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涛:六中前再谈“核心” 只因“核心”还姓江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一位朋友昨天给我留言,涛哥怎么最近没有谈人生感悟了。其实我在节目中一直在谈人生之生命含义。

我曾经提到过一个人傻奸,是“因奸而傻”。很多事情你反著看是对的,我不知道有多少人能理解,为什么一个人奸反而是傻。奸猾的人彼此之间缺乏的是信任。利益的人想要得到心目中的一切,那必定是欲望之表现。当他得到的时候,和他想要的一定有所距离,这是人们的欲望永远无法满足的根本原因之一,至于他要得到的东西是不是真的属于他,无所谓。关键是他要得到,这就是丛林法则。

当太多的人被灌输这样理念的时候,这个社会就是相互残杀,而不是相互共鸣的社会。

法广报导《中共18大六中全会前官方媒体微妙谈核心论》中说:“中共中央即将在北京召开中央全会,外界猜测会议涉及为下一届18大最高领导班子搭建做酝酿,酝酿习近平的接班人程序是否启动引发关注。官方媒体刊登文章,谈及核心问题,有分析说习近平可能放出政治气球探风向,无论如何, 核心之说再度泛起。”

2016年年初中纪委六中全会召开的时候,黄兴国、李鸿忠率先让出“习核心”,但没有继续嚷下去。今天黄兴国被拿下,李鸿忠又去接替黄兴国,再次讲出核心的概念,表现出来的是中南海内部的这种冲突,整个京西宾馆(六中全会的地址)冲突的表现。

不过相生相克对应着看,谈党的核心,就说明今天主政者还不是“核心”,说明习近平面对的是政治局、中央层面对他暗下黑手的死对头。当面对中央委员、政治局和政治局常委这一层面大谈核心的时候,当李鸿忠迫于自己的生存,喊出一定要用生命的一切维护党的核心的时候,自己一定也都不知道在说什么了。李鸿忠说完之后,另外一个人说了,“核心,不是口号而是实际行动。”他们之间就打起来了。

中央委员和地方大员一层对“核心”的问题就开始讨论,谁是核心?什么叫向着核心?这就麻烦了,因为说明里面有下家伙使坏的,当祭起“核心”的时候,说明六中全会前要强调一种所不具备的东西。包括《光明日报》本身说起“核心”的说法,它扮演什么角色?你以为习近平信它吗?他谁都不信,这就是今天的中国整个社会彼此之间的真正关系。

所以,我认为习近平不可能挑选任何接班人,因为他现在就在琢磨,谁是要坏我的人?人家也吃准了,反正你不能把我们都杀了,你不能把50多个省、直辖市的省委书记都给“代理”了。找谁,都是有二心的,还怎么找接班人?

当讨论“核心”的时候,那六中全会就有的看了。

谈论“核心”的第二天,财新网就出事了,最先报导的是法广,德国之声今早的报导就更加完整:

“有消息称,中宣部发布通知暂停财新网“可供网站转载新闻的新闻单位名单”资格两个月。有媒体猜测可能是因为财新网近来对律师抗争性事件的报导。但是这一消息目前尚未得到证实。

据法国国际广播电台援引当天熟悉财新网的人士报导称,引起这一处分的原因可能是因为财新网最近一阶段来对律师抗争性事件的报导。文章以财新网两篇已被删除的文章为例——《168名律师建议国务院撤销律所管理新规》以及之前有关《律师事务所管理办法》的报导。”

这是跟律师直接相关的,跟司法直接相关的,

“财新网被禁止转载的消息令人想到今年三月财新网遭遇三连删的事情。当时,该网英文版发表文章《政协委员谈论言论自由》的财新报导遭遇删除,文章中提到财新网中文版3月3日发表的采访全国政协委员、上海财经大学教授蒋洪的文章被删,而这篇英文报导的页面之后也无法登陆。”

财新网讨论的都是有关国家制度和司法的概念,从中我们看到了周永康的司法体系和刘云山的中宣体系在六中全会之前向王岐山发难。我跟大家讲过,习近平可以控制政治局,可以控制政治局常委,但他控制不了中央委员。他控制的了,别人就不用让“核心”来拍他马屁了。也不用8月28日杀掉那么多省部级大员了,反著看东西,你就全看明白了。

“财新网当时的遭遇引起外媒的关注。英国《卫报》援引香港大 学中国传媒研究计划的负责人班志远(David Bandurski)称:‘中国的媒体现在面临巨大的压力。他们承受压力由来已久,甚至在习近平之前就有。但是在习的领导下,压力如此加剧,以至于我们真的可以看到几乎所有的专业媒体空间都受到侵蚀。’”

这种压力背后的原因很难说,我认为就是六中全会之前博弈的过程,涉及到中宣系统和司法系统,但真正背后是谁,还不好说。

媒体遭到打压,出现完全践踏宪法的行为,这是博弈的过程。2012年可以看到明显的上层对垒双方,到了2016年反腐走到了今天,但江泽民和曾庆红没有挂出来,上层杀了徐才厚郭伯雄周永康这么多大官,但中间层面的官,省部级大员却很可能不买习近平和王岐山的账。但他们又想求得自保,因为他们就是在江泽民的统治下今天成为了省部级大员,犯著今天反腐之罪名的事情,走到了今天,怎么能买习近平的账呢?听习近平的,他们就得死,不听也死。他们只能“上有政策,下有对策。”

