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闻】五年民主梦碎 乌坎再次走回专制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2016年09月29日讯】广东省乌坎村民在2011年底,因为村有土地被村委会成员私下全部变卖而起的一场维权抗争事件,引发国际媒体关注,迫于压力,中共当局承认让乌坎村进行民选。不过,不到五年的时间,乌坎又发生警方镇压村民事件,而再次揭竿而起的乌坎村民又将如何?值得大家关注。

乌坎事件”是发生在广东省汕尾市所属陆丰市东海镇乌坎村的一起维权事件。

由于土地被村委会成员私下变卖,并侵吞了7亿多元人民币的卖地款。村民与地方政府发生矛盾,2011年9月21号东海街道乌坎村有三四千人聚集在陆丰市政府大楼与派出所抗议。

2011年12月9号,五位乌坎村民先后被警方拘留,其中包括村民临时代表理事会副会长薛锦波。两天后,薛锦波死于看守所。随后网上大量消息称,乌坎即将断水断粮,于是村民决定抗争到底。

事件引发全球关注,中共当局做出小让步。2012年2月1号,乌坎村民自选出村委会,承认民选之“乌坎代表临时理事会”地位。

这场民间争取自主的选举,受到海外媒体的关注,其中NHK还制作了专题片纪录这场中国首次的人民大胜利。

原山东大学退休教授孙文广:“好像是五十年代的时候,在台湾就可以选乡镇长,甚至县长都可以选了,那么这个选举的结果它带来的就不是一党专政了,这个选举的结果最后就出现了多党制,出现一个真正的民主,因为没有选举就不叫民主,那只能是专制或者专政。”

不过,胜利的花朵盛开不到五年的时间。5年前领导乌坎村民维权、后高票当选的乌坎村委会主任、村书记林祖恋,原计划在今年6月19号发起村民大会,以“集体上访”方式要求当局直面土地问题。然而,就在大会前一晚,林组恋被当局强行抓走,9月8号,当局以“受贿”等罪名将林祖恋判刑3年1个月,再一次引发村民的游行示威。

北京宪政学者陈永苗:“至少六四以来,很少有这种民间本身的抗争,就是大规模的抗争,达到这种政治高度,所以那时候大家纷纷的去关注乌坎,传播乌坎的事情,乌坎基本上跟几十年的中国的民主运动差不多,一开始很激进,慢慢就被中国共产党收割。”

9月13号,当局对乌坎村武力镇压,爆发警民流血冲突,有近百名乌坎村民被打伤,70多人被抓捕。现在的乌坎村仍处在中共当局严密监控中。当局在村口设卡,村内设哨,网络被屏蔽,警察随时都有可能闯入村民家抓人。

日前,乌坎事件的维权领袖之一、流亡美国的庄烈宏,在美国纽约的联合国总部和驻纽约的中共领事馆外进行示威,对中共当局暴力镇压乌坎表示抗议。9月26号,他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就在发起维权示威行动的第二天,被羁押的父亲打来越洋电话,要求停止上述活动。

“灰暗下的统治,瞎子的国度,故乡I’ Always Love you,哪怕就要窒息,别说我在逃避,我正孤处寒林,让思想冲破牢笼,维护起正义,应声站起来。”

改编麦可杰克森(Michael Jackson)的《地球之歌》(Earth Song),经过乌坎青年重新填词后,由庄烈宏主唱,搭配乌坎村曾经是千亩良田的土地,几十年下来被村干部做了所谓的经济建设还有干部住的豪宅,强烈的对比,让人不胜唏嘘。

一场维权运动的胜利果实已经化为乌有,乌坎村民的心在淌血。

原山东大学退休教授孙文广:“乌坎如果不受阻饶,能够真正的实行民主选举,民间的意见可以自由地表达,那么扩散开来就是大事了,中共马上要开十八届六中全会,明年还要开十九大,作为我们民间来讲,我们是希望它(中共)讨论政治体制改革,进行公平公正公开的选举,哪怕从最底层开始。”

孙文广认为,中国的一党专政早晚要改变的,这是很多人的期望,中国很多人都希望早日走向民主自由法治的道路。

(采访/陈汉 编辑/黄亿美 后制/李智远)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