冉沙洲:乌坎流血冲突离六四大屠杀还有多远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从2016年6月广东省陆丰县乌坎村再次爆发乌坎事件,时至今日已逾三个月,事件的发展愈演愈烈,一场大规模的持续流血冲突,倏忽间引起国际舆论的高度关注:是谁导演了这场疯狂的血腥镇压?它离27年前6月4日天安门大屠杀还有多远?

据报导,广东省陆丰县乌坎村5年前因土地纠纷与当地政府爆发大规模冲突,曾遭到地方当局派来的武装警察的疯狂镇压。由于当时的广东省省委书记汪洋的和平处理,乌坎村成功选出了中共有史以来第一位民选党支部书记林祖恋。然而,乌坎的土地纠纷并未得以解决。5年过去了,民选的村党支部书记林祖恋召开村民大会,商讨集体上访事宜时,几百名警察突然封锁乌坎。蹊跷的是,林祖恋于6月17日凌晨在睡梦中被警察抓走。地方当局给出的说法是:林祖恋涉嫌“巨额受贿”。

广东汕尾市委、市政府称林祖恋因收受巨额贿赂,被法办了。汕尾市检察院检察长袁怀宇称,今年以来,陆丰市有关部门陆续收到群众举报,反映林祖恋收受贿赂。经过三个多月初查,陆丰市检察院于6月17日对林采取了强制措施。对此,港媒东网刊文质疑:就算群众一直举报林祖恋,为什么早不抓迟不抓,偏偏在乌坎村民准备集体上访的当口对林动手?这真的是太凑巧了。文章称,当地官方不是在践行法律之治,而是在玩政治。

事实上,地方当局的行为不只是“玩政治”,而是在无情的践踏法律,与“依宪治国”、“依法治国”背道而驰。

林祖恋无端被抓捕之后,面对村民的质疑和抗议,当局以日本鬼子在侵华时期所实行的“三光政策”来对付乌坎村民。据大纪元2016年6月22日引述博讯的消息称,乌坎村对外交通被军警团团围住封锁,警方采取封村、断水、断电、断粮等方式对付维权村民。不仅粮车不许进入,就连渔港也被封锁,渔民无法出海捕鱼,乌坎村内网路被断,电话、手机均遭监控,乌坎村被围村多日之后,民选村代表说,储备之粮食七日后恐断粮。当地人呼吁在外的乌坎人前去支援。

与此同时,乌坎事件得到境外媒体的高度关注,境内外一些媒体人士成功进入村内采访。当地官方无耻的声称只有警察受伤,并没有民众受伤。可是根据外媒采访村民和拍摄的视频来看,当地村民有多人受伤,其中受伤的还不止成年人和男性。其中有一位女士坐车回家,称被警察拿着枪指著威胁。乌坎村民表示,宁愿自己被打,也要保护进入乌坎村的港媒记者,只盼声音传出去,维护他们的权力。

中共在封锁乌坎发往外界的消息的同时,大陆媒体在网路替乌坎的发声亦被封锁,删除所有关于乌坎事件的真相和消息。大陆《新京报》旗下微信公众号“沸腾”发表了《乌坎村主任被查请用过硬证据让人们相信法治》一文,文章不仅遭到删除,该微信号亦被查封。文章直指林祖恋无端被抓的关键所在,要求地方当局解释其中的疑点:一,网传林祖恋被带走前,他正要召开村民大会,就久未解决的土地转让问题组织村民集体上访,这属实否?林祖恋当选村主任已有几年之久,当地官方称他曾多次被举报收受贿赂,那之前有没有及时查他?二,乌坎村有土地问题已是不争的事实,它具体是什么问题?是否是5年前的问题遗留?由于《新京报》旗下微信公众号“沸腾”的文章迅速被删,问题根本得不到当局的回复。

中国大陆的媒体人跟普通民众一样可怜、悲惨,没有话语权。媒体除了为中共粉饰太平和歌功颂德,什么话都不能说,什么事也不能干。如此,便可以让中共一党独大,让他们无法无天,为所欲为,任意欺压良善,稍有反抗就血腥镇压,甚至疯狂杀戮。这些现象,中共曾经用来揭露攻击1949年前的国民党,然而跨入21世纪的今天,中共却是有过之而不及。而今天的国民党,早已融入了国际民主政治环境,成为亚洲民主的典范。可叹今天的中共权贵利益集团,为了极少数人的利益,无视公权力,藐视法度,利用手中的权力残酷镇压民众,任意杀戮手无寸铁的平民——这让外界看到中共是一个好话说尽、坏事干绝的法西斯政党,一个邪恶的流氓无赖政党。它是中华民族的殇和痛,是全体人类的耻辱。

从6月17日林祖恋深夜在睡梦中被恶警抓捕,直到9月,乌坎事件愈演愈烈。据大纪元报导,广东陆丰市东海镇乌坎村维权事件升级。9月8日,林祖恋被以受贿判监3年1个月,并处罚款20万元人民币。林祖恋因“受贿罪”被判刑后,村民们坚持以和平游行来表达诉求,但遭到当局的暴力镇压。9月13日凌晨,约三千防暴员警手持盾牌,杀入乌坎村。警方向村民发射橡胶子弹、施放催泪弹,约有百余人被捕,数十村民受伤入院。村民怒斥,警察对付村民堪比侵华日军。

