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涛:习近平动手国安部 化解曾庆红力量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香港《明报》的报导中说,《中共国安部可能一分为二》中说:“香港明报今天发表文章指,中国国家安全部有可能一分为二,一部分叫国家反间谍总局,另一部分就恢复为国家情报总署。”

我说过,国家安全部是习近平真正打击的对像,因为国家安全部是曾庆红一手掌控的,而与其对等的是张德江掌控的港澳办,是他从1997年开始掌控的,里面涉及的人物包括梁振英和张晓明。而国安部中有河北政法委书记张越,最近聂树斌案被平反,国家赔偿;国家安全部副部长、党委委员马建涉嫌严重违纪违法被双规;因卷入马建案及张越案而外逃的大陆富豪郭文贵,近日被曝在香港南湾拥有一座市值约15亿元(港元)的豪宅,这栋豪宅最近要被香港强拆,这些案件都是国家国安部一条线上的出现的事情。

特别是聂树斌的案子,习近平完全可以不碰,但是他碰了,碰的就是国家安全部,打得也是国家安全部。而国家安全部是曾庆红手里真正的邪恶的东西,就像周永康手里掌控的政法委一样。在周永康的政法委体系当中你可以感受到国安系统并没有发挥多大作用,而国安系统中邪恶的一部分掌控在曾庆红手里面。

聂树斌的案子被拿出来打击的上至国安部的部长许永跃,下至马建、张越、郭文贵。聂树斌的案子直接牵扯到活摘器官的问题,这是整体的一条线。这条线上打的是曾庆红。2013年国家安全委员会成立之后,国安部已经被划问号了。习近平一定不会让国安部存在的。


“明报的报导指,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正在北京召开今年最后一次会议,审议议题众多,其中国家情报法草案引起较少注意。

文章表示,官方媒体在报导情报法草案时,把它放在导言后首段,可见其地位是重要的,只是语意和内容不详。文章指出,中共总书记习近平于2013年成立了隶属于中共中央政治局的国家安全委员,整合外交、公安、国安和司法等部门。在国安委统辖下,国安部已名不副实。”

从三中全会一召开,出现了国家安全委员会和全国深化改革小组,我当时说,他要树立国家体系打击党的体系,但是他一定是以党的名义树立国家体系,因为这是执政党的名分和共产党在这种统治之下出现的状况。这个国家机构是隶属于国家主席的,而不是隶属党的体系。国家安全委员会的出现是被政治局通过的,2016年,我们看到的中共政治局委员和政治局常委只有被国家安全委员会打击的份,没有约束它的份。国家安全委员会反而逐渐壮大,又成立了国家监察委员会,全都是国家体系。聂树斌案子触及的是政法委体系当中的活摘器官的邪恶。那么你可能会看到政法委隶属的国安部就会被撤销。


“2014年大陆方面订定反间谍法时,外界就有消息指国安部将更名反间谍局。

文章又指出,在中共建政初期,当时的政务院辖下就有一个情报总署,负责海外情报搜集工作,后来被撤销。

因此,不排除国安部未来会一分为二,一部分叫国家反间谍总局,另一部分就恢复为国家情报总署。”

这两个机构就很简单了,一个是反间谍总局是保护中国的,国家情报总署是派出间谍的,一内一外隶属于国家安全委员会了,这个做法在中共内部权力斗争中,完全化解掉了曾庆红整个培养出来的力量,这些力量也是习近平没法处理的。

国安部从上至下的官都是曾庆红一手控制的,都是一条线上的蚂蚱,你说应该炸哪个,不应该炸哪个?所以一串蚂蚱就都给扔到油锅里了。就是把国安部给拆了。这种做法就像把中共建政以来坚持的7大军区,4大总部全给拆了,一模一样的,拆了国安部表明曾庆红的势力过大。也是拆除掉他们权力之间的相互建架结构,让他们都发挥不了作用,当习近平挂出江泽民和曾庆红的时候不至于在国安部出事。

对等的消息,国安部撤销了一个通缉令,这个通缉令是曾经举报郭文贵和马建的人。


“曾遭到中共高官马建、张越和郭文贵等人陷害,流亡加拿大多年的河南商人谢建升,据称其通缉令已被中共公安部撤消,将结束流亡回国。谢建升是郭文贵、马建和张越案的重要举报人。”

谢建升是河南商人,郭文贵是山东人,在河南发迹,


“谢建升,并非中国100名红色通缉令之内的成员。对于有关他的公开报导,在中国少之又少。中国腾讯财经《棱镜》曾披露,2012年谢建升以中国商人郭文贵等人合同诈骗,向河南焦作市公安局报案,为此,焦作市公安局成立专案小组。2014年,郭文贵通过原中国国安部副部长马建下属高辉责令焦作市撤案,谢建升则开始了他漫长的上访之路。”

