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思敏:天津大爆炸事故报告有难言之隐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2月5日,天津港2015年8•12爆炸事故调查报告出炉,不论其认定的事故原因及相关惩处,都和当初中央追责不设限、官媒带头挖内幕的落差极大,舆论更是无不发出“轻描淡写、大事化小、避重就轻”等质疑声。因而与其看这份像是只调查未结果的报告,并纠结在只有5名省部级官员被从轻处分,还不如回头关注1月12日天津市今年落马的第一个局级官员。

首先从这份调查报告说起。如果说先看报告中对于爆炸起火原因的“自燃说”,那么基本上就可以不用再往下看了,因为针对报告对四大疑问的四大“详解”,目前媒体也在报告出来的第一时间给予了体无完肤的纠错。

其次回看事发2015年8月12日的天津大爆炸,可说是中共建政以来规模最大、损失最重、影响更是难估的爆炸事故。毫无疑问,也是习近平上任后发生的,所以有必要看看爆炸前后有什么值得观察的。

爆炸前,正值北戴河会议期间,但官媒已事先放风“别等了,今年无会”。舆论有云,习要破老人干政恶习。当时官媒配合发声,例如以人民日报来说,8月10日《辩证看待“人走茶凉”》,8月11日海外版公众微信号刊文披露邓、陈等人力促建立正常退休制度内情。8月12日深夜天津大爆炸

爆炸翌日,即8月13日这天,微信圈最热的还不是天津突发大爆炸,而是热传两张不言而喻的图片──五角场空军政治学院外墙上的江泽民的题词与落款都被“拿下”。

爆炸后,除了问责之声居高不下,以新华社为首的官媒亦迅速起底涉事公司瑞海国际,以及其背后一帮天津官员。结果发现,瑞海二股东董社轩已故父亲董培军系出天津公安系统,与津门首虎天津公安局长武长顺交好。至于瑞海大股东于学伟以及多名核心高管,都出身中化天津,换言之,瑞海公司是中化集团出走高管另起的炉灶。由于这一线索,牵出于学伟曾在国家安监总局局长杨栋梁底下工作。

爆炸当时担任安监总局局长的杨栋梁,亲上前线“指挥救灾”,却在罹难者的头七日突然被指涉嫌违法而遭撤职调查。杨栋梁曾在天津官场长达18年,但其与其子杨晖皆出身石油系统。

虽然当时官方通告并未将天津爆炸的责任与杨本人作直接的指控连结,但是不难发现,官媒的内幕挖掘与当局的追责声浪,似乎都在杨栋梁这里打住。

坊间关于瑞海后台有张高丽姻亲的背景,这无法经由官方证实,但官方履历与新闻资料显示,杨栋梁在石油系统与天津官场,都得到张高丽的提携。此外,还有一个人。这个人就是1月12日落马的天津市津南区区委书记吕福春。

吕福春是天津市今年落马的第一个局级官员,履历显示,现职是2014年12月上任,此前历任天津市滨海新区工委副书记、汉沽区委书记(2006年3月-2009年12月),塘沽工委书记、滨海新区副书记、政法委书记(2009年12月-2014年12月),也就是吕福春曾任职多年的天津塘沽开发区,正是天津港大爆炸的地点。

值得注意的是,吕福春2009年任区副书记的滨海新区,是国务院于2009年11月9日批复同意天津市调整部分行政区划,撤销汉沽区、塘沽区、大港区,设立滨海新区。吕福春此一仕途大步,即在天津市委书记张高丽之时所迈出的。

值得注意还有,吕福春天津官期间屡遭《追查迫害法轮功国际组织》通告,直到落马前,还在非法迫害天津市津南区多位控告江泽民的法轮功学员。

在这次天津大爆炸事故调查报告中,针对5名省级涉事官员,仅建议对一名副市长行政降级,其他四人给予警告与记过。如此明显的轻罚,是否让人推测,调查知道这起大爆炸确实不是单纯的意外,这些官员当然有官商勾结包庇之责之罪,但不是真正“凶手”,最后的究责也只能是按“替罪羊”论处。否则,就得曝光大爆炸的真正原因,那就是天津官场的后台是张高丽,张高丽的后台是万分恐惧大陆“诉江潮”的江泽民。

文章来源:大纪元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