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帆:一日之善万世之鉴

一九九九年的四月二十五日,已经过去十七年了。这一天因为法轮功学员的万人大上访,已被载入史册。十七年后回头看,万人上访之大善,必将流芳千古。

大善之举

万人大上访的起因再简单不过。因为中共科痞何祚庥在天津一家刊物诬陷法轮功,法轮功学员去说明情况时,遭到武警毒打与绑架。当法轮功学员去天津市政府反映情况时,得到的答复是:“我们这里没有许可权解决问题,你们如果想解决问题,那就去中南海。”并说,北京公安部介入这个事件,“你们去北京吧,去北京才能解决问题。”天津官员答复的时间是一九九九年的四月二十四日凌晨一点多钟。在这种情况下,法轮功学员才决定去中南海附近的国务院信访办公室反映情况。

法轮功学员要去信访办反映情况的消息被迅速传递开来。因为很长一段时间以来,许多地方法轮功学员的正常修炼受到当地政府的骚扰和阻拦。去信访办反映情况,从而解决干扰法轮功修炼的问题,成了去信访办反映情况的法轮功学员的初衷与期盼。

去信访办反映法轮功的真实情况,只有这一个讯息而已。听到消息的人,不管是什么职业,身在何处,有什么个人的困难,当听到这样的消息的时候,他们义无反顾的去了。因为他们是法轮功修炼者,他们最清楚法轮功是什么。其实即使是有人组织,如果不想去,谁又能组织得了呢?哪个法轮功学员去北京的车费是别人给拿的呢?法轮功修炼者们三三俩俩,有的是结伴而来,有的是孤身前往,他们从四面八方向信访办汇集而来。四月二十五日,到信访办反映情况的法轮功学员有一万多人。

一万多人,只为向政府说明情况,没有一点其它的奢求,只是为了要回自己做好人的权利。他们无私无畏,心胸坦荡,没有顾虑。他们没有标语,没有口号,只是按照警察的要求在中南海的围墙外静静伫立。如此的和平,如此的理性,这样的一群人,堪与世界上任何一个优秀民族所具备的优良品质媲美。

这是一群怎样的人群啊!大家知道,军队、警察的纪律要求是非常严格的,可这里面有现役的军人与警察。他们中有中科院的,有教授、有博士生、研究生、大学生,还有其它行业的知识分子。这是一群无知的人吗?用迷信给他们戴帽子能说得过去吗?中央部委的人中也有人来。在平常人看来,这些人的地位远远高于普通百姓,可是他们与天南海北的法轮功学员站在了一起。他们中有年迈的老人,有朴素的农民,有抱着孩子的妇女,有身怀六甲的孕妇……

一天的时间极其短暂,然而这一天内,信访办外站着的这些法轮功学员所表现的高境界的行为,在中国近代史上没有过。为了少去厕所,他们尽量少喝水,少吃饭;为了不干扰他人的正常生活,他们连盲道都让了出来;他们不抽烟,可警察丢的烟头都被他们捡起。有警察在他们走后,指著洁净的地面说:你们看,什么是德,这就是,这就是德!有看到这一景象的北京市民说:中国有希望!

首恶的梦呓

有好人就有坏人。当法轮功学员平和的反映情况时,下午三点多钟,江泽民坐着防弹车在中南海周围神秘地转了一圈后,又神秘地回去了。

通常来说,无论是谁,看到这么一群高素质的人能不有点好的想法吗?然而有的人却不是这样。这中共的头目江泽民天生的小肚鸡肠,心眼十分狭小,妒嫉心极强。特别是没有容人之心,见不得人好。好人表现的越好,他就越难受。就在这一天夜里,他写了一封“给政治局常委及其他有关领导同志的信”。江在信中说:“这次事件,是1989年那场政治风波以来在中南海地区发生的群体性事件中人数最多的一次”,“必须坚持用正确的世界观、人生观、价值观教育广大干部群众。难道我们共产党人所具有的马克思主义理论,所信奉的唯物论、无神论,还战胜不了法轮功所宣扬的那一套东西吗?”