张越被抓之后,马建和郭文贵出事,习近平出手整顿国安部,谢建升才能回国。所以,很多人说习近平独裁,他面对的是整体系统,下到国安部的派出所,上到国安部的部长,都不是他的人,都是曾庆红的人,而国安部有着自己独特的权力。习近平身边的人都是国安部的人,就能杀了他。就像上个月有报导说,王岐山在山西视察的时候,遇到有人谋杀,这是第27次了,当时他从太原要去阳泉的高速路上。我觉得这很正常,他们面对的是整个中共官场体系,所以才出现现实的场面,

与此同时,与江天勇一起失踪的就是六四天网的黄琦,他是以泄露机密罪被逮捕的,他们都是国际著名的维权人士,在这个节骨眼抓了他们,一开始没声张,大家听到习近平对国安系统下手的时候,我们对等看到了江天勇和黄琦被抓。这就是我说的,习近平掌控不了整个脉络,他能杀大官,调整整个国家机构的建架结构,在这个过程中出现相互对垒的场面.

对我们来讲,我觉得就是一个过程,中国正在经历巨大改变的过程。

我反复说,习近平王岐山没有退路,只有“一中二府”,反腐必亡党,亡了党,中华人民共和国失去了合法性,转向到中华民国,因为中华民国从未消失过,一中,中国民国是一个真真切切的政权,“一中两府”将是两岸之间的关系,这样的关系可以避免整个社会遭遇生灵涂炭的大动荡,习近平成不了历史的巨人,就会成为历史的罪人,今天社会中的每一个人都会见证这历史的时刻。

我在节目中讲了一个故事,很多人反馈说觉得很感动。大意说,一个女士很年轻的时候就死去了,他的先生在帮助她收拾遗物的时候,看到了他们曾经去旅游时先生给太太购买的围巾,太太一直不舍得戴,还留下一个条说要在特别的日子里戴这个围巾,这个围巾还没有戴,太太就死去了,看到这个字条让这位先生非常的悲伤。另外一个朋友在化解他的悲痛的时候,留言说,“在一个特别的日子里要戴这个围巾,什么叫特别的日子?其实我们人在生命的每一天中都是特别的日子。”

在现实的生活中,时间在流逝,时间是个神,在主宰著每一个人生命过程,而这个生命过程永远不可能再重复,每一个人都不可能在再回到昨天去,而昨天的一切成为了一个永远不改变的历史的事实,而现代精英的哲学和科学理论的概念是站在今天去设计辉煌的明天,听起来非常有道理,但想到吗?你在设计明天的时候就在摧毁著今天这特别的一天。在残害着人生命本来的真实的一部分,一个生活在明天的人,你永远没有未来。因为你永远没有真实,你不知道明天会发生什么,今天的一个时刻和明天的一个时刻是等同的过程,但也许你永远也等不到明天的一刻,在那之前就死去了。

而人为什么设计辉煌的明天?自私、贪婪和欲望。一种绝对要实现自己梦想、虚无的,对自己生命不尊重却认为是尊重自己的方式对待自己。这就是现代科学和精英科学,在大学里读书的核心就是用各种方式和手段来获得这份能力,来满足自己的贪婪和欲望,但真正失去的是自己,自己特别的一天,这才是人生的悲剧。但是有几人能够知道呢?

一个年轻人30几岁挣了几十万,立刻买了一个大房子,娶了太太,生了两个孩子,又生了三个孩子,你再看看这位年轻人,早上上班看不见太阳,晚上下班顶着星星。因为他要养著房子、养著老婆,养著孩子。他说自己很幸福,但从来没时间和儿子在一起,自己的生命大多数都是自己打拼,与家人真实的分离。看上去是个家,但不是家,今天太多人在我看来生活在虚无中,生活在自己想像欲望的满足中,每一个在其中的人,他知道这一份苦,死要面子活受罪,别人有房子,我也应该有房子,别人有两个车库,我得有三个车库,别人有游泳池,我也得有游泳池,我才是一个爷们。

在中国社会中表现的就更加淋漓尽致,人们完全生活在这个氛围中,就像有一个朋友给我留言说,涛哥你讲讲政治就好了,别讲人性了。其实,你都没听懂我在讲什么,我讲的不是政治,我只是借助这种事情来强调做人的尊严。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责任编辑:严枫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