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辉:替习仲勋说话的国民党将军之死(上)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近日看到网上一篇文章,说中共前副总理习仲勋的夫人齐心曾写道,在上个世纪60年代初,习仲勋被迫害时,在毛面前替习说话的只有两个人,而这两个人都曾是国民党将军,后投奔中共,一个是邓宝珊,一个是张治中。这个现象似乎在说明与其他经历过延安整风运动的中共高官相比,来自于国民党的邓和张对于中共内部的残酷尚知之甚少,所以才敢进言,而血腥的文革则给他们补上了这一课。本篇先讲讲邓宝珊的结局。

1894年生于甘肃秦州(今天水)的邓宝珊,在民国时期也是个风云人物,曾加入同盟会,参加过护国运动、护法运动,任陕西陆军暂编第一师团长,是西北的名将。1924年与冯玉祥等人发动北京政变后,出任国民革命军第2军第7师师长、国民联军驻陕副总司令、第8方面军总司令等。彼时中共秉承共产国际旨意,加入国民党,借壳发展。

也正是在此期间,邓宝珊开始接触中共,其在陕西开办的军官传习所的所长就是中共党员,顾问则来自苏联。当时的国民联军驻陕总司令部中也有许多中共党人,如由总司令部创办的中山军事学校和中山学院,分别由邓小平和李子洲任政治部主任及副院长,后者也是中共组织的创始人之一。邓宝珊与他们有着密切的合作。

1931年日本侵略东北的“九一八”事变后,邓宝珊被南京国民政府命为陕西绥靖公署驻甘肃行署主任,后又任陆军新编第一军军长。在1936年12月张学良、杨虎城在西安发动军事叛变,抓捕蒋介石后,邓宝珊站在中共一边,给予张、杨以支持,并应杨之邀前往西安善后。1937年日本全面侵华后,邓宝珊被国民党政府任命为21军军团长,驻守榆林。期间多次到延安与毛泽东、朱德等人会晤。网上有消息称,邓不仅吸鸦片而且种鸦片,跟延安互开方便之门。彼时延安把种的鸦片卖到国统区。这自然让中共是喜出望外,毛称其“为德之大,更不敢忘”,而蒋介石却没有察觉。
抗战胜利后,邓宝珊被国民政府任命为晋陕绥边区司令兼华北“剿总”副司令,可以说,此时邓内心的天平已完全倾向了中共,成为其有一个内应。1948年12月至1949年1月,邓宝珊秘密出任傅作义的谈判代表,与中共谈判,并代表傅在协议上签了字。

为中共立下如此大功并被视为中共的“老朋友”的邓宝珊在1949年后,先后任西北军政委员会委员,甘肃省政府主席、省长,国防委员会委员,民革中央副主席等职。

邓宝珊在甘肃任职时,住在兰州市广武门外的一条僻静小巷,从外边看并无特别之处,但进去后会发现别有洞天。因家中有一处小花园、假山,因此被称为“邓家花园”。它是邓宝珊1932年购得的,1941年日本轰炸兰州时,邓夫人崔锦琴携子女在此不幸遇难。

在中共1949年后发动的一次又一次运动中,由于邓宝珊的特殊背景,基本没有受到波及,但是他最终没有躲过文革。事实上,在1966年文革爆发前,邓宝珊就已经卧病在家,主持省政府工作的是省委书记处书记、常务副省长胡继宗。在文革初期,甘肃省委也紧跟北京及全国各地的步伐走,大加批判、杀伐,当时兰州大学校长江隆不堪受辱自尽。而就在甘肃省委还要再找典型代表人物进行批判以推动文革时,一批声言“造反有理”的红卫兵在1966年8月下旬从北京来到兰州,他们将矛头指向了甘肃省委,将主要领导推上大会主席台进行批斗。甘肃省委瘫痪,但邓宝珊暂时没被注意。

然而,11月又一批北京中学生红卫兵来到兰州,他们直接冲进了邓家花园。据邓的女儿邓引引回忆,红卫兵上午冲进来一直闹到中午才走。他们进得门来不由分说,各个房间乱窜乱翻,并找到了一把刻有“蒋中正赠”字样的佩剑,这成了邓反动的证据。有病的邓宝珊被从床上拉起来,被迫跪在地上,红卫兵则拔出剑来架在其脖子上,对他进行审问、批斗。反复折腾了一上午才离开,并带走了宝剑等。邓宝珊受到了严重的惊吓。

此事被北京知晓后,邓宝珊被接到了北京治病。两年后的1968年11月,邓宝珊吞鸦片自杀,终年74岁,而中共官方发的简讯是“因病去世”。1979年文革结束后3年,邓宝珊的追悼会才举行,中共对其做了重新的评价。帮了中共大忙的邓宝珊收获如此下场,究竟怨谁呢?

──转自《大纪元》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责任编辑:李明心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