大胜仗,5,000万出去打仗。这就是党文化。这个党把他们洗脑洗到了愚呆的地步,我很不想用“蠢货”来形容他们,因为对他们太不尊重了,但是又不得不用“脑残”来形容他们,因为他们脑袋确实是作废了。这当然也不能怪他们,这是长期党文化熏陶和教育的结果。

主持人:有观众朋友已经打来电话,我们接听加州丁先生的电话,丁先生您好。

加州丁先生:纪岚主播好,陈破空教授您好。一元复始、万象更新、新春愉快、万事如意,未来的春节2月8日大吉。我刚从台湾投完票回来。我看今天节目的标题“折射中共党文化”,我觉得非常有趣而且非常激动。文革期间,如果中共做坏事你看到了,它认为是你在做坏事,你犯了错;它犯了错变成是你犯错,你想走开?没门,中共文革期间很残忍,“四人帮”就把你杀了灭口。

现在中共中南海的当权派稍微人道一点,你看到它在做坏事、它犯了错,明明是它犯错,它也认为是你犯错,先把你看起来:你承不承认你犯错?就算你承认犯错,你会不会把今天看到的情况讲出去?就算你不会讲,它也把你软禁一段时间一个月到一个半月,然后它确定你不会讲出去才放了你,否则它也对你采用极刑或关起来。

主持人:谢谢丁先生,我明白您的意思了。蓝述先生,您有何回应?刚才丁先生讲到文革期间。其实中共几乎每隔十年都有一次大的政治运动,包括1989年的“六四”屠杀、1999年对法轮功学员的镇压,那时候都逼迫很多人去认罪。

蓝述:中共的认罪文化,造成中国人在不断认罪的过程中,失去了自己的真,失去了自己的善,其结果是变得越来越假、越来越丑恶。记得文革刚刚结束的时候,我当时在国内看到过一个笑话、黑色幽默,就讲人在中国大陆中共统治之下怎么走过来的。这个笑话很有意思、很短。

文革武斗的时候,有一个人出差到一座城市,火车刚停,下面就冲上来一帮革命小将,手上拿着皮带,一个人抓住他就问:“你是保皇派还是造反派?”他一看这些人气势汹汹,一定是造反派。他说:“我是造反派。”结果猜错了,那帮人是保皇派。“啪啦!啪啦!”打了他20皮鞭。他刚刚出火车站,又来一批人,又是同样的问题,这一次他说“是造反派”,结果又猜错了,那边是保皇派,又打了他20皮鞭。再往前走,又来了一批人问他:“你是保皇派还是造反派?”他说:“我既不是保皇派也不是造反派。”那帮人说:“现在是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对你这种逍遥派,不能触及灵魂只能触及皮肉。”结果又是20皮鞭。

这个人挨了60皮鞭之后,把他打醒了。所谓“打醒了”就是人格开始扭曲了,失去自我了。这个时候他悟到了,悟到了什么?下一次又碰到一批人来的时候,他不等人家来抓他,他把自己的皮带解下来,然后冲过去把别人抓住:“你是保皇派还是造反派?”那个人说:“我是造反派。”然后他把人家放开:“我跟你一样。”所以你看人格整个扭曲的过程,就是刚才那位观众朋友讲的中共逼人认错、认罪的过程造成的结果。

陈破空:丁先生打了一个很好的比方。其实我们都在中国国内看见过这种现象,公共汽车上有小偷偷了东西,有人要检举,他就瞪着眼睛威胁对方,表示对方要检举他是对方错了,他没错;有人要检举抢劫犯,抢劫犯反过来威胁检举人的生命,好像是检举人错了。中共就是这样。

我就想起来,中国历史上的皇帝还下罪己诏,比如天灾、人祸、哪里地震,他都说,罪在朕躬,是不是我做了什么错事上天罚我?让人间百姓受害;天旱、地冻或有人家破人亡,皇帝也下罪己诏,表示自己有罪。甚至大臣还可以谏言批评皇帝,有的臣相甚至训斥皇帝,什么情况都有,还有人甚至罢免皇帝。

古代的专制政权都还有一点点谦卑,虽然他也是统治万民、高高在上。今天的中共政权是绝对不认错、不道歉、不认罪,只要别人道歉、认错。所以这是高高在上,非常权力傲慢,是全世界从古至今最傲慢的政权、权力傲慢。

1981年,中共通过一项《建国以来历史问题的决议》,承认毛泽东晚年犯了严重错误,但没有一句认错、认罪、道歉的话;但是反过来一天到晚要别人认错。比如它制造“六四”屠杀,死那么多人,它没有认错、没有认罪、道歉;它迫害法轮功,死那么多的人,那么多冤狱,还活摘器官,它没有认错、没有认罪、道歉。

反过来,它到处要别人认错、认罪、道歉,包括当时“六四”学生的领袖,包括“六四”参与者,动不动要人家悔过认错,包括法轮功学员也强逼人家认罪、认错,制造了很多的死亡惨案。

中共政权把自己扮演成“上帝”,其实它根本就不是上帝,它是魔鬼!就另一种“上帝”,是上帝的对立面,是魔鬼!这个魔鬼恶到极限,就是全世界我最恶,我干了什么事你们都不能说,但是你们只要做一点点我看不顺眼的,我就说你错了、你有罪,要把你干掉!中共是这么个心态。就还是那四个字可以概括,就是“权力傲慢”。

主持人:说起政治运动,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我们也知道明天,也就是中国大陆现在的今天,正好是“自焚伪案”15周年,当时也是逼迫很多人承认错误、认错,最后被联合国认定为是世纪伪案。回顾这一切我们也看到,正像您所说的一个现象,就是为什么在这期间,中共统治六十多年自己不道歉?这背后究竟什么原因?

