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天韵:无惧流氓政权 律师之妻勇气非凡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12月27日,大纪元发表了专访《离开梳妆台打流氓》。受访人是李文足女士,大陆维权律师王全璋的妻子。李文足的自述,从侧面展现了王全璋律师多年来的正义之举,同时道出了她自己从逃避到正视,再到为丈夫奔走呼吁的心路历程。

王全璋律师毕业于山东大学法学院,在大学期间便帮助法轮功修炼者维权,为非法被劳教者提供法律帮助。2012年,王全璋因为代理黑龙江省法轮功学员苗福案,受到东甯县法官王传发的殴打和谩骂,并遭上海法官徐敏芳当庭驱逐。2013年4月,王全璋在江苏靖江市法院为法轮功学员辩护时,被法院当庭拘留十天。有上百名中国律师连署要求公开现场录影并释放王全璋,此事引起大陆和国际媒体的关注报导。三天后王全璋被释放。

2014年3月28日,王全璋赴黑龙江省佳木斯市建三江农垦局七星拘留所,为“建三江事件”中被迫害的律师维权,遭警察暴力虐待。2015年7月10日,王全璋在709事件中“被失踪”,之后半年生死不明。其代理律师多次受胁迫退出代理。目前王全璋被变相剥夺辩护权,不许会见,不让通信。

作为妻子,李文足受到株连。她在“709”之后被严密监控、软禁、跟踪、恐吓、骚扰、警告、逼迁、约谈,甚至24小时被监控日常行踪,无法自由生活。李文足没有被吓倒。她与几位“709”律师家属一起,主动邀约联合国、欧盟等机构的人权和外交官员会面,积极接受国外媒体采访,介绍709案的情况和影响,呼吁国际社会的帮助。

李文足在受访时介绍,“说全璋有一次为法轮功学员辩护时,他说一句话,那个法警就打他一巴掌,问他还说不说,他还说,就又一巴掌,最后,我听那个律师跟我讲,他被扇了一百多个巴掌,一百多巴掌啊”。

王全璋的遭遇具有普遍的代表性,反映了中共的法治和人权现状。只因凭良心说话,他一再被法警、法官、警察、国保公然虐待、侮辱,如此惊人的事实,不断发生在千万个“王全璋”身上。中共黑势力一方面迫害依法维权、坚持信仰的民众,另一方面严厉打压协助弱势群体的维权律师。同时,对于这些守法公民的家属,实行株连惩罚,试图从各个方面堵死他们的生路。在中共的恐怖高压下,勇敢的人并未屈服或退缩。在大陆律师界,不断有正义律师挺身而出,前仆后继,为民请命。

当铁肩担道义的律师身陷囹圄之际,一位又一位伟大的女性,站了出来,为她们的丈夫鸣冤发声。

今年9月27日,四位维权律师的妻子前往最高检察院询问并申冤。她们是:谢益燕的妻子原姗姗、王全璋的妻子李文足、李和平的妻子王峭岭、谢阳的妻子陈桂秋。9月28日晨,四人联名在社交平台发文“我们的柴米油盐生活”,讲述她们在丈夫被失踪之后遭遇到的不公。她们呐喊:“究竟是我们出了问题,还是这个国家出了问题?”

11月16日,耿和女士授权大纪元,发布了高智晟律师所著《2017年,起来中国!》的电子版。耿和质问中共:“他们怕什么?怕一本书吗?那好,我就免费公开,让大家自由下载,广泛传播!看看这书里到底写了什么,让他们这么害怕”?!作为高智晟的妻子,耿和给予了丈夫强有力的支持。她理解高智晟为何放弃家庭的幸福而为他人奔走。2015年7月6日,耿和与女儿、儿子三人向中共最高司法机关控告前中共党魁江泽民。因为江氏不仅发动了对法轮功的残酷镇压,还迫害为法轮功学员做无罪辩护的人权律师高智晟,并牵连到家属。控告人要求将犯下多项反人类罪行的迫害元凶江泽民绳之以法,并赔偿经济损失。

据维权网12月19日报导,李文足于当日向北京市东城区法院递交行政起诉书,状告中共公安部在其发布的《警惕颜色革命——谁想扳倒中国》视频节目中抹黑人权律师群体。其中,李文足的影像两次在视频场景中出现,被解说成“意图在中国挑起颜色革命的人”。李文足表示,她明白此类告官成功率微乎其微,重要的是,她要让当局明白,不能随随便便给公民扣政治帽子。

12月22日,被中共拘押的江天勇律师的妻子金变铃女士表示,她已委托律师定于23日正式起诉《检察日报》等七家中共官媒,因为这些媒体发布了抹黑江天勇的文章和视频。

这些普通的中国妇女,只不过期望与家人温馨相守。然而,中共的残暴打碎了她们的幸福愿景,夺走了她们的配偶。于是,她们奋起抗争,继续丈夫的维权之路。

李文足专访的感人之处,在于她真实的袒露了内心世界。几年前,她通过微博了解到全璋的工作,她有恐惧,有担忧。她也曾选择逃避,心存侥幸。她说:“于是我选择了逃避,我不再看微博。那时我还抱着幻想,抱着侥幸,认为那些恐怖不会发生在我身上。我不去看,不去关心那些,它就会离我很遥远。”但是,当黑暗降临在她的世界,她终于醒悟,她必须站出来。暴政之下,百姓不可能过上平静的好日子。

“但是没想到,你选择逃避没有用,最后我自己就面临了这样的恐怖,我面临迫害,我需要站出来,需要维权。“709”一下打破了我的小日子,你没有选择,你没有选择自己想要的生活的权利,“709”对我说是一个很大的考验,它改变了我。”

当李文足的家人、朋友以及陌路相逢的人士建议她不要和当局对着干时,她疑惑了:“我们中国人是怎么了,这是自己的丈夫啊,不能说因为危险我就不管他了啊。那如果这个事情落在你头上,你希望你的另一半怎么做?不管你吗?”“过好自己的日子?……可是,很多受害者都是想在家里过好日子的啊,比如雷洋,招谁惹谁了?都是想过自己的日子啊,在这样一个法制不健全的国家,灾难随时可能就到你头上了,哪里有我们自己的小日子?”

行走在凡间,勇士并非没有恐惧。勇士和懦夫的区别在于,他们凭借良知,战胜心中的恐惧,毅然迎向苦难。坚守的意义,在穿过荆棘的旅途上升华。

李文足说:“其实你说那些律师不怕吗,那些酷刑!谁不怕呀!只是在害怕的同时,他们还要坚守,坚守他的良知。全璋能够坚持下去,其实也是做了一个最普通的人、一个正常律师最应该做的事情而已,他只是良知尚存的一个人,他看到那些需要帮助的人,即使害怕他也得去帮啊,他必须走下去啊,就像我今天一样。”

我们为何而坚守?李文足说:“我说我现在所做的,为了孩子他爸爸做的这些,是对孩子一个最好的交代,是最负责的。因为等他长大,我可以很有底气地告诉他,当初他爸爸遇到困难时,他妈妈带着他,我们一家人是一起承受的!”

他们,可以选择明哲保身、闷声发财,保住完整的家。可是,他们义无反顾,选择了道义良知,承受被迫的分离。同胞的遭遇和抗争,激起悲愤、感动、痛楚,激起深刻的反思。为了子孙后代,为了明天的光亮,为了生命的永远,我们必须在今日选择。

──转自《大纪元》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责任编辑:刘旋)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