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故事】荆轲刺秦王(上)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2016年8月29日讯】据《史记 . 刺客列传》记载,荆轲,卫国人,喜爱读书、击剑。

荆轲路经榆次,与盖聂谈论剑术,盖聂对他怒目而视。荆轲出去以后,有人劝盖聂把荆轲叫回来。盖聂说:“刚才谈论剑术,他谈的有不甚得当的地方,我瞪了他。找找看吧,我用眼瞪他,他走了,不敢留在这里了。”派人到荆轲住处询问,荆轲已乘车离开榆次了。盖聂说:“就该走,我用眼睛瞪他,他害怕了。”

荆轲到邯郸,鲁句践跟荆轲士博戏,争执博局,句践发怒呵斥他,荆轲默无声息地逃走了,不再露面。

荆轲到燕国,结识了以宰狗为业的高渐离。天天和高渐离在燕市上喝酒,酒后,高渐离击筑,荆轲和著在街上唱歌,旁若无人的样子。

荆轲虽说混在酒徒中,可以他的为人却深沉稳重。他游历诸国,结交贤士豪杰。他到燕国,隐士田光也友好待他,知道他不是平庸的人。

不久,在秦国作人质的燕国的太子丹逃回燕国。太子丹,也曾在赵国作人质,秦王嬴政出生在赵国,少年时和太子丹要好。嬴政为秦王后,对燕太子丹不友好,所以太子丹怀怨而逃归。回到燕国就寻求报复秦王的办法,燕国弱小,力不能及。

此后秦国出兵山东,攻打齐、楚和三晋,像蚕吃桑叶一样,侵吞各国。战火即将延烧燕国。太子丹为此忧虑,请教他的老师鞠武。鞠武说:“秦国的土地遍天下,威胁到韩国、魏国、赵国。它北面有甘泉、谷口坚固险要的地势,南面有泾河、渭水流域肥沃的土地,据有富饶的巴郡、汉中地区,右边有陇、蜀崇山峻岭为屏障,左边有殽山、函谷关做要塞,人口众多而士兵训练有素,武器精良。他要向外扩张,长城以南,易水以北就没有安稳的地方了。为什么您还因为被欺侮的怨恨,要招惹秦王呢!”太子丹说:“那怎么办呢?”鞠武说:“让我再想想。”

过了些时候,秦将樊於期得罪了秦王,逃到燕国,太子丹接纳了他。鞠武说:“不行。秦王本来就很暴,积怒燕国,就更叫人害怕了,如果他听到樊将军住在这里就更糟了。简直是把肉放置在饿虎经过的路上啊,祸患不可挽救!即使有管仲、晏婴,也不能为您出谋划策了。希望您赶快送樊将军到匈奴去,以消除秦国攻打我们的借口。向西与三晋结盟,向南联合齐、楚,向北与单于和好,然后再想办法对付秦国。”太子丹说:“老师的计划,需要的时间太长了,我的心里忧闷,等不及了。况且并非单为这个缘故,樊将军已是穷途末路,投奔于我,我总不能因​​为迫于强暴的秦国而抛弃我同情的朋友,把他送到匈奴去,除非我生命完结的时刻。希望老师考虑别的办法。 ”鞠武说:“选择危险去求得安全,制造祸患而祈请幸福,计谋浅薄而怨恨深重,为了结交新友而不顾国家的大患,这就是积怨助祸呀。把大雁的羽毛放在炉炭上,一下就烧光了。何况是凶猛的秦国,对燕国发泄残暴的怒气,难道用说吗!燕国有位田光先生,他这个人智谋深邃而勇敢沉着,可以和他商量。”太子丹说:“希望通过老师结交田先生,可以吗?”鞠武说:“遵命。”鞠武便去拜会田先生,说:“太子希望跟田先生一同谋划国事。”田光说:“谨领教。”就前去拜访太子丹。

太子丹迎接田光,倒退著走为他引路,跪下给田光让坐。田光坐稳后,太子离开自己的座位向田光说:“燕国与秦国誓不两立,希望先生留意。”田光说:“我听说骐骥盛壮的时候,一日可奔驰千里,等到它老了,就是劣等马也能跑到它的前边。如今太子只听说我壮年的事情,却不知道我已老了。我不能冒昧地谋划国事,但我的好友荆卿可以承担这个使命。”太子说:“希望能通过先生和荆卿结交,可以吗?”田光说:“遵命。”于是起身出去。太子送到门口,告诫说:“我所讲的,先生所说的,是国家的大事,希望先生不要泄露!”田光俯身笑着说:“是。”

田光去见荆卿,说:“我和您要好,燕国都知道,如今太子说,燕国、秦国誓不两立。我就把您推荐给太子,希望您拜访太子。”荆轲说:“谨领教。”田光说:“我听说,年长的人行事,不能让别人怀疑他。如今太子告诫我说,这是国家大事,希望不要泄露。这是太子怀疑我。一个人行事却让别人怀疑他,他就不算是有节操、讲义气的人。”田光接着说:“希望您立即去见太子,就说我已经死了,表明我不会泄露机密。”随即就刎颈自杀了。

于是荆轲去见太子,告诉他田光已死,转达了田光的话。太子下跪拜了两拜,哭着说:“我告诫田先生不要讲,是想使大事能够成功。田先生用死来表明他不会说出去,不是我的初衷!”荆轲坐稳,太子离开座位以头叩地说:“田先生使我能够到您跟前,这是上天哀怜燕国,不抛弃我啊。如今秦王有野心,要占尽天下的土地,使各国向他臣服。秦国已俘虏了韩王,又攻打楚国,逼近赵国。如果赵国抵挡不住秦军,臣服秦国,灾祸就将降临到燕国。燕国弱小,不能够抵挡秦军。我私下有个不成熟的计策,派勇士往秦国,用重利诱惑秦王,果真能够劫持秦王,让他归还侵占各国的土地,像曹沫劫持齐桓公,那就太好了。如不行,就趁势杀死他。秦国的大将在外独揽兵权,国内出事,君臣猜疑,趁机各国联合,一定能打败秦国。这是我的愿望,不知道把这使命委托给谁,希望荆卿仔细地考虑这。”

过了很久,荆轲说:“这是国家大事,我才能低劣,恐不能胜任。”太子上前叩头,请求不要推托,而后荆轲答应了。当时太子就尊奉荆卿为上卿,住进上等的宾馆。太子天天到荆轲的住所拜望。供给贵重的饮食,时不时地还献上奇珍异物,车马美女任荆轲随心所欲,以便满足他的心意。

(待续)

责任编辑:又容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