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互动】中纪委开战中宣部 争夺笔杆子?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下载视频
请点击右键,选择“另存为”下载视频。如遇到问题,请发邮件至:editor@ntdtv.com

【新唐人2016年06月16日讯】【热点互动】(1475)中纪委开战中宣部 争夺笔杆子:上周,中纪委公布了对多家中央部门的巡视结果,其中中宣部首当其冲,被批4个意识不强,另外还有宣传法里存在严重风险等等等等问题,这一番敲打,立即引发外界媒体的极大关注,有外媒甚至称之为政治地震前奏,那么为什么中纪委这一番批评,会让外界如此大的反应,那么,中宣部是否面临整肃,正值北戴河会议前夕,这对中共政治走向,下一步有什么影响?

主持人:观众朋友好,欢迎收看这一期的《热点互动》直播节目。上周,中纪委公布了对多家中央部门的巡视结果,其中中宣部首当其冲,被批“四个意识”不强、宣传法理存在廉政风险等问题。这一番敲打立即引发外界媒体的极大关注,有外媒甚至称之为政治地震前奏。

为什么中纪委这一番批评让外界有如此大的反应?中宣部是否面临整肃?正值北戴河会议前夕,对中共政局下一步走向会有什么影响?今晚我们请二位资深嘉宾点评、分析。一位是哥伦比亚大学政治学博士李天笑先生,还有一位是政论家陈破空先生,二位好!

李天笑、陈破空:主持人好!

主持人:非常感谢!我们在节目的开始先看一段新闻短片。

6月8日,中纪委官方网站公布“中央巡视组2016年第一轮专项巡视反馈情况”。第一轮巡视组组长王怀臣代表巡视组向中宣部高层反馈相关意见。

王怀臣说,中宣部的主要问题是:有的领导政治警觉性不高,落实中央决策部署有差距;新闻宣传针对性、实效性不强;对落实意识形态工作责任制不到位,选人用人不够规范;重点领域存在贪腐等。

评论分析,习近平此前已经酝酿对文宣系统进行大整顿,这次中宣部被点名通报,透露出几个方面的资讯。

刘云山被指染指中共文宣、政法和党务三大权力系统,其家族横跨政治和财经两大领域。还有外媒指刘云山俨然成了中共党内与习近平又一分庭抗礼的权贵势力的核心,深涉江泽民集团在军事、经济及文宣等领域,企图发动针对习近平的政变阴谋。

法国国际广播电台9日引述消息称,习近平决意要整顿中宣部,很可能将“中央宣传部”改名,同时考虑对刘云山和中宣部部长刘奇葆这“二刘”做出适当处理。消息说,原因是习近平已经意识到自他上台以来,刘云山掌控的中宣系统一直对其明褒暗贬、刻意扭曲,将习近平包装成极左的“文革化”形象,严重冲击习近平施政。

主持人:观众朋友,我们今天讨论的题目:中纪委最新对中宣部的巡视结果,以及这是不是所谓“政治大地震”的前兆?欢迎您在节目中间给我们打电话发表您的看法。我先请问破空,我们知道,中纪委的巡视报告出来以后,外媒纷纷解读,有的媒体说,它列数了中宣部的五大罪状,请您先谈谈怎么解读中纪委的批评?

陈破空:中纪委对中宣部动刀,在中共的历史上还真没有出现过。因为中纪委是政治局常委王岐山领导,而中宣部又受另一个政治局常委刘云山领导,在政治局常委里面他们是平级的。

但是这回在习近平当政之后,因为中纪委是在王岐山手上,是习近平的密友。中纪委工具是对内整顿纪律的,它有理由查纪律和查腐败,所以利用这个功能,实际上发挥这个功能来整中宣部,否则在以前是没有先例的,像毛泽东抓中宣部是透过别的权力斗争的方式。

这一次巧就在巧在中纪委可以这么做,中纪委怎么做呢?中纪委通常查一些部门的时候,查的是经济问题、腐败问题,但是这一次查中宣部首先提出的是政治问题、纪律问题,这就很妙。