江泽民在信中把他个人的思想暴露无遗。他是踏着一九八九年六四学生的鲜血爬到中共头目的座椅的。他上台以来提的口号就是“把一切不稳定因素消灭在萌芽状态”。他把自己的权位看的超过一切,唯恐社会上有一丝一毫的风吹草动。江泽民的小人之心更见不得一点有独立想法的人。而这样一群人,在坚持自己的立场上表现出了极强的独立性。他们不象中共的党徒,见了上级就非常的卑微和顺从。他们有自己的思想,有自己的坚守。这样的人本来对社会来讲是最让人放心的,一群高素质的人不正是社会稳定的基石吗?

江泽民所说的世界观、人生观、价值观、唯物论、无神论是什么东西?恐怕连他自己都说不清。中共所宣扬的什么“三观”及无神论,人们接受不接受那是他们自己的选择。就江泽民来讲,他真的是无神论者?一九八八年长江流域的大洪水,他为保自己的所谓龙脉,全然不顾当时的水势,拒绝启用分洪区泄洪,人为的造成大的灾难。害怕自己被镇,他都不敢到镇江。他所说的共产党的这套东西,连他自己都不信。可是他却要拿来对付老百姓,真是滑天下之大稽。

江泽民将这封信命名为“一个新的信号”,被他收录在自己的所谓文选里。这封信虽不长,但却十分阴毒,直接表明了他准备用路线斗争的方式对法轮功展开迫害。随后十几年的历史表明,江泽民确实是在利用中共的这套机制对法轮功进行了异常残酷的迫害。

万世之鉴

四二五事件的和平解决,开创了老百姓通过和平理性的方式,与政府通过对话解决矛盾的先例。国际媒体对此给予了高度评价。一位在美国从事科学研究的华人对此评论道:“中国这个民族是一个顺民、暴民的民族,他不当顺民就当暴民。在中国历史上没有和平解决问题的,没有非暴力运动解决问题的事情。所以说事实上这一天的行动已经证明了,中国人是愿意走非暴力的道路的。事实上法轮功已经改变了中国的民族性。”

这个评价名符其实。对中共头目江泽民而言,他喜欢看到的是顺民,而怕见到的是暴民。尽管中国的宪法上写着中国人有这样那样的自由和权利,而实际上这些权利或自由都在中共的掌控中,说剥夺就剥夺了。而这次法轮功学员所表现出来的风貌,让江泽民极为胆怯。法轮功学员面对强权不低头,是不愿当顺民的表现。他们面对暴力不以暴易暴,又是他们不当暴民的表现。他们只是在为自己的权利而坚守,而坚守的又是为了做好人的权利。尽管这是他们最基本的诉求,也是对社会对他人都有百利而无一害的诉求,而且采用的又是最和平的手段,可是因为他们没有表现出顺民的卑微和温顺,完全有着自己的思想操守,这就使得江泽民异常的妒嫉和仇恨。

江泽民拥有党政军最高大权。据海外媒体报道,四二五当天,他就布置了武警准备武力镇压法轮功学员。污蔑法轮功的何祚庥在便衣的保护下也到了现场,但是法轮功学员没有一人与他理论,更甭提冲突了。有些假扮法轮功学员的便衣试图煽动大家喊口号,但是法轮功学员没有理会他们。江泽民、罗干等人实在找不到使用暴力的借口。法轮功学员的表现超出了江泽民对付百姓非顺即暴的维稳理念。他的恐惧就是他认为的至高无上的马克思主义理论在这群人面前完全失效了。

用暴力、欺骗、无神论等学说所浇灌起来的中共党徒,面对坚持真、善、忍的民众,真的胆怯了。因为中共那一套专政的理论在这些法轮功学员身上根本找不到着力点。江泽民最根本的胆怯就在这里。这也是中共不惜一切代价要将法轮功彻底除掉的根本原因。

在面对强加的不公时,法轮功学员的坚忍、坦荡、平和,完整的体现了出来。在随后十七年的迫害过程中,在面对和平申诉得不到公正处理的时候,在面对血腥屠杀时,在向民众讲述法轮功真相时,他们一如既往的表现出了大善大忍的胸怀。

法轮功学员十七年前在这一天的所作所为,给后世的法轮功学员,包括世人都留下了永远的参照。在面对强权对大法的干扰时,法轮功学员是需要站出来的。哪怕就是一句话不说,就那么静静的一站,他们就展现了真相。

十七年来,海外法轮功学员在中共驻外的使领馆门前,向民众展示与讲真相时,继承的就是这种形式和传统。在法轮功学员与世人的口耳相传中,四二五已经成为了和平理性的象征……

作者提供,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责任编辑:李明心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