陈破空:它制造了无数的错误,50年代的“反右”、到后来的“文革”、到后来的“六四”、到后来的迫害法轮功。应该说以中共来讲,讲错还轻了,错误累累;讲罪行,罪行累累;讲血债,血债斑斑,堆积如山,但它却实从来没有认罪、认错、道歉。因为这个政府根子上它就认为,它表面上认为它没有错、没有罪,它心里面罪大恶极,恐怕是太有罪恶感了,所以以至罪恶感根本就不能出口,它认为一把它的罪恶说出口它就完全崩溃了,就完了。

主持人:说起认罪,另外一方面,也有很多人非常有骨气不认罪,比如广州的学运领袖于世文由于不认罪,现在被无限期关押。其实您也知道更多的消息,这背后说明什么现象?

陈破空:于世文是以前我们在广州一次搞民主运动的学生领袖,他非常有骨气。去年他举办“六四”公祭,有一系列人被抓,北京有人被抓、郑州有人被抓,还有很多人被抓,但是很多人的案子都解决了,有的判了缓刑、有的是被释放了,但是于世文现在是无限期关押,毫无消息,不开庭、不起诉、不审判。

为什么呢?于世文在里面做坚决斗争,他又写文章纪念胡耀邦,又写诗,甚至抗议,而且说如果开庭的话他一言不发、藐视法庭,或者是雄辩,给自己自辩,斥责法庭,而且他坚信自己做的是对的,而中共的“六四”屠杀是错的。由于他完全不配合,所以共产党现在是变本加厉的迫害他、惩罚他,就给他无限期关押。就可见中共真恶毒,只要你不屈服,就把你往死里整。

主持人:蓝述先生你看,中共它一直在逼迫别人认罪、认错,数十年如一日,一直是这样的。这样会造成什么后果?您有什么分析?

蓝述:当然了,造成的后果我们都已经看到了,你看整个中国社会,共产党把它自己的腐败变成了中国文化的腐败,这个东西是很要不得的。因为共产党是建立在无神论基础之上,所以它自己就是神了,它就是天下第一了,它说了算,对错是非的标准都是它。

这个我们可以做一个简单的比较,你看美国的西方政府它是怎么做事情的。我举个例子,1968年,美国国会通过了一个《国家洪水保险法》,洪水法案一开头写了一句很有意思的话,我的印象非常深,它上面这样写,它说:“洪水是上帝的旨意,而洪灾是人的行为的结果。”

你明明知道你住在低洼的地方,大水一来就要淹你,你为什么要住在那个地方呢?洪水既然是上帝的旨意,所以通过了洪灾法案以后,他首先第一件事情就是研究这个洪水,上帝为什么要设计洪水?他就发现了洪水有很多的好处,它可以补充地下水,洪灾造成的沼泽地可以给生物带来一个栖息的地方,同时给周围拥挤的城市环境空气提供一个喘息的空间。他学习一套了以后,他最后根据上帝的旨意对和错制定政府政策。

相反,你看中共就完完全全不一样,是非对错的标准是它自己,它无论是做什么事情,对了、错了,它永远不认错。

主持人:可以说这背后有一个专制和民主之间的对立,我不知道您怎么分析?

陈破空:对,这个对立有一个很好的例子,就是蔡英文当选之后,蔡英文说了一句“谦卑、谦卑、再谦卑”,这是蔡英文当选之后的感言。而中共就相反,是“傲慢、傲慢、再傲慢”。

而且还可以举个例子,中共老是说日本人没有为二战没有,又说日本人篡改教科书。事实上你说日本人篡改教科书,中共是从头至尾谎编教科书,没有一句真话,完全扭曲历史。

另外说日本人没有道歉,结果前不久中共为了缓和中日关系,用一个学者在中共党报上发表一个文章说,谁说日本人没有道歉?战后日本的各种道歉总共25次,说道歉很多;但是中共反过来一次都没道歉。说日本人杀了多少中国人,没错,几十万、几百万也好,那你中共屠杀的中国人是日本鬼子屠杀的10倍、百偣都不止!结果日本人是不断地道歉,连后来没有杀人的这些战后出生的首相都在不断地道歉;而中共不道歉。

而且日本还有一个文化,一有错就道歉,比方日本政府甚至不断的换阁员,动不动就鞠躬下台。中国有一个成语叫“知耻近乎勇”,本来这个成语是中国人发明的,结果现在在日本还有效,知耻近乎勇,就下台。

但中共的这些官员、中共共产党是完全不知耻,所以它不认错、不认罪、不道歉,是完全不知耻,而且是对中国古训的违背,中国古训不仅有“知耻近乎勇”,还有“四维八德”。所以这个政府不知耻是为国耻。

主持人:好,今天由于时间的关系,我们的节目就进行到这里,非常感谢二位嘉宾的点评分析,也感谢观众朋友们的收看和参与,我们下次节目再会。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