纪律问题它提到“四个意识”,说中宣部“四个意识”不强,政治意识、大局意识、核心意识、看齐意识,重点是后面两个;一句话就是不听习近平的,不服总书记的。事实上从胡锦涛时代的中宣部到现在的中宣部,都是听政治老人江泽民的,都是江派所把握的。以前是李长春掌控,现在是刘云山掌控,就是不听当时的总书记胡锦涛;现在不听今天的总书记习近平。这个意思很明白,从政治纪律上来说,它有政治上的问题、有方向问题。

第二,有经济问题,就说了有廉政风险,重点里面有贪腐现象。但是腐败跟别的部分比,它没有比重要的位置,这说明主要还是一场政治斗争。中纪委对中宣部开刀,就是争夺笔杆子的斗争。

李天笑:我补充一点,里面涉及到一个非常明显的问题。中宣部现在涉及的问题非常严重,所以用词里面是含有玄机的。比方说“四个意识”,实际上表示它有导向性问题、方向性问题。

主持人:有的观众朋友可能不太清楚“四个意识”,其实是年初相当于是习近平当局提出来的。

李天笑:关键是核心意识和看齐意识。就是跟习近平打江的主线,现在出现了分歧,它没有按照这个做,这是非常严重的问题,所以里面强调指出的第一点,就是讲的这个。

第二点讲的是“选人用人不规范”,就是你用错了人。举个例子,比如庹震,原来在《南方周末》事件当中,他修改社论,这件事情他有责任,不但没把他拿下去,还把他从广东的宣传部长现在升到了中宣部副部长,这显然是有问题。很明显是有所指的。

第三,廉政风险的问题,就是腐败问题。

第四,讲到他还有不为人注意的问题,最后讲到一点,“还有一些领导人被举报了,材料送到了中宣部和组织部”。这句话人家搞忘、漏掉了,这是非常严重的重大问题,很可能不单是刘奇葆,可能刘云山都有一些很重大的问题,都已经送过去了。

习近平3年以来打江,几个主要问题,第一是反腐,腐败的问题;第二是违纪、违规的问题;还有一个是追责的问题,这几个问题,在中纪委对中宣部的通报里面全都涵盖了。所以说这一次他是要进行大清洗、大整顿,对整个江派现在所控制的文宣系统进行大整顿,我觉得这一点也不为过。

主持人:我们看到这一次中纪委的通报连篇累牍,因为谈到宣传不力的问题,所以有外媒解读“可能在意识形态的领域要进一步缩紧”。我不知道破空您怎么看?

陈破空:外媒的解读是隔靴搔痒,知其表而不知其里。从表面上来看,在讲意识形态、执行不力,实际上讲的是习近平上任3年以来,他的路线、方针、思想没有得到中宣部的贯彻,就这个意思。

至于“左”和“右”我以前已经说过了,“左”和“右”在中共内部只是一个斗争的工具,是表象,根本谁争左、谁争右是很有学问、很有疑问的。比如王岐山的中纪委是左还是右?我认为他就是右,而且刘云山手下的千龙网已经发文章证明王岐山是右。当时骂任志强的时候说,跟领导半夜打电话,这些人是推墙派、是宪政派,是要西化、实现西方民主在中国。那就说明它影射王岐山是“右”、是自由化、是西化的。它的“右”是西化的意思。

从这个角度来讲,中纪委去打中宣部,谈不上要往更左的方向走,谈不上。左和右都是斗争的工具,邓小平之后所有的领导人,从江泽民到胡锦涛、习近平都在往左表现。因为他们的权力来源不是来自于民间。如果权力来源来自于民间,他们会用右的方向去表现,表现西化,得到民间的支持。

但是他们的权力来源是党内,至少在现阶段习近平不可能超越党内。所以党内阶段都是以左的表现,以左面目示人,在党内比赛左,你左我比你更左,以比赛左来说我是共产党的维护人,我是既得利益的维护人。所以才有左的表现。

