奕之:赶走马列,继续民国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中共国实质是马列匪寨。必须赶走马列,继续民国,走中国自己的民主道路──三民主义道路。已经在台湾成功了的通过军政、训政、宪政三个阶段最终实现了的完全中国化的民主道路。

其实一直以来中共走的都是“匪本主义道路”,搞的都是“匪本主义地盘经济”。从定“都”于瑞金县的中华“苏维埃”共和国在1931年11月7日成立开始至今85年以来,干的都是打着马列大旗分裂中国划分地盘抢夺金银土地的勾当。这是人人都知道而且共匪也引以为荣大肆炫耀的事情,就是“打土豪分田地(杀人抢钱)”“合作社、人民公社(殖奴地)”、“改革开放(甩罪松绑)”,这是连聋哑人都能够摸到血迹、闻到血腥味的事实。如果要系统的认识它,可以参考的资料和论著汗牛充栋,例如“九评共产党”、中国著名历史教师袁腾飞的讲课视频、历史学家辛颢年先生的著作“谁是新中国”和他的演讲视频等等都是很权威的真相资讯材料。

我们的中华民国之母蒋介石先生就更是独具慧眼,用“共匪”两个字就把这个卖国的马列子孙集团的本质完全道破了:“匪”是其属性,“共”是其特性。至于共匪反口咬出的“蒋匪”二字是既不符合历史事实又不符合逻辑的污蔑之词而已,蒋先生是连共匪都承认过的中华民国民选总统,全世界都知道。

什么共产主义、社会主义、特色社会主义、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权贵资本主义﹔什么国家、各级政府、法院、公安﹔什么税收、国企、央企、中国股市﹔什么总书记、各级领导、官员、人民──都是忽悠。共匪这样说也就算了,可以当作是黑社会的“切口”,一笑置之。可悲的是很多反共专家都跟着起哄,用这些共匪语言批判共匪,无形中倒帮了大忙,坐实了共匪本来没有的“正常人类”身份。可悲啊!其实这些切口的原意很简单,就是:抢产主义、黑社会主义、特色黑社会、匪本主义地盘经济、匪首赃本主义﹔匪寨、各地分舵、聚义堂、喽啰﹔保护费、匪业、匪首私产、匪寨赌市﹔总舵手(毛匪就是第一代总舵手)、各分舵舵手、匪首、马列党奴……。

我不是专家,只是一个中华民国弃民,以自己的亲身经历和冷眼旁观,对用匪切口论匪事觉得很是滑稽,觉得没法说清楚问题,研究的结果和预测往往离事实很远,而提出来让反共专家们参考参考而已。

例如:预告大陆房产泡沫就要破了不知多少年了,就是不破,还不断地节节升高。其实匪寨里根本就没有个人房产,你见过没有地的房产吗?那是长期租用共匪房屋使用而已,而且共匪已经阳谋地说了,使用权最多70年。为什么各地分舵这么起劲地抢地盖高楼大厦?

因为属于分舵所有,一收就是70年的租金,收回后还可以用更高的租金再租出去,因为那时候城区已经成熟了。暴利啊,匪本的利润高得远不是民主国家的私人资本家可以想像得到的!所谓的房价高实质上只是共匪的房产租金高而已,与任何其他正常国家的房价问题都没有任何可比性。

又例如:为什么全球的石油价格都下降,唯独大陆可以不降反升?很简单,这就是用枪做生意的特色优势,匪油业权霸了整个大陆地盘,任由它开价,独此一家,不买拉倒。这些用正常国家的经济理论是无法解释的,必须用匪理才能够搞清楚!

又例如“税收”,这叫税收吗?想怎么收就怎么收,项目、费率随意确定,收去了还不知道用途,也不用国会批准划拨,舵手们、匪首们就能够随意使用。这明摆着的是“保护费”啊!

其实还有很多匪语早就明说了匪寨经济的本质,好像“条条块块”、计划XX。“条条块块”就是划分地盘,至于“计划XX”,例如要是地不是你的,你能计划用地吗?这地是抢回来的所以属于匪本,计划的就是这些“匪本”,计划的项目就是“分地盘”,各分舵如何分匪本才能均匀不打架,计划的目的就是要让匪本尽可能地获得最大暴利。

又例如:“中美贸易”,有贸易吗?是民主国的私人合法地买匪业的贼赃又供货给匪业而漂白了匪业的黑钱而已!还帮助了匪舵手抢劫党奴的私房钱。什么国际自由贸易,没有正义性的所谓自由贸易,就是“买赃、助匪业洗黑钱、助舵手们劫留外币、间接抢夺党奴的钱”。好像奴隶是不能有选举权的一样,党奴也是不可能有自由贸易权的。奴隶有选票的话,他们只能被迫投票给自己的主人,马列党奴能自由贸易的话,他们必定要被迫为舵手销赃,而且这赃就是劫夺于马列党奴的血汗产品。

又例如:“民营企业”,因为匪寨里所有马列党奴都是被劫持者,一寸土地也没有,生存依赖的所有资源都被共匪控制着,所以人生自由是没有的,不要说言论、结社、宗教自由等等民权了,连阳具和子宫的使用都是被舵手们通过喽啰打手们计划控制着的,所谓的“民营”只能是“舵手营”、“匪首营”、“党奴营”。

又例如:“WTO”,共匪加入WTO得利后为什么会不守承诺?道理很简单,一个销赃一群买赃,本来就不合天理,又怎么会遵守人理呢?民主国政府们不知道是天真呢还是对匪类无知,居然与匪类搞自由贸易,愚不可及。常识而已,没那么高深!

又例如:最近总舵喉舌强调“私有财产神圣不可侵犯”。按照西方理论,共匪是“和平变好”了,要搞民主制度了。但是为什么土改时不强调,强拆了几十年不强调,现在舵手们个个分赃到盘满钵满时才强调呢?用“匪理”就很容易理解:就是想把抢到的钱合法化,袋袋平安嘛!用“孙中山三民主义”更能很理论地剖析:马列党族(黄俄)掠夺了中华民族的财产后,要化为他们书记的个人财产了!但是用什么西方民主发展理论去说事,就会以为共匪要改过了,走正道了,这就会帮了共匪。就这一点上我非常地同意胡平先生关于”民主的现代化理论不适用于中国”的判断。

例子是比比皆是,举不胜举。名不正则言不顺,只有名正了才能够准确地去理论问题。

希望反共专家们想一想,你们是专家,影响很大,好像何清涟经济博士的文章我就经常看。我生在民国,长在匪寨,可能很快就要死在匪寨。对比事实和文章,总是觉得用西方理论去分析匪事就像“隔靴搔痒”摸不到皮肤。还是用匪理分析来的透彻准确。但是我年事已高,加上理论水准有限,对政治、经济只了解些皮毛,资料有限,不能有系统地用匪理去剖析匪寨的匪治和地盘经济,只能够凭直觉认为匪寨实行的是“匪本主义地盘经济”,走的是“匪本主义道路”。不知是否切中匪寨本质。敬请专家们系统研究,为“赶走马列,继续民国”大业准确理解和预测共匪匪命,早日结束共匪统治。大陆十三亿党奴庆甚!中华民族庆甚!

──转自《大纪元》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责任编辑:刘旋)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