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车撞到人,因为不想负担医药费,故意等伤者死了才报警,得知死者的身份后他吓晕了…

年三十了,老王还开着自家的车在回程的路上。天色已经有些发黑,老王没开灯,这破车灯都已经坏好几天了,可过大年期间客源那么多,哪里有时间去修理?找钱就靠这段时间呢,再说要不是因为人熟、价钱高,老王也不会在下午还出来跑这么一趟。

山区的道路崎岖蜿蜒,尽管视线不是很好,但是凭著驾驶技术高超和对路线的熟悉,老王的车风云驰电般一路急驶,离家越来越近,眼看只要再转两三个弯就可以看到家了,想到马上就要和老婆孩子一起欢度节日,老王心里就不由得涌上一股笑意。

老婆孩子都等急了吧?辛苦了一年,今晚可得好好地喝上一杯。想到老婆做饭的手艺和那瓶窖藏的老酒,老王不禁咽了下口水。

就这么一走神,转弯处突然射来一束强光。不好,对面有车来,而且速度还不慢,老王吃了一惊,猛打方向,想迅速靠边回到自己的路线。

对方是一摩托车,由于老王的车没灯,驾驶员没想到转弯的时候突然会车,惊慌失措之下,摇摇晃晃的直接朝老王的车迎面冲来。

“x的!”老王在嘴里咕隆了一句,双方的速度都快,根本来不及躲开,只听到摩托车发出刺耳的刹车声音,表明了摩托车驾驶员心中的恐惧,老王的右脚也下意识地在刹车上点了一下,闭着眼睛,任由车子向前冲去。

砰的一声巨响,铺天盖地迎面而来的挡风玻璃碎片中还夹杂着一声因为恐惧而变得凄厉变形的惨叫,似乎还有些熟悉的味道。

老王瞬间脑海一片空白,好在除了脸上被碎挡风玻璃渣滓划伤了一点之外,几乎没有受到什么伤害,定了定神,老王打开车门,颤抖著走到被撞的摩托车面前。

外面黑漆漆的什么也看不清晰,老王抖抖嗦嗦的掏出手机打开翻盖,借着手机微弱的光线,老王看到那个摩托车摔倒在一边,驾驶员一个人爬在地上,脸上满是玻璃渣滓渗透著鲜血,几个大口子还在不断地冒着泡,皮开肉绽甚是吓人,已经完全看不出驾驶员的本来面目了。

那驾驶员无神的眼睛看着老王,无力地伸出双手,嘴里含混不清地在咕哝著:“救我!”

被那驾驶员的惨状吓了一跳,老王激棱棱地打了个冷颤,倒抽了口凉气:“糟糕,闯大祸了!”

没想到临近家门还出事,老王心里恨得直咬牙。

这人撞得这么惨烈,怎么办?救得活不?会不会残废?需要花多少钱?要承担多少责任?老王脑海里瞬间闪过无数的念头。

车速过快,占道行驶,没有车灯,作为老驾驶员自然清楚自己在本次交通事故中会负什么责任。

妈的,撞死了反而好些,一了百了,瞬间老王脑海之中闪过这个念头。撞死人了,一般最多赔个几万块钱了事,撞残废了却是个无底洞,医药费、误工费,康复费……,加起来可是个天文数字。

再撞他一次?这可怕的念头只是闪现了一下,老王毕竟不敢。撞一次是交通事故,再撞一次可就是故意谋杀,这其中的厉害关系老王还是知道的。

怎么办?报警?老王掏出手机,按下了110三个数字,可这一拨出,警察、医生一到,局势就不由得自己控制了,随之而来的可能就是巨额赔偿,或许把这台车卖了都不够,一想到今后的生活之艰难和永无休止的医疗纠缠,老王就不寒而栗。

这报警电话打还是不打?老王陷入了两难之中,突然有些憎恨起手机来,这破玩意带在身上真是麻烦,要没手机多好?这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地方,这黑漆漆的夜晚,想报警也没办法呀,等自己跑到村里有电话的地方报警的时候,这受伤的人铁定流血过多而死,那自己不是就没这么多后顾之忧了吗?

想到这里,老王突然脑海之中灵光一闪,手机没电了不就等于没手机了吗?真他娘的笨。

老王颤抖著打开手机音乐,动听的铃声,时而高亢,时而低沉,偶尔还夹杂着伤者的一声呻吟,在这夜色之中奏响着一曲死亡之曲。

当曲子放到第二遍的时候,老王借着手机的余光看到那伤者终于垂下了一双血淋淋的手,不再挣扎。

老王大著胆子将手伸到那人的鼻子底下试探了一下,已经停止了呼吸,这时候手机的电池耗尽,周围突然变得一片漆黑,老王吓了一跳,立即缩回手掌,暗骂了一声:“娘的,死了都要吓老子一跳。”

人死了,手机没电了,老王长吁了口气,定了定神,拔腿就往村里跑。

大约过了半个小时,老王气喘吁吁地跑到村口,打完报警电话,又紧跑几步到自己家里。

老王婆娘正在门口伸长了脖子朝外看望,一脸的焦急。

看到老王慌慌张张的跑回来,老王婆娘骂道:“挨千刀的你死到哪里去了?大过年的你紧倒不回来,饭都凉了。”老王心烦意乱地把手一挥,道:“去去去,出事了,我烦着呢,你们娘俩先吃吧,我马上就得走,把事情办完了再来。”

“出什么事情了?儿子呢?”老王婆娘急了:“怎么只有你一个人回来?儿子呢?”

“儿子?儿子哪里去了?”老王心里涌起一股不祥的念头,一把抓住婆娘的衣服。

“儿子看到你这么晚没回来,怕你出事,找他朋友借了个摩托车,去接你去了,你路上回来没遇到吗?”

老王“啊”的一声,眼前一黑,一头栽倒在地。

──转自《网络》

(责任编辑:李明心)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