事实上这一次中纪委对中宣部的开战,绝不是因为意识形态要收紧的问题,完全是夺权斗争。习近平掌握了政法委刀把子、掌握了军队和武警枪杆子之后,这是啃最后的一个硬骨头笔杆子。在和平年代,笔杆子比刀把子、枪杆子恐怕更管用,就是没有的硝烟的战争。

但是这3年来,笔杆子一直掌握在江派手上、掌握在刘云山、刘奇葆这些人手上,铁桶一般,那真正是针插不进、水泼不入。这一仗能不能打下来关系到习近平权力的真正巩固。所以我认为这是决战式的姿态。

李天笑:我觉得“中共要在意识形态方面进行收紧”的说法、概念,自王立军事件以来中共就不是铁板一块了。一方面我们看到习近平阵营在清理江派,另外一方面我们看到江泽民犯罪集团拚命抵抗,中共内部,一个是犯罪集团,一个要清理它,就是这样的关系。

另外还有一点很重要,习近平一开始上台执政就有治国理念。他的治国理念从什么地方来?他看到胡锦涛时期江泽民架空胡锦涛的整个情况,看到了当时整个用维稳来迫害民众,特别是迫害法轮功,这一切他都收在眼底,而且他也收到了可能是美国传给他的王立军的报告,关于政变的问题他也清楚。

所以他一上台以后就要防止江泽民继续用这种方式来架空他。到现在为止,基本上他已经把这个粉碎了。从军队的改革,政法、武警等硬的方面都解决了,现在就向笔杆子、向软的方面、文宣方面动刀。现在不是收紧的问题,他是要把阵地收回来、拿回来,本来就不是争夺的问题。不是夺的问题。

主持人:所以所谓的“党媒姓党”就是党媒不姓“刘”是吗?

李天笑:就把它拿回来,要为他打江的总主题服务,换句话说,就是为他实现3年以来从一开始就不断全面推进、全面部署有序打江这一点来服务的。所以这个时候是非常关键的。

主持人:我们看到文宣系统近两年确实有很多举动,外界普遍分析不是“高级黑”就是“搅局”,比如起底蔡英文或是近期的何韵诗,包括红歌会。但是我们看到就在中纪委巡视组的结果出来几天,突然新华社好像又出了事情,一篇稿子被撤。据传是假传习近平的旨意。大家认为在这么敏感的时候文宣系统还在做这样的事情,似乎有点顶风作业的味道。破空,您觉得它怎么会这样?

陈破空:中国的文宣系统历来就是胆大妄为,而且它是独立王国。我刚才讲了,胡锦涛时代完全在李长春、江泽民那一派的控制之下,到目前为止完全在刘云山这一派的控制之下。很明显,习近平几次大亏都吃在这个地方,他去视察三大中央媒体提出“党媒姓党”,他的意思是“党媒姓习”,结果刘云山给他摆局,来了一个“央视姓党、绝对忠诚、请您检阅”,结果搞得灰头土脸,整个舆论沸腾,对习近平非常不利。

主持人:包括任志强也出来。

陈破空:后来支持习近平的“学习小组”提出“手抄党章”,结果另一边把“手抄党章”简直弄到了极限,甚至新婚洞房夜手抄党章、激发民间到法院门口去手抄党章。“手抄党章100天”结果84天就夭折。

这一次中纪委通报中的一句话就说出来了,原来很多人不认为是“高级黑”;认为就是习近平本人的意思。中纪委的通报里面有一句话说明了确实是“高级黑”,它说,宣传系统在舆论宣传上有差距,落实政策、方针有差距。也就是说,你没有落实习近平提出的这一套方针,不管习近平这一套方针是左也好、右也好或是什么。反正中纪委就说了,你没有落实这一套,是有差距,你在搞另外一套,自搞一套,而且不看齐、不靠拢,就已不“姓习”。

