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变“英雄”的内幕 郎平冲破体制赢得尊重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2016年08月22日讯】在刚刚结束的巴西里约奥运会上,中国女排夺得金牌。这支由著名教练郎平领军的年轻队伍,仅用了3年时间,就重夺已经睽违12年之久的奥运冠军,让海内外华人深感自豪,这也是中国三大球(足、篮、排)当中唯一能让国人自豪的项目。在舆论一致奉郎平为“英雄”的同时,她此前出国留学、执教的内幕,以及被骂为“叛徒”的往事,再被起底。

近日,一篇《郎平,一个“叛徒”的回归之路》在网路热传。文章详细披露了郎平在获“五连冠”之后,放弃官位自费出国留学、执教,并最终回国效力女排的内幕。

文章评价郎平不是“祖国的叛徒”,而是“举国体制的叛徒”:她从30年前自觉摆脱体制的笼罩,努力成为一个独立而强大的个人,到今天回归中国女排,并努力带领女排从僵化的旧体制中突围,郎平展示了一种超越体制的强大力量。这正是郎平的魅力所在,也是郎平对于中国体坛的意义所在。

发誓绝不做官 因为“受了刺激”

文章作者说,在众多功成名就的大陆体育名人当中,真正让作者欣赏的只有郎平,因为郎平“虽然也成名于体制,但成名之后却主动摆脱了体制的荫庇,踏上了一条自我救赎的奋斗之路。在经历千辛万苦,自己长成一棵大树之后,郎平又回归中国女排,以她独特的个性魅力,给中国体坛带来了令人欣喜的体制性突破。”

1986年,夺得女排大满贯后的郎平,带着一身伤病退役。此前,中国女排的功勋元老纷纷被封官加爵。郎平也安排到北京体委担任副主任的职位,但郎平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说,她对做官毫无兴趣。

郎平后来在自传中坦承,自己不愿做官,完全是因为受了刺激。

作者在文章中描述,事情大概是这样的:在郴州排球基地集训时,基地主任有天突然叫郎平一起上北京向国家经委要钱,说是领队安排的,因为郎平是名人,到北京说话有份量。钱是以建设基地之名要的,但钱要回来后,却没马上用于基地建设,因此被人告了上去。体委查下来,要郎平写检查,还严厉斥责她“当了世界冠军,就不知天高地厚到处要钱”!这是哪跟哪啊?郎平说是队里领导安排我去的,钱要回来了他们用在什么地方我哪知道啊?可领队矢口否认是他让郎平去的,把责任推得一干二净。

这事给单纯的郎平造成了极大的心理阴影,憋了一肚子气的她觉得官场太肮脏,从此发誓决不做官。

跳出体制束缚 自费闯天下被骂“叛徒”

在上世纪80年代,中国大陆的退役球员出路很少,做教练要论资排辈。尽管郎平是世界顶级球星,但女排教练的位子还轮不上她,又自绝于体制安排的官位,因此,郎平只能自谋出路。

1987年,郎平自费到美国留学,在新墨西哥州大学边读书边当校排球队助教,没有工资,只免学费。

作者描述郎平出国之初的那段艰难经历:这个曾经叱咤排坛的世界冠军、在中国被人捧上天的“民族英雄”,为了养活自己,只能去教最初级的学生,甚至夏令营玩排球的小孩,几乎从零开始。为了省钱,她上学时的午餐都是自制的三明治,一个星期的午餐费只花五、六美元。期间她甚至还应聘到意大利甲A俱乐部去打职业联赛,带着伤也坚持上场,只是为了挣钱,使自己能经济上自立。

此前接受大陆媒体采访时,郎平也隐约提及了她在海外的那段艰难历程。

在出国后的22年中,除了1995-1999经恩师袁伟民力邀,回国做了几年中国女排主教练(纯属“奉献”,在国外俱乐部执教年薪至少十几万美元,而中国女排主教练当时的月薪是335元,加上各种补贴,年收入约6000元人民币),郎平一直在美国、意大利、日本甚至土耳其做排球教练,从一开始的大学业余队,到后来的职业队,乃至美国国家队,她硬是靠自己的实力和能力,在国际排坛打出了一片自己的天地,成了炙手可热的国际知名教头。

作者描述,2008年,当郎平率领美国女排在北京奥运会上战胜中国队时,许多小粉红恶毒地咒骂郎平是“祖国的叛徒”。对这些咒骂,郎平十分无奈,她说“我是一名职业教练,执教美国队只是一份职业,并不是为了击败中国”。她至今也没入美国籍,她解释说:“我要是入了美国籍,怕是要被他们骂死!”

