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南留守少年除夕夜自杀 专家:事情还会不停发生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2017年02月06日讯】2017新年除夕夜,中国云南一名15岁的农村留守少年自杀,留遗书称不堪父亲打骂,死了好减轻家庭负担。事件引发舆论关注。

据陆媒报导,云南镇雄县盐源镇盐溪村15岁少年小龙(化名),在1月27日除夕夜喝农药自杀,并留下了一封遗书称,“我逢过年必(生)气、受罪……人人过年,欢声笑语,高高兴兴,但我去年、今年,没有得到好日子过,去年(被父亲)打骂、逼问账目,只因为一点小事情,我哭过(整)年……为什么别人都有好的家庭,别人都有一个美好的童年,而我却只有在阴暗的阳光里度过,我不希望有什么好的生活,我只希望我有一个好(的)个人生活,不受他人的气。”

小龙在遗书中写道“在这十五年里,我感谢我的爷爷奶奶,是他们教我学会了为人处事,但是我的爸妈在(这)些年里没有一天是他们照顾我,但我不恨他们,因为他们有很大的负担。但是,我希望我父亲改改脾气,不要那么火爆”,“我死了是对我自己的一个解脱,从而为家庭减轻负担,为他们(省)下一笔钱,同时我将不再受我爸爸的气。”

深知内情的小龙邻居王先生向媒体透露,这份遗书的绝大部分内容都是真的。小龙是一个典型的农村留守少年,父母迫于生计常年在外务工,只有新年等重要节假日才回家一趟,小龙平常由爷爷奶奶隔代抚养。

王先生还说,小龙的父亲付先生在外发展得并不好,日子过得紧巴巴的,心情不好,脾气暴躁,父子之间长期缺乏沟通交流,加上小龙性格比较孤僻,自尊心和逆反心较强,致使父子关系一直很紧张,经常吵闹。

据知情人介绍,儿子死后,小龙的父亲付先生万分悲痛,眼睛哭肿了。

这起留守少年自杀事件,引发很多网民的关注。有网民评论说“孩子可怜,父母无知,社会失责。”

也有网民发帖说“有些死了,只是为了让世人警醒,让更多的同病相怜的人得到关注,得到更多的关爱。”

还有网民呼吁“高速发展的社会,各个年龄段的人都有巨大的压力……发脾气解决不了问题,只会带来伤害。也希望社会、学校有一些救助措施,早起介入有精神暴力倾向的家庭,挽救受伤的孩子。”

《京华时报》相关报导引用中科院心理研究所的数据显示,约34%的留守儿童有自杀倾向,19%的留守儿童做过自杀计划,9%的留守儿童真正实施过自杀行为,而70%以上留守儿童有程度不等的心理问题。

谈到中国农村留守儿童的自杀问题,江苏封先生表示:“他们是制度的孤儿,这是社会经济发展不平衡造成的必然结果。我很悲观的预计,这种事情还会不停的发生。”

据陆媒报导,2014年1月20日,距中国新年还有11天,安徽望江一个9岁的留守儿童上吊自杀,是因为她听到消息,母亲又一次过年不回家。

2015年6月9日,在贵州毕节市七星关区,田坎乡的4名亲兄妹在家中疑用农药自杀身亡。他们的父母在千里之外的城市打工挣钱。家里没有大人照顾,13岁的哥哥照看三个小妹妹,年龄分别为5岁、8岁和9岁。

《留守儿童白皮书》指出,如果父母不能保证每3个月见孩子一面,孩子的“烦乱度”会陡然提升,对生存现状产生焦虑,而女孩的烦乱指数和迷茫指数都高于男孩。

根据非政府组织国际儿童慈善机构(Children Charity International,CCI)的研究,中国大陆70%的留守儿童承受着情感受创、抑郁或焦虑的痛苦,其中约1/3(2千万)涉足犯罪,另外1/3则需要精神治疗。

中国民政部2016年11月公布一项调查称,大陆有902万留守儿童,主要分布在中西部省份。这些调查对像是农村地区的未成年人。因为父母外出工作,他们无法与父母共同生活。

但外界普遍认为,中共的上述统计数据严重造假,实际的留守儿童数量远超这个数字。

根据“联合国儿童基金会”网站的资料显示,2010年人口普查中,中国大陆共有流动儿童3500万人,留守儿童近7000万人。

(记者罗婷报导/责任编辑:赵云)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