刘云山暗示的就是“姓刘”,至于最近他还在搞,他一定会搞下去,因为文宣阵地对江派、对刘云山来说是生死攸关,是最后一个阵地,他一定要死守,死死争夺。他觉得:“你没有理由把我从手上搞下去,我也是政治局常委,我们搞的是政治局常委制,你没有理由把我这个东西拿走。”因为他如果是拱手让人或者放弃,他就觉得自己萎了,什么权力也没了,趁手上还有权力至少可以要胁对方,觉得:“你是不是要退一步?双方达成妥协,至少不要在腐败问题上去追刘家。”所以他为什么现在还不停!包括孟建柱出访,他们要加一个说法:习近平委托孟建柱给美国司法部长问候。结果没有这回事,紧急撤稿。这样的事情肯定很多,这只是其中之一而已。

主持人:李博士,请您进一步分析,我们看到这3年来习近平在一步步收拢他的权力,有人分析刘云山是为了保自己,所以不得不一直跟习近平作对。我不知道您怎么看这种分析?

李天笑:绝对不是的。刘云山有三个过程,第一个过程,他最早是在内蒙古当宣传部副部长,然后当宣传部部长、中共中央宣传部长。在这期间,他能够被提到中宣部、再能够进入常委的整个发家过程,都是因为追随江泽民镇压、迫害政策,尤其是对法轮功的迫害。

我看了很多材料,在《追查国际》的网站上详细列举了他当时利用各种会议、表彰大会等各种形式、通过各种宣传渠道包括大外宣把这个东西宣传出去,到国外也是这样,得到江泽民的赏识、重用然后才上去的。这是其一。

其次,刘云山在“十八大”以后进入常委会,习近平主政,他继续维护江泽民的政策、继续追随江泽民跟习近平进行各种各样的捣乱包括“高级黑”。刚才讲的“手抄党章”实际上不是习近平要搞的,是刘云山把它包装成这样,通过这种形式给习近平为难,使得习近平下不了台。

红歌会也是,他把习近平包装成好像是文革这种形式。他还把朝鲜的歌舞团请到中国来,背景里面就有关于核试爆,如果习近平同意它在中国演出,很明显就造成了国际事件。因为习近平本身是要跟朝鲜有距离,拉开距离的,现在变成习近平支持它核试爆了。但没有得逞。

总的来说,他把习近平讲的“依法治国”、“依宪治国”删掉,还把很多意思都改掉,使得外界认为习近平是要往文革方面走、往左的方面走,甚至把习近平要用权力集中起来打江这一点说成好像是要集权或者搞个人独裁等。实际上是刘云山故意利用海、内外媒体把它包装起来,对习近平进行一种高级黑或者诬蔑的手法。

主持人:是整个江派的运作手法。

李天笑:刘云山现在存在的问题一是他追随江派;一是在习近平打江的过程中继续制造阻力。这两个问题已经构成了违纪、违规,习近平可以通过追责或者违纪、违规把他拿下去。

主持人:好的,我们等一下继续谈这个问题。我们先接听加州丁先生的电话。丁先生您好。

加州丁先生:方菲主播好,李天笑博士好,陈破空教授好。两位老朋友好久不见。关于这个事情,表面上看好像是习近平、王岐山、张德江要拿江派人马留在中宣部里的什么政战人员、政工人员,换一批新的进去;好像是要约法三章把法律、治安弄好。实际上对我而言,就是共产党内部又开始狗咬狗一嘴毛,就是一定要把江系人马给搞掉,江泽民都八十多岁了。

主持人:谢谢丁先生。我想请问破空,我们刚才谈到刘云山。最近《人民日报》有一篇文章很有意思,说“一把手如果独断专行往往不得善终”,引起了广泛解读,大家都在说:“这‘一把手’指的是谁?”我不知道您怎么解读?

