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闻】2016年劳工维权记录 劳资纠纷引关注

下载视频
请点击右键,选择“另存为”下载视频。如遇到问题,请发邮件至:editor@ntdtv.com

【新唐人2017年02月07日讯】中国制造业和建筑业,劳资关系紧张,一直是一个突出问题。总部设在香港的“中国劳工通讯”记录,2016年发生近3000起工人集体维权事件,虽然比2015年有所减少,但仍然是2014年的近两倍。这一记录,令中国劳资纠纷等问题,再次成为外界关注焦点。

总部设在香港的“中国劳工通讯”记录,显示2016年发生了2662起工人集体维权,虽然比2015年少了113起,但这个数字还是比2014年的1300多起,多了一倍。

《美国之音》2月4号报导,其中,制造业集体维权减少近三分之一,而建筑业集体维权,依然占最大比重,增长了8%。

报导说,在中国,制造业和建筑业,一直存在主要雇佣年轻的迁徙劳工现象。近年来,随着这些年轻劳工的减少,中国劳工链吃紧,工资抬高,造成老板拖欠工资现象严重。一些工厂倒闭和老板跑路后,工人社会保险等没有着落。

报导表示,虽然制造业维权事件有所减少,但工人维权行动开始扩散到其它领域。比如,出现零售业集体维权事件,比过去增长一倍,交通物流业增长四分之一,服务业则增长五分之一。他们加在一起,总数首次超过制造业。

香港“中国劳工通讯”这一记录,令中国不断发生的劳资纠纷等问题,再次成为外界关注焦点。

《新唐人》记者就相关问题,致电中国劳动关系学院教授王江松,他表示,中国的制造业和建筑业,由于受生产场所和工作方式等影响,劳资矛盾表现突出,这让制造业和建筑业工人,率先走上了维权道路。

中国劳动关系学院教授王江松:“这是在2010年到2015年,劳工维权事件的一个首要特征,但是,其他的行业,劳资矛盾也是普遍客观存在的,制造业和建筑业,它的维权有很多的范例。由于这种广泛的传播,使得其他行业工人的维权意识,也开始觉醒了,他们的工资和待遇,并不比制造业和建筑业的工人要高。”

不过王江松教授表示,目前大陆舆论环境不好,自己不方便多说。

实际上,不管是哪一行业,工人们在维权过程中,都遭受不同程度的打压,其中包括协助劳工维权的民间组织。

2016年3月,黑龙江龙煤集团双鸭山矿区,数万煤矿工人及家属,举行大规模抗议活动,要求龙煤集团,发给他们长期拖欠的工资。

根据《大纪元时报》报导,矿工在讨薪过程中,与警方发生多次冲突。有民众表示,矿工在现场遭抓捕,另外,各矿上和主要道口也有人被抓。

《自由亚洲电台》引述当地一位知情人透露的消息说,据警方内部流出的一份信息显示,参加罢工和抗议的矿工,已经被当局秘密录像和拍摄。罢工结束后,警方陆续抓捕曾参与活动的工人,估计前后有30人被拘捕。

旅美中国社会问题研究人士张健:“这种暴力的方式,老百姓对于执政当局的合法性,产生严重质疑,当法律并非是为老百姓谋福利,而是为少数特权阶级谋福利的时候,那么这种抗争事件,就会不断的升温。”

面对打压,工人集体维权事件,没有就此停歇,维权方式更加多样化,他们透过互联网,扩大影响,增进联系。

采访编辑/常春 后制/周天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