作为中共的体制,反腐一定会走下去,走下去党就全毁了。所以这是毁党的过程。挂起江泽民、曾庆红,杀掉徐才厚、郭伯雄、周永康、薄熙来、令计划,下面就空了,变成各自在求得自保,那么杀不杀?只能往下杀,越往下杀官越多,徐才厚和郭伯雄才两个,当杀掉上将的时候就几十个了,中将就几百个上千个了,少将就和虾酱一样多了。当反腐反到了正局级,你试试?就有几万个了。

怎么办?反腐走不下去了,所以只能把党毁了,向国家体制转型。当反腐走到今天的时候,就是唯一的出路。因为全党都是你的死敌,你只要松掉反腐之弦,立刻就会人头落地。

另外一家替江泽民说话的媒体说,财新网出事是因为报导了《成报》的消息,暗指就是张德江和刘云山报复,没拿《成报》怎么样,但冲着《财新网》去了。而也是这家媒体,前后拿出了4秒到5秒的视频,说曾庆红现身九寨沟,这段视频,没头没尾。4、5秒钟连放两次。两篇报导配着来的,所以六中全会有得瞧了。

就是我跟大家说的,反腐必将亡党冲击著每一个人内在心理。因为所有的官都是以腐败作为中心的,大家都在满足著自己的利益。男人挣钱当官,女人挣男人的钱,大家各取所需,满足欲望,这是共产党这个生命内在的精髓。

中国社会现在最缺乏的就是信任,信任来自于人生命灵魂的本身,但却被中共最大限度的扼杀掉了。信任,来自于人的生命,用人的欲望谈信任就是欺骗,欺骗人生命内在的本来。

当人们说,我希望和平自然的环境和氛围的时候,只能自己找一个山沟,盖一个世外桃源去躲几天,说可以得到片刻的休息,过完长假之后就又去拚命了。人的无奈和愚蠢就在于此。

他的事业、追求和成功是摧毁本来应该知道生命来源的过程。成功、追求、努力和动心思的一切在明白人的眼睛里就是愚蠢。明白的人完全知道你在动心思,所以当一个人奸的时候,他获得和占有的永远是暂时的,永远是眼前利益。他遭遇的人一定也是跟他动心思的,因为不会动心思的人一定会离他而去。

而生活中大手笔的人并不一定是赚了钱的,川普赚了钱,但有身份的人纷纷离他而去,在共和党中以前迫于党派压力和利益而去支持他,今天很多人坚持不住了。

川普可以表达出非常强悍的自我意识,但他表达自我意识标榜成功的本身,人们看到的是他失去了作为一个人生命本该有的东西。很多人喜欢他,原因是把他作为一种标榜。

在今天的价值观中,一个人成功的过程其实就是失去道德的过程,损害的是自己。在人生命中,有道德才是真正的成功,但在相生相克的道理中,今天有些人是魔鬼的本质。就像《封神演义》中没有魔鬼的出现,就没有修道人的成功。都是配对而来的,没有那样的狐狸,就成就不了文王武王的功绩,透显不出作为一个人有那样的生命理念时的珍贵,那份信念。

在北美有很多中国人信教,说你相信主,就会如何如何。我个人的意见,说信主就会如何,其实这种信就是不信。你信我,我信你,这两个人之间是有距离的,你信主,主就伸手帮你,这是一种交换的概念,对神的不尊重。

在耶稣基督2千年后,我们在探讨著宗教,我们都看过基督耶稣被迫害时的传记,看到他复活的人是一个妓女,设想当时的人瞧得起这个妓女吗?今天的人能尊重一个妓女吗?能相信妓女说,“我看到了主又复活了吗?”道理是一样的。这种信,是因为有索取,其实就是不信。

在很多宗教信仰中,其实都陷入了这样的迷障,用人的心对待信仰,这个人永远上不了天堂,人心能上天堂吗?而人心的这种信,就是当我信你的时候,我会有所获得。无论一个人表现出多么的有礼貌,多么的平和,你是有所求的。当有人有一天意识到,想要得到而无法得到的时候,很多人即刻就背信弃义。

什么是真正的信,中国人曾形容一个人是某人的左膀右臂,就是两人是一体的生命,超越了人的那份信,如果人是神造的,人就是神生命体中的一部分,对自己生命体的一部分就没有信与不信之说,就像,你永远都不会对自己的手说,一定要相信自己的脑袋,因为是一体的。真正的信仰超出了人间的信。

夫妻之间的关系超越了情,而是意识到彼此之间生命的拥有是注定的,彼此之间也就慈悲了。当你去说要相信什么的时候,你不会慈悲的,因为信对等的就是可能不信。

中共的摧残性就是人与人之间的正常关系全都被摧残掉。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责任编辑:严枫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