陈破空:这个虽然有很多种解读,但是我认为,最主要是因为刘云山还掌握《人民日报》,绝对是刘云山针对习近平所发出的警告。回忆2012年初,当王立军出事之后、薄熙来被拿下之后,《人民日报》出了一篇文章“总书记不能凌驾于中央”,就是针对胡锦涛的,当时胡锦涛跟习近平要联手拿下薄,文宣系统要保薄,当时就说了一句话,把总书记的下场说得很惨,甚至说以前有总书记向忠发叛变投敌、怎么被处死,还说了很多总书记的一些噩运;就讲“总书记不能凌驾于中央”,是集体领导。

后来周永康又自己开政法委会议提出“政法委姓党”,意思是政法委不姓“胡”、不姓“习”,而姓“江”、姓“周”。现在这篇文章说“一把手独断专行不得善终”,也就是说“要向你看齐、要听你习近平的我就认为你是独断专行”;“不得善终”暗示什么呢?我们数一数,毛泽东是最高领导人,之后是华国锋、胡耀邦、赵紫阳,邓小平还不算,邓小平至少名义上不算,实际上是。华国锋确实不得善终,被推翻了,暗示你习近平可能被推翻;胡耀邦、赵紫阳主张改革被推翻了,一个被气死,一个被软禁至死,暗示如果你要偏离道路、不听我们政治老人给你安排的政治局常委集体领导,你偏道路你就可能不得善终。

“极左”我要解释一下,什么是“真左”其实很容易鉴别,江泽民派系的政治老人这一派就是真左。为什么呢?因为它有一个特点,老人政治是“看死政治”,“看死政治”是什么意思呀?就是防变天,不让变天。为什么要看死胡锦涛?就怕胡锦涛变天。变天往哪变?怕你往宪政、往西方方面变。

胡锦涛去白宫会见美国副总统,江泽民都要派李肇星把他看死,就不让你们两个单独会谈,李肇星一把闯进去坐在中间。为什么?就是看你们究竟谈什么?会不会变天?为什么习近平上台他还想看死习近平?就是防变天、防止往右走、防止往宪政方向走。也就是说,左、右之分是很清楚的,不管这些人怎么表现左,最左的就是江泽民这一派。从这篇文章来看,刘云山不能够善罢干休。

主持人:也是一种发难。

陈破空:就在中纪委要动中宣部的时候,刘云山会做最后的殊死挣扎。所以这篇文章中说“一把手不得善终”是对习近平的威胁,直接的人身威胁。

主持人:但是也有人认为《人民日报》没有这个胆量。李博士,您怎么解读这篇文章?

李天笑:我倒是跟破空看法不一样。我觉得从这篇文章本身来说,以及结合目前正在发生的一些事情来看,更大的可能性是针对江泽民跟刘云山的。文章中讲,舵手要定准方向、明确目标,如果当不好舵手,可能就当不好一把手,就不得善终。

这篇文章中讲到方向问题。我们刚才讲到中纪委对中宣部的问责通报里面明确讲到,它违背“四个意识”,与执行的政策有偏差。那就是方向问题,很明显是有契合的。

主持人:而且中纪委对广电总局也谈到舆论导向问题。

李天笑:“导向问题”在这里讲的就是定准方向的问题,所以两者之间是契合的。如果是跟中纪委契合就不会是中宣部出来的。

文章中还讲到很多,比如“把单位当作领地,为所欲为、狂妄自大,针插不进、水泼不进的独立王国,唯我独尊的权力很危险,往往导致一把手‘不得善终’”。“针插不进,水泼不进”这话当时毛泽东讲过,针对文革的时候,北京市委掌握宣传部的这些人。现在讲这些话,肯定是要用很大的风暴来整顿、冲击,现在正好就是冲击江派所把持的最后一块阵地,就是文宣方面,这两者又是契合的。

