廖祖笙:不要脸之当网红当大官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有人不齿于某些网红的作派,问:“不要脸就能当网红吗?”这话问得多余。妇孺皆知,在神奇的赵国,不要脸不只能当网红,而且还能当官,当大官。厚黑之于赵国官场,就譬若海水之于游鱼。

已落马的赵国大员,脸皮个个“厚如城墙,黑如煤炭”。有的在现形之前,位处“执法”巅峰,明处道貌岸然,暗处贪污受贿,淫人妻女,无恶不作。其“厚而黑,黑而亮”,决非赵国百姓能及。

而落马后,这类赵国官场厚黑学的传人,又能一次次或哭哭啼啼,或五体投地“跪求免死”,或在庭审中积极配合走过场的演出,坦承自己的贪腐事实是“客观存在的”……索性就变得更不要脸。

已经原形毕露的赵国官员不要脸,还在台上夸夸其谈作报告的官员,就个个一定要脸吗?决非如此。赵国的官场有着太多的伪君子,国人尚未见识有些伪君子的不要脸,只是其画皮没被扯下而已。

要脸是人类的一种天性,而赵国的擅长之一,即扼杀人的这一天性。朝廷本当是治下的道德标杆,而煞有介事盘踞在庙堂上的赵家人,“治国”秘诀却先是靠了暴力加谎言,后是靠了暴力加无耻。

赵国的朝廷尚且不要脸,也就怪不得赵国上上下下、一天一地的不要脸。当“治国”都只剩下了暴力加无耻这样可怜的两招时,仕途中人要脸的反而势必成另类。不要脸是加官进爵必要的敲门砖。

于是,在赵国,越是不要脸,越是能当官,越是能当大官,越是不会体恤民间疾苦,越是能在报告中口沫飞溅,说得乱坠天花,说得不着边际……怕什么洪水滔天、谴责如潮?用不要脸就能应对。

别看赵国的官员个个人模狗样,头发梳得溜光,实质其间不要脸者多如牛毛。有些官场的衣冠禽兽,对脸面的爱惜程度,甚而远远不及禽鸟的爱惜羽毛。倘若懂得要脸,赵国也就不会荒废成这样。

不要脸的赵国朝廷,与民争利久矣,为了不择手段圈钱,不惜在民众的生存之路上设伏,不惜一再逼良为娼,不惜在没完没了的血腥强拆中闹出人命……史上的朝廷,没有过这般不讲丁点颜面的。

沉沦在物质社会中的某些网红,以及为着生存而不得不卖笑在花街柳巷的苦命女子,在赵家人所打造的人间地狱,就是再怎么不干净,也比赵家人干净一些;再怎么不要脸,也不及赵家的不要脸。

作者提供,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责任编辑:李明心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