实际上,郎平此前接受大陆媒体采访时,也谈及了那场比赛。她说,她赛前就对美国女排的队员坦承:你们也知道我对中国的感情,尽管我是你们的教练,但是在比赛过程中我也不会去多说什么。

另据报导,郎平有一次做客某大陆体育节目,为中国女排的比赛做解说。面对中国女排的输球,郎平在赛后接受采访时忍不住哽咽落泪。

从郎平的言语和泪水中,无不体现着她对中国女排那份难以割舍的挚爱情感。

重塑中国女排:不要党支部,一切我说了算

作者披露,2012年,中国女排在伦敦奥运遭遇滑铁卢陷入低谷。次年,新任的排管中心领导再次盯上了郎平,主管领导多次南下广州力邀郎平执掌中国女排帅印。

2013年中国女排主教练是公开竞聘,但直到竞聘当天的凌晨,郎平还没松口。作者分析,从郎平当时再三推辞,迟迟不应的心态看,郎平对执教中国女排充满疑虑。联想到1999年她坚决辞职那一幕,不难想见,她对中国体坛的体制性弊端应有切肤之痛。在国外执教这么多年,对比十分明显。在旧的体制框架下,处处都是掣肘,郎平有心无力,知道自己很难突破。

但在最后时刻,双方终于达成协议。据郎平透露,是排管中心领导的承诺最终打动了她,这个承诺包括对女排选人用人的绝对话语权、搭建复合型教练团队、打造女排大国家队模式、甚至改变国内职业联赛规则等等与现有体制和传统模式差异极大的一整套新思路、新做法,排管中心全盘接受,并全力提供人财物方面的支持。这些承诺等于给了郎平突破体制的尚方宝剑。也正是这一点,使郎平在中国女排获得了国内教练无法获得的操作空间。

最近在大陆微博上,有知情者透露,当时,体育总局答应了郎平提出的所有条件(其实就一个条件,球队一切她说了算,总局不能派人包括党的书记),总局只能提供经费,场地,协调队员入队。

体育总局接受了郎平的要求和条件,结果下午的“竞聘会”也就瞎了,因为郎平声明不参加竞聘:要么你同意我的要求聘我,要么我走人。

有评论认为,郎平就任国家女排教练这件事情的伟大之处,就在于开启了破除“党领导一切”迷信的第一篇章!

“体制的叛徒”赢得国人尊重

正是凭借全方位的突破,郎平在短短两年多时间内,就把中国女排从亚锦赛第四这样前所未有的谷底,带到了2014年世锦赛亚军、2015年世界杯冠军,直到刚刚结束的里约奥运会冠军。

去年再获世界杯冠军后,有媒体评论说,郎平之所以能够带领中国女排再创辉煌,除了她的执教能力和人格魅力,关键在于对旧体制的成功突破,而这一模式在目前的中国体坛很难复制,因为郎平的独一无二,也因为众多的体制性障碍,国内教练无法逾越。但郎平在女排的体制性突破,依然给中国竞技体育陈旧模式的改变带来了许多富有启迪性的示范。

对于郎平的大胆抉择,以及五毛愤青们指责她为“叛徒”的说法,作者评论说,在某种意义上,郎平确实是个“叛徒”,但她不是“祖国的叛徒”,而是“举国体制的叛徒”:从30年前自觉摆脱体制的笼罩,努力成为一个独立而强大的个人,到今天回归中国女排,并努力带领女排从僵化的旧体制中突围,郎平给我们展示了一种超越体制的强大力量。这正是郎平的魅力所在,也是郎平对于中国体坛的意义所在。

郎平一路走来,她的一次次抉择赢得了海内外华人的广泛尊重。有网友评论说:郎平退役后,她的队友都去做官而她甘当穷学生。她最早去意大利打职业赛却被讥讽“为钱打球”;她率美国队08年奥运击败中国又引谩骂。可郎平是真正把排球当事业。郎平是“举国体制”长出的花,但却挣脱了举国体制下运动员的宿命,她值得尊重。

(记者文瑞综合报导/责任编辑:王馨宇)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