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故事】景公不拘君臣之礼 竟是大忌

晏子辅佐齐景公初期,有一次,齐景公与群臣共饮。酒宴上,君臣彼此祝酒,喝得兴起,景公心血来潮,对着众臣说:“今日寡人愿与诸位喝个痛快,请各位不必拘礼。”说完,便呵呵的笑。

晏子一听,显出不安的神色,对景公说:“君上所言差矣!臣子们自然希望国君不拘礼数。然而,力多足以战胜长上,勇多足以杀害国君,礼数却可以约束这些行为。好似禽兽靠着自己的气力彼此攻击,以强欺弱,胜者为王,所以经常更换它们的领袖。如今君上希望群臣不必拘礼,就形同禽兽了。倘若人形同禽兽,群臣仗着自己的气力去互相攻击,以强大欺凌弱小,如此经常更换领袖的话,试想,我君又怎能安于其位呢?人之所以高于禽兽,是因为有礼的关系啊。所以《诗经》中说:‘人而无礼,胡不遄死。’人如果不讲求礼,那还不如早点死掉得好。可知,礼是不可缺的啊!”

晏子劝得恳切,然而景公沈迷于杯中之物,正有兴致,听到晏子的话,反倒觉得扫兴。因此,景公对晏子的劝告也背而不理,好像没有听到似的。

晏子见景公不答,也没有再强作解释,群臣继续饮酒欢乐。过了一会儿,景公离席,出去的时候,晏子竟然不起身恭送。等到景公入座,晏子又不起身相迎。在交杯互敬时,晏子更是抢先饮酒,好似景公不在场。齐景公看到晏子如此无礼,而且一而再,再而三,不禁气恼起来。

终于,景公忍无可忍,容色大变,抓紧著自己的双手,怒目而视地责问晏子道:“刚才先生还教寡人,人之相处不可以无礼。但寡人出入席次,你不起身迎送,交杯敬酒时,你又抢先来饮,这难道合礼吗?”

晏子听了,立即离席起身,非常有礼貌地稽首礼拜,向景公回答道:“晏婴怎敢忘记刚才向君上讲的话呢?臣只不过用行动来说明无礼的实际样子罢了。君上如若要不拘礼数,那就是这个样子啊!”

景公这才明白晏子的用意,心中很感慨,原来不拘礼数是如此结果,于是惭愧地说:“这样看来,的确是寡人之过啊!先生请入席,寡人听从先生的谏言就是了。”

酒过三巡,景公便依礼停止了这次饮宴。自此以后,齐景公锐意革新,整饬法纪,修明礼乐。如此不久,不仅使国家政务走上了轨道,百姓们也安居乐业,社会秩序由此更加有条不紊了。

责任编辑:又容

相关文章
评论