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涛:王岐山独揽三地监察大权 可通杀所有公务员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法广报导《王岐山领导京晋浙“监察委员会”权力集监察反贪检察于一身》中说:“全国人大官网日前刊登全国人大常委关于在北京市、山西省、浙江省开展国家监察体制改革试点工作的决定内容,授权由中纪委书记王岐山领导的“监察委员会”对涉嫌贪污贿赂的公职人员进行查询及甚至冻结和查封财产的许可权。人大常委的决定,从昨天12月26日正式试行。”

这个决定12月25日下午通过,26日就实施了,中间没有任何时间的空档。可以看出来习近平要进行机构转型已经火烧眉毛了,26日王岐山就是北京、山西和浙江的监察委员会主任了。用国家的身份打击所有政府官员,也就是说,接到举报的时候,从检查到确认最后告到法庭,王岐山一个人全说了算了,人大赋予了他这个权力,摆脱了在依法治国下,王岐山作为中纪委书记的不合法性,转向合法的国家司法体系,王岐山完成转型,从党的干部转向国家干部,和国家总理是一样的。但对所有中国的公务员都有斩杀的权力,我用了一个词叫通杀。这是一个巨大的转型。

换句话说,王岐山中纪委的身份被弱化,重新树立起监察委员会的身份,最后王岐山可以不要中纪委的身份,如果中共政治局常委中中纪委的身份不需要了,如果主管宣传的人没有了,政协也没了,那就全没了。

两个月前还在探讨说政治局常委会不会取消,我早就跟大家讲过,习近平和王岐山做事不会明说它没了,但是没有它的椅子了,政治局常委开会的屋子当仓库了,屋子还挂著政治局常委的牌子。

为什么这么做?习近平必须在国家体系中建立国家的权力,代替党的权力。六中全会,他们一定要完成2016年1月12日中纪委六中全会的目标。在六中全会之后主要打击团团伙伙的目标,以政治错误作为打击的对像,成立了监察委员会,将要揪出后面的团团伙伙,将以国家司法的角度而不是中纪委的角度治他们的罪。恢复中华民族的尊严和国家的尊严。在这个背景下就可以把执政党置于犯罪的位置之上。把执政党和国家可以分开。

“向嫌疑犯进行盘问以及冻结查封财产,一般只属检察院或法院方面的职权。这个被舆论形容为‘超级’反贪部门的监察委员会,上个月已在北京、山西和浙江进行试点,王岐山则以‘中央深化国家监察体制改革试点工作领导小组组长’身份,到上述三地调研。”

王岐山就是在调研的过程中遭到刺杀,在这个过程中聂树斌的案子被平反,我讲过,聂树斌的案子其实完全可以不动,动了就是打击政法委,政法委是党的体系,很可能会在监察委员会的背景下被削掉。

当聂树斌的案子触及到政法委的时候,我们看到雷洋案子的转向,习近平曾经明确指示雷洋案要公开公示。但我们看到了不起诉的结果。

北京市公安局长王小洪是习近平从福建带来的,可是北京市委书记和今天的公安部包括原公安局长傅政华都是原江泽民体系的,身兼北京公安局长和公安部副部长的王小洪对北京的公安体系到底有多了解还是一个疑问。在这个背景下,雷洋案出现转向。

与此同时,保利俱乐部突然遭到王小洪封杀,保利集团说与该俱乐部没有关系,保利是一个商标,原来是北方工业公司,卖武器的。归属总参,都是军方的,和北京的王府饭店是一样的,谁都知道保利是与军方挂钩,王震的儿子王军是有一腿的,他可是最标准的红二代。

我认为这是上层打到这个份上了,王小洪可能中了人家的计策,在生米煮成熟饭的情况下,保利集团声明俱乐部不属于该集团,是中共红二代在配合习近平王岐山,但中了人家圈套,也表明红二代和习近平一起在打击北京公安部官员,这是一种绞杀的过程。

雷洋案子其实就是曾经聂树斌案子的翻版,在聂树斌案平反的时候又出了雷洋案,外面的一些人也跟着忽悠。但绞杀到这个份上了,我认为也是有结果了,雷洋案的结果出来了,里面包含着地方检察院的官员,北京公安的人员,今天王岐山以监察委员会的身份可以通杀雷洋案的所有公务员和警察,这就是一来一去的过程,谁也收不了手,只能这么干下去了。

人家利用的是党的系统,原来的权力系统,习近平和王岐山在建立国家系统,两个系统在对垒。

“换言之,这个‘超级反贪委员会’的权力,乃集地方政府监察厅、预防腐败局及人民检察院于一身。而为了赋予这个权力予监察委员会,人大并且同时决定暂时调整或者暂时停止适用三地若干的国家行政监察法、检察院组织法及刑事诉讼法等。”

雷洋案恰恰在此前一天出现了结果,利用的是旧法规,这绝对是大批人要死的过程。让我想起前苏联解体的时候,叶利钦上了议会大厦前的坦克上,到底死不死人,要死多少人,不知道,但大家就这么玩命了。

“人大常委的决定指出,设立监察委员会,建立集中统一、权威高效的监察体系,是事关全局的重大政治体制改革。试点地区要按照改革试点方案的要求,切实加强党的领导,认真组织实施,保证试点工作积极稳妥、依法有序推进。”

