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天剑:给毛左兄弟败败邪火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2016年9月9日是中共前“伟大袄袖”老毛40年冥诞。这前后,大陆公安、武警甚是紧张,因为情报显示,某几地有“不稳定”征兆。长沙、郑州等地更北上南下聚集了一些老毛的忠粉——人称毛左的同胞。从80、90岁的老粉,到80、90后的幼粉,粉们扯著红旗、标语、看板,心情沉痛+复杂+落寞+悲愤,纷纷向图腾标志地聚集,准备抱团拥毛。

据说,粉们准备纪念这个怀旧大日子有些日子了。甚至有位水钻级毛粉一个月前的8月8,还在河北石家庄成立了“中国保卫毛泽东人民党”(简称“卫毛党”),并定于9月8日举行“第一次全国代表大会”,谁知“出师未捷身先死”,该粉会前被警方带走,卫毛党“一大”只好取消。

据《明报》说,卫毛党“创始人兼河北委员会负责人”毛继东称,建党的主要原因是源自对毛“热爱及对人民主权理念”的认识,该党将自己定位为中共的兄弟党,在中共宪法前与中共地位平等,云云,并企图讨论通过党章、党旗以及成立中央委员会及各省委员会,选举中委书记及总书记等事项。

请不要误会,此毛继东不是传说中庶出的毛孙,也和嫡出毛新宇扯不上一毛钱关系。老哥今年72,天津武清人,真名王士吉,自改芳名毛继东。这让我不禁想起“文革”时大批毛粉——那时叫红卫兵——抛弃家族谱系中父辈为自己起的名,毅然改叫刘卫东、张向阳、赵文革、田红军之类。但好在绝大多数就算行更名,但坐没改姓,尚不肯背叛祖宗,给自己留点人味儿。所以我估计毛继东父母已过世,不然肯定会打断这个72岁老孽障的腿。

王士吉1964年入解放军南京炮兵学院学习,翌年加入中共,1966年因“文革”而退伍。33年后的1997年5月,王士吉另立“中国共产党革命委员会”并自任总书记。1999年8月12日被石家庄当局以“煽颠罪”拘捕,翌年11月被石家庄中院判刑3年。王上诉至河北高院被驳回、维持原判下狱服刑。

这次是毛哥二进宫。不知哪根筋错位,或是像蛤蟆似的自称曾入中共,结果是个山寨货。要不然一个老共党、老共军,居然至今没闹懂共党政治规矩。你以为上次成立那个“革命党”是因为名字与中共雷同才被控“煽颠罪”么?如今你改名换姓,再和肥大袄袖老毛扯上关系,就允许你“小毛”成立异党?这是老毛早年“秋收起义”的国统区么?恁大岁数真是白活了。说白了,就算“河北王”张越晚俩月“双规”,也不容你在他地盘造次啊,容了你的异党,上边追究,他不茄子了么?现在怎样,你本家老王早几日真的红烧了张越的茄子,你以为你这老毛粉能躲过清蒸?

毛继东原本计划9月8日约晋冀鲁豫京津沪及其他省市几十个“委员”来参会,甚至计划第二天在中共石家庄市委对面广场毛塑像下举办挑衅性庆祝活动。9月5日上午,毛哥忽然变了主意,称为政治安全,决定采取网路会议形式。即便这样,毛哥当日还是再次被神勇诡谲的石家庄警方“带走”。什么叫为“政治安全”啊,分明是伪毛孙心虚了呗。不然你根据中共宪法中的“结社自由”款,明目张胆申请成立你的党啊,敲锣打鼓请党媒外媒记者报道成立大典啊,当年你家老毛至少还在嘉兴南湖整了条船开会建党呢是吧。


王士吉认为应通过全民公投表决是否迁移毛泽东纪念堂(图源:VCG)

http://m.dwnews.com/china/news/2016-09-08/59767592.html

毛继东宣称:毛泽东不只属于中共。意思是也属于他,因此他要和当局分享老毛。当然这位中共党员叛党,铁定要拉上民意,给自己打气。于是他说之所以成立“卫毛党”,是因为看到有报道称,天安门广场的毛纪念堂可能会迁移,“毛主席是新中国缔造者,他不应只属于中共,还应该属于全体中国人民,应该通过全民公投的方式表决”。

不管这位老毛粉左半脑是不是被驴踢过,还真得给他的“民主意识”点个赞。至少他还懂全民公投!估计新闻联播阴阳怪气报道苏格兰脱英公投失败、英国脱欧公投成功他都看过,而且