再有一点,现在中纪委王岐山提出“问责”条例,讲到对关键少数、对主要决策者要进行问责。主要决策者与关键少数就是一把手。这两者也是契合的。我的意思,问责条例讲的“主要决策”者实际上就是针对江泽民以及刘云山。为什么?因为在过去17年中,中国最大的迫害政策的决策人不就是江泽民吗?对于现在所有的问题、产生的高级黑、跟习近平捣乱、兴起各种各样的风波等,不是刘云山吗?他控制着中宣部,刘奇葆是为他擦鞋的。

从这几点来看,我觉得都与中纪委打击中宣部、清洗中宣部是相契合的,不像是针对习近平。

主持人:说到这,我倒要谈一谈,对于中宣部和刘云山的冲击到底会到什么程度?破空,我们知道最近戴晴写了一篇文章,她在文章中公开提到刘云山并称他“废物”。种种方面的信息是否打刘云山的造势?

陈破空:戴晴有特殊的身份,她是中共元老叶剑英的养女,1989年“天安门事件”她是民主派,她也是太子党,双重身份,她有特殊背景、特殊的关系和特殊的信息。

主持人:话语权。

陈破空:她说出的话代表一定程度的放风,曝露了习近平阵营对刘云山的不满。戴晴把刘云山跟历史上的“左王”陈伯达、康生等并列,与王力、戚本禹并列,就是对他非常不满。这是个信号,我觉得非常明显,这就是一场政治斗争。

刚才天笑讲的我补充一下。如果《人民日报》已经在习近平的掌控之下,那篇文章确实有可能是针对刘云山;但是我认为《人民日报》现在还没有在习的掌控之下,所以刘云山用那些似是而非的语言。甚至有一种解说:所谓“一把手”可能指的是6个省、部级的高官。表面上借目前的反腐,实际上是指桑骂槐,“指桑骂槐”历来是共产党内部的斗争工具、手段。

李天笑:其实戴晴的话不单是代表红二代,也不是光光代表党内的态度或代表整个社会的一种共识;只不过戴晴自己也是新华社的高级记者,同时也是作家,而且她对刘云山、李洪林等人比较了解。出于一种比较了解的姿态她指出了刘云山的实质,说他“废物”。

当然,刘云山是中专生,通过江泽民对他的赏识,戴晴说得很对,是通过江泽民的赏识而得到提拔上去的,并没有真才实学。还不单单是废物,我觉得刘云山可能像一条疯狗一样,现在这个情况下拚命地狗急跳墙。如果他现在还继续通过各种方式挑战,他已经濒临灭亡、岌岌可危了,他何必还这么做呢?肯定是胆颤心惊、处于最后的挣扎。为什么?如果江泽民最后被法办,他也接着要被法办,因为他长期、近二十年的过程中一直是追随江泽民,他的罪责是牢牢地跟江泽民连系在一起的。由于这个目的,我觉得他会拚死反抗或者鱼死网破。

主持人:破空,有人说刘云山会提前下台,不知道您怎么看?

陈破空:根据习近平的反腐模式,基本上是针对前任的政治局委员、政治局常委或政治老人,现任的很少动,刘奇葆是政治局委员,刘云山是政治局常委,要动他们是比较难。我认为是敲山震虎,把他们周围的人挖掉,把他们孤立化、削夺实权,虚化他们,就跟周永康下台前的情况一样。

“十九大”这两个人都要退,刘云山是1947年7月出生的,明年刚好70岁,如果明年改一项规则、保留一项规则的话他要下台;改一项规则就是“七上八下”,刚好69岁的王岐山可以留下来;但是另一项规则70岁划线,要退休,刘云山就该下去。我认为刘云山下去之后再法办他的概率更大。

李天笑:我觉得刘奇葆今年下台的可能性非常大,他现在是一面工作、一面接受调查。刘云山下来的可能性也非常大,要看今年8月份北戴河会议,但是“十九大”他肯定下去了。现在问题是对他的处里是标竿,对这些在任的江派常委会如何?这是一个很重要的问题。

主持人:非常感谢二位。今天的节目时间又到了,感谢观众朋友们的收看,我们下次节目再见。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