他必须强调加强党的领导,但实际是摆脱党的领导,

“在成立这个监察委员会之前,中共党内反贪执法单位中纪委的职权,一直备受外界质疑。律师们指出,中纪委惯常向涉嫌人使用‘双规’,缺乏法律理据,因为只有警察和检察官才有这个权力。”

其实警察和检察官应该意识到了王岐山有权把他们干掉,

“监察改革是重大政治改革,北京是首都和全国政治中心,山西在发生塌方式腐败后正在重建政治生态,浙江则是民营经济发达活跃的地区,选择三地进行试点,具有不同的风向标意义。”

这三个试点代表着典型地方,恰恰雷洋案发生在北京,王岐山就可以打击雷洋案涉及到的警察、法官和检察官,他们利用旧的体制负隅顽抗。

与此同时《9名乌坎村村民被判有期徒刑2至10年不等》中说:“‘海丰县人民法院网’指,广东海丰县人民法院今日一审宣判,9名乌坎村村民分别被控聚众扰乱社会秩序、非法集会游行示威、故意传播虚假消息等5项罪名。判2到10年不等的刑期。”

我个人认为在大的监察体制变革的背景下,有人在利用原来体制把一些大的案子尽快结案,这些都是挑战。

习近平和王岐山可以在国家体制下建立最高的国家机构,但他们无法掌控省以下的地方任何事情,因为要杀他们的人都在上层,我们看到的都是交织的过程,这些都像埋地雷一样被埋下来了,他们没有办法顾及,只能这么走过去。

典型的例子是709律师被抓之后,又有很多律师被抓,有朋友在推特上列出了长长的名单,但有一个人他们谁都不敢碰,这个人就是高智晟,我认为习近平一定说话了,就没人敢动他,他怎么发声都没人敢动他。这就是我说的,下面的人可以利用原来的体制为非作歹,而上面要做什么需要一步一步地来,因为共产党已经从脑袋一直烂到脚后跟了。

我最近看到一个视频,一个家里儿子娶媳妇,儿子的爹,也就是媳妇的公公,说亲儿媳妇给一万块,那公公还真亲了儿媳妇,我问你,都在一个屋檐下,这以后的日子怎么过?今天在现实的环境中,很多人做着连畜牲都不如的事情,可是却做得理所应当。当人们失去文化的传递和对生命的认知之后,已经不知道乱伦是什么意思了。

我在脸书上还看到一个视频,这个视频我以前的时候看过,讲的是一个名校的大学教授给新生上课,一上来也不说话,拿了一个大瓶子,往那一放,拿了一些高尔夫球往瓶子里面倒,把瓶子装满了,对学生说,我们做个游戏,问学生瓶子满了吗?学生说满了,那个教授拿了一些石头子往瓶子里面倒,问学生满了吗?学生又说满了。接着教授从兜里掏出一把沙子,往瓶子里倒,问学生满了吗?学生说,满了,不知道教授什么意思。最后教授拿出一瓶啤酒往瓶子里倒。这回瓶子真满了。

我在以前的节目中跟朋友分享过类似的故事,两个小伙子在公司里受气,就去请教一位和尚,问怎么办?和尚说了一句,不就一碗饭吗?对这句话两个小伙子有不同的理解,一个小伙子真的回家种地去了,另一个小伙子想通了:混了半天不就为吃一碗饭吗,不管那麽多了。多少年过去了,种地的那个小伙子种出名堂了,自己挣钱了,留在公司的那个小伙子当了经理了。有一天两个人又碰面了,说和尚同一句话,我们理解的不同,结果还都不错。所以两个人又去问和尚,和尚说了一句,一念之差,就不理他俩了,走了。

“人生不过一口饭”,人生的差别不过一念间,两人对同一句话不同的解读都找到了自己人生的答案。

回过头来,再接着讲那位教授的故事,那个教授对学生说,你看瓶子里的高尔夫球就是你一生中的家庭,你的父母和孩子,你的妻子或先生,和你度过一生的人。他们是你生命中最重要的。石头子是你的工作,你的房子,你的车,你的财产,它们可以失去,虽然它们是你生命中的一部分,但不是你生命的连带。沙子可以渗透在各种缝隙中,无处不在,代表着你一生中最没用的事情,但是太多的人,把太多的时间用在了这些最没用的地方,例如吃饱了没事谈论人家的是非,浪费著自己的生命和摧毁著对自己生命的认知。男人彼此之间攀比,女人彼此之间妒忌。活在别人的嘴中和眼睛里,并不是自己在活着。

那些学生又问,老师,那瓶啤酒意味着什么?老师说,生活不过如此,今朝有酒今朝醉吧。他在笑谈中讲出了自己对生命真谛的理解,生活本来就应该很简单,只不过在现实生活中和追求中,人们在自以为是的追求中追逐的都是沙子,沙子可以渗透高尔夫球,渗透石头子,渗透在你所有的时间中。可它却是能够摧毁你的,你以为它们是你生命中的一部分,它们确实也是你生命中的一部分。可这部分却来自于一个人对生命无知的认识所带来的对自我的伤害。一些所谓受过高等教育的人认为自己是最聪明的,特别是把自己当成是猴子变的,这种科学的教育出来的人自然是冷血的和自私的。现在很多人手里拿着iPhone7,人与人之间异常的冷漠,甚至道德沦丧。

这个大变革的现实环境中,留给每一个人的时间都不是很多了。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责任编辑:严枫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