受自由世界人民选举力量的鼓舞,只可惜老哥被驴踢过后留下的智慧有点少——中国全民公投脱共的强烈意愿他假装没看到,或被他故意矮化,变异成“卫毛”。难怪他背叛的中共都不答应他。不仅脑子不好,毛哥眼神也令人担忧:新当局正在发起弃毛“革命”,他一点没看出来。

不只他糊涂,我看不少毛左兄弟也激愤并糊涂着。比如,与毛继东事件时间点相呼应的,还有长沙和郑州。

知名毛左网站“乌有之乡”9月8日、9日,大幅网宣毛粉聚集长沙悼毛“盛况”,看照片约有100多位。其中被乌网标榜的“名人”有老毛前禁卫军8341警卫2人,毛前随从1人,中共政策研究室前官员1人,其余就是“不上台面”不宜具名的中低级毛粉了。会议主题是“纪念毛逝世四十周年”,活动地点分别是长沙某酒店开会,杜甫江阁歌舞游行,拼车去韶山吊唁。

在杜甫江阁,除了薄熙来发明、西城大妈追捧不已的红歌会例行模式——开场唱《东方红》,散会嚎《大海航行靠舵手》等“文革”忠毛歌曲,满眼血红海洋,满耳极左口号,肉麻吹捧肥大袄袖,令人备感恐龙之外,别说,我还真听出点感觉。

你比如,主持人称,“新中国”社会主义生产资料公有制带给人民住房免费、医疗免费、教育免费。从此富人不再高贵,穷人不再低贱。

我想,毛粉拥毛说到底是诉求公平,平等,这不算错,但大叔大婶们是不是拜错庙了啊?这和“新中国”有毛关系呢?要说符合瑞典式社会主义体制还差不多。而那些“免费”是要有物质基础的。瑞典2014年国民人均年收入6.16万美元;中共国2014人均年收入7700美元,贫困人口1.25亿-2.5亿,这些人(城镇)年人均最高消费在日/2美元以下,(农村)日/1.25美元。这可不是我别有用心啊,是中共国家统计局2015年数据。如此,你等拥毛走老路,头磕破了、脑浆流一地,就与北欧真正的社会主义接轨了?

据海内外多个华媒报道,老毛在位27年,自己住着中南海,还有61处行宫,不少是在他老人家制造的三年大饥荒、饿死4000万你我的同胞那时代建的。“乌有之乡”作者鹤龄2013年10月发文驳斥“行宫”数量,但也不得不弱弱的承认毛是有13处行宫,且3个是在“大饥荒”时期建的。

鹤文列举的毛13处“行宫”有:上海西郊宾馆,武汉东湖宾馆,江西828宾馆,江西芦林一号别墅,湖南蓉园宾馆一号楼,韶山滴水洞,杭州刘庄宾馆,杭州汪庄宾馆,广州南湖宾馆,广州松园馆,北京密云水库别墅,四川金牛宾馆,济南南郊宾馆。

当时,毛党公有制带给全国城市人口的每户家庭住房多为1-2室,而且严格按三六九等分发,至于伟大的工人阶级,老少三代挤在20平米的“家”里享受毛党关怀的户数非常巨大。高贵和低贱泾渭分明。

“新中国”平等就是个美丽的大饼,毛时代是你一口我一口,如今发展到“某些人”吃百口,我们吃不上一口;于是毛粉们怒了,又没办法——人家有枪啊——只好怀念起你一口我一口的毛时代。当今“某些人”坐拥几十上百套10万元/平米的豪宅,我等却干20年交不上哪怕1套的首付。

我看,毛粉还是北宋王小波、李顺起义时“吾疾贫富不均”那点诉求,今复盼老毛醒来“为汝均之”。作为一个奴隶,跪求前主子死而复生,为自己维权,人就这点出息么?

当然,作为平头百姓,毛左有权怀念大锅饭吃到嘴、筒子楼小平房能住就行的生活,但列位不觉得你所痛恨的贪官,也是共产党和老毛的宝贵遗产么?没有老毛建立的“无法无天”的匪党,你们、我们会沦落到如此不堪的境地么?

你可能会反驳说,不是毛主席,是他的后继者,邓矮个儿(乌网语),江蛤蟆干的。可是,大叔大婶们,我总是要提醒你们:他们是毛党的嫡出吧?你要坚决拥党拥毛,能把他们一刀隔开么?如果你非要说我拥毛不拥邓、江,对不起,“煽颠”罪就扣你头上了,就像那位毛继东同学。

就像红歌会网“郑州毛泽东思想学习组”记载的遭遇一样,9月9聚集郑州紫荆山毛像前要开悼念会,“继承毛主席遗志,誓将革命进行到底”——说实话,为了作文,我复制这些“文革”口号真不好意思。据称,会还没开,4个主持人就被“喝茶”了。武警和便衣收走了大部分横幅、红旗等祭品,被毛粉抗议“纪念毛主席有什么错?犯了哪门子法?”你知大兵咋回答?“上面有命令,就是不准纪念毛主席!”