报导称,据村民说,警察使用“一枪多发的”橡胶子弹,许多中枪村民身上多处出现弹孔,鲜血直流。有的背部弹痕累累,出现6、7个吓人血洞。村民还说,“那个弹会有震撼”,警方发射未爆的震撼弹,外形似手榴弹但有巨响。还有村民拍到一位80岁老太中枪,被送医抢救。有消息称,老太已伤重身亡,但至今无法获取真相。据悉,至少数十名受伤村民被送到陆丰市医院,医院有公安把守登记。另外被捕村民过百人,包括多名中学生,部分被关押在市政府大堂内,他们有的被反绑双手,旁边有多名公安看守。而官方的通报则称,只有13名村民被捕。

对于以和平游行来表达诉求的乌坎村民,居然遭到三千武装到牙齿的防暴警察如此惨无人性的血腥镇压,不禁使人们联想到27年前6月4日发生在天安门的大屠杀。据报导,有村民守着煤气罐,静坐阻止员警进村。面对防暴员警的橡皮子弹和催泪弹,有些村民开始以扔石块自卫。外界担忧,按照事态的恶性发展,一场类似“六四”天安门大屠杀的血腥镇压是否会在广东省陆丰市乌坎村再度发生?究竟是谁在导演这场惨剧?他们的最终目的和企图究竟是什么?说到这里,人们疑惑:作为胡锦涛一手提拔的亲信、现任广东省委书记胡春华,为何在乌坎村发生大规模流血事件后一直不露面?他和同为胡锦涛亲信的汪洋相比,为何在处理乌坎事件的问题上二人的态度绝然相反?难道汪洋当年的处理是错的?难道当地的村官、官员没有私吞高达7亿余元人民币的卖地款?

据报导,5年前,当地有3,200亩土地于数年间被村官擅自卖给地产商,未与村民商量。涉款高达七亿多元人民币,全被当地官员私吞,村民分文未得。为了要回属于村民的土地,乌坎村民决意持续抗争,甚至流血也在所不惜。2011年9月,村民游行到陆丰市市政府示威,打出了“反对独裁”等标语,于是爆发了乌坎村的维权事件。警方的暴力镇压,使多名村民代表被捕,村民薛锦波在羁押期间猝死,事件激发村民顽强抗争。由于时任广东省省委书记汪洋的和平处理,并以乌坎村一人一票自行选出党支部书记为条件,使乌坎维权事件暂时得以平息。说到5年前乌坎村村官擅自出卖村民土地、私分村民的卖地款达人民币7亿余元的巨额贪腐案,在习近平十八大担任中共最高领导人掀起反腐“打虎”后,在长达3年多的反腐“打虎”运动中,陆丰市的党、政领导和纪委机关为什么不查处这桩巨额贪腐案件,以致再次爆发乌坎维权事件?既然乌坎事件再度爆发,已酿成大规模流血冲突,省级党政领导和纪检机关,是否可以查处乌坎村村官擅自出卖村民土地、私分村民的卖地款达7亿余元人民币的巨额贪腐案?毕竟,它已引发了乌坎村二次群体维权事件,并在前后的事件中导致2人死亡,多人受伤。

乌坎群体维权事件,前后爆发二次,历时5年有余,村官勾结上级政府领导贪赃枉法,并发动数千防暴警察血腥镇压手无寸铁的乌坎村民,导致了大规模的流血冲突——乌坎事件,成了中共无法愈合的硬伤。在前不久召开的G20峰会期间,美国总统奥巴马与中共总书记、国家主席习近平就人权问题达成了一致,而广东的乌坎事件却将中共领导人的信誉毁于一旦;将中国大陆民众,尤其是知识阶层、社会精英与中产阶级的民主宪政梦击的粉碎。

有分析认为,习近平废除中共接班人制度,使广东省委书记胡春华梦断中共接班人,其对乌坎村爆发的大规模流血事件采取默许的态度,其实是对习废储的一种表态。如果真是这样,则显得胡春华太短视。如果乌坎事件在胡春华的手上得以完满解决,林祖恋得以平反昭雪,不仅林祖恋将成为中国大陆农村村官的标杆人物,胡春华也有可能成为继习近平之后的总统候选人。然而事件只怕另有深层原因。事件的走向使眼前的局势和中国的未来显得扑朔迷离。

不过世事难料,任何事情都具有两重性,即所谓物极必反,否极泰来。笔者以为,如果现在补救还来得及,不至于发展成更大的流血惨案——第一,继续委派前广东省委书记、现任国务院副总理汪洋,赴穗解决乌坎事件,安抚村民,恢复村民的正常生活与工作;第二,由中纪委派专案组亲赴乌坎村调查村官擅自出卖村民土地、私分村民卖地款的巨额贪腐案件;第三,依法惩处贪腐村官与涉案官员,对他们该抓的抓,该双规的双规,该移送司法的移送司法;第四,为林祖恋平反昭雪,恢复其乌坎村党支部书记的职务。

解决乌坎村集体维权事件并不难,习近平在处理香港“占中行动”时已有先例可循,据报导,对于企图挑起香港市民流血事件以发动另类政变的曾庆红、张德江、刘云山等,习指出,不许武力,谁动武谁下台。今天的乌坎流血事件,是否可以比照处理呢?还有待继续观察。

──转自《大纪元》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责任编辑:刘旋)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