这就有些意思了。中国人是最懂政治又都假装对政治不感兴趣。有毛左明知故问“上边是谁”,难道你不活在共产党中国?没看到如今李克强总理监督高级公务员对宪法宣誓,誓词里面已经撇掉了“共产党”?你还在这里哭哭咧咧的怀念一代党魁,还向老毛三鞠躬,齐唱《东方红》《大海舵手》,还“深情缅怀毛的丰功伟绩和对全国人民的比天高比水长的恩情”?不肉麻?

你说这不算肉麻,但按当今政情,涉嫌“煽颠”是够了。比较而言,条子们还是念你们没权没势,最多发发牢骚怀怀大锅饭的往昔“幸福”,所以就免了请大伙到看守所做客的程序,知足吧。

人说,总爱往回看就是老了。想想老粉们一辈子泡在老毛创造的残酷斗争、无情打击、与天与地与人斗的党文化中,特别是如今良心稀有了,房子强拆了、环境毒化了、退休金贬值了,人见人都像乌眼鸡似的杀啊、打啊、嫖啊、骗啊,整个社会都掉钱眼里了,强让老粉们不怀念老毛清贫禁欲哆嗦的时代也难。所以我很可怜这些找不到北的老粉。

可惜的是那些拽著红布条的幼粉们。最大的80后也不过30多岁,老毛死了40年,你是打哪儿怀念起的呢?就算是父辈唠叨、比较,让你们愤世嫉俗,也得思考吧?他们不懂翻墙,你也不会?中国8亿人口的时期,老毛和他的党却杀了8000万你的一族同胞,1/10中国人啊!你就没听你爷奶爹娘说过里边有你家直系旁系族人同僚朋友?镇反、三反五反、反右、大饥荒、四清、“文革”、六四、迫害法轮功……老毛及其后代邓、江之流如麻杀人,竟没摊上你和你家有关系或认识的任何人?那真够另类了。

如果正好摊上有你,你今天还能在这给毛鞠躬唱红么?长点儿脑子,小小年纪别跟着起哄。翻墙看看《九评共产党》,你立马会为自己无知跟风崇毛而脚心冒汗。

顺便提醒毛继东:你以为你反对撤毛尸的全民公投提议有胜算?你做过民意调查么?你知道想活着千刀万剐老毛、死了也想鞭尸的几代中国人有多少么?没做过调查别拍脑门,结果一出,你会很丢人。

想想老毛红一代创立的匪共肆虐至今,居然能逼得一个农妇杨改兰亲手杀死自己4个孩子然后夫妻自杀,还对要她斧下留人的老人说,必须带走所有孩子,不能把孩子留在这个世上!这是何等的惨绝人寰!哀莫大于心死!只有老毛创建的“新中国”,能给世界留下这滩黑血!没有一个正常国家能把人逼到这个份上!

我们好端端中华沃土,从1949年起就被共党挖成了一口黑井,把中国人赶下去“圈养”做奴工,自己则端枪坐在井边,不断拿走一切产出,然后把吃剩的泔水倒下去让你们抢食,活着,继续产出……工人、农民、知识分子奴工的反抗精神几十年间磨平了,只剩下活着的意识,再然后由习惯到自慰自虐到心安理得,二代、三代小奴隶从一出生,就觉得黑井就是生活,于是在井里自得其乐,久了还患上黑井专属病:斯德哥尔摩综合症,什么时候井口共匪离开一会去上茅房,都有人觉得失去安全感而惶惶然,以至于喊出“没有共产党,中国怎么办”的荒诞口号。毛左弟兄们,你们可别对号入座啊!

历史是不会倒退的。毛左的心理病无法用倒退治愈,习总如今的反腐,是一剂小药,无法治本,毛左们乃至全体共党奴隶要想翻身,真正做自己的主,只能奋勇逃井求生。而弃共铲毛,是治标的绝招。

搭梯子也好,人落人攀爬也好,千万把握井口共匪喝高了去吐的良机,上得井来,快快奔向自由家园!对了,别忘了把匪儿连同它们爱戴的毛尸一并落井再下石,让它们在自恋中享受自我消亡。

作者提供,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